開發日誌:譜寫貝爾薇斯的主題曲


大家好!我們是《英雄聯盟》的成音團隊,譜寫了貝爾薇斯的主題曲,引領各位深入紫色之海的奧妙樂音之中。我們會暢談當初如何捕捉貝爾薇斯的欺瞞與恐怖之處,如何加深虛空的音樂特性。此外,還會分享一台快要壞掉的破洗衣機是如何在主題曲中獻聲。


貝爾薇斯的本質

配樂家Jason “Riot Breezee” Walsh:

安安!我是 Jason Walsh。我是一名 Riot 音樂團隊的作曲家,專門為《英雄聯盟》、《聯盟戰棋》、《激鬥峽谷》譜寫音樂。我創作過的音樂包含了 靈戰特工2021 菁英計畫薇可絲英雄主題曲2021 世界大賽主題曲 - Burn It All Down,最新作品是貝爾薇斯的英雄主題曲!


當我開始創作一名英雄的主題曲時,我認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思考「我想要哪些問題的答案?」比如「貝爾薇斯應該給人什麼樣的感受?」或是「這名英雄代表著什麼?」這樣普遍的問題很適合拿來詢問背景故事團隊、遊戲玩法團隊,以及行銷團隊的成員,以獲得英雄的全面性概念,並開始譜寫音樂構想的草稿。

 

設計與主題性就是一切。貝爾薇斯是時隔多年的第一個虛空英雄,我們想確保她的主題曲不只能讓玩家深刻體會到貝爾薇斯的性格與感受,也能為虛空發掘出更深層的音樂特性。

 

在拜讀了 Jared “Carnival Knights” Rosen 的短篇故事《風車》之後,我立刻對貝爾薇斯的設計與故事之中的某些事物深深著迷。我想傳達出她的威嚴與女皇風範,紫色之海那誘人且平靜,卻是死寂且逐漸衰敗的淒美,以及創造這一切,潛伏在其中的異族恐懼。

 

配樂家 Ludvig Forssell:

安安!我是 Ludvig Forssell,我是一名在日本東京工作的配樂家。我在過去曾參與製作過《潛龍諜影 V:幻痛》、《死亡擱淺》等作品,最新作則是傳奇動畫導演細田守的新作品《龍與雀斑公主》。

 

譜寫英雄的主題曲在許多方面都令我感覺像在寫歌。過程的重點主要圍繞在「尋找角色的本質」,而不是尋找一個情境。我並不想試圖在數分鐘的限制之內推進一個故事,而是更加專注於把貝爾薇斯的靈魂全部傾倒在畫布上。

 

 

「演繹人性」

Jason Walsh:

 

在創作音樂時,令我興奮的巨大創意連結之一就是將扭曲且支離破碎的「人類」元素放進音樂中。貝爾薇斯的誕生源自於整座貝爾薇斯城的衰亡與毀滅——如同一個黑洞,吞噬了萬物眾生再吐出腐敗的殘破碎片。在她的音樂中,我們能聽到這種令人頭暈目眩、如同異星生物聲音的弦樂與撕絞聲,反映了整座城市遭受吞噬之後所殘餘的終末。

 

Ludvig Forssell:

我想要創造出一種「生物在模仿人類聲音」的聲音,好讓牠能假扮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物種,引誘獵物靠近。為了以音效來呈現這點,我想要使用經典的樂器,例如:弦樂,但要使用一種「試圖演繹古典樂的樂譜,但並不太理解樂譜的意義,甚至無視背後的樂理」的方式來演奏。

 

令人頭暈目眩,氣氛詭異的弦樂

 

我們的構想是要有某種彷彿在「演繹人性」的音效。就好像人工智慧如何詮釋人類的臉孔:你能看得出人工智慧想表現的是誰,但是看起來就是不對勁。貝爾薇斯主題曲中的弦樂就是要呈現這樣的感受——它們就好像是從隨機各處選出的零碎音樂,被強迫放在一起演奏,某些倒轉播放,完全不自然的聲音,但是仍然帶有皇室莊嚴。和聲方面,我完全無視於音階與音調的規則,選擇了主要都是半音的 12 音階技法。

 

紫色之海中的扭曲版本現實,為這個呈現方向提供了許多幫助——我們將「弦樂與人聲」與「各種各樣的事物」扭曲並相結合,創造出了貝爾薇斯的主題曲。

 

錄製時,我們使用到最超乎常理的硬體就是我那台快要壞掉的洗衣機。這台機器一直在發出不規則又有節奏感的喀噠怪聲。和前述的比喻相同,有某個來源在製造某種「有音樂感」的聲響,但是來源本身並不瞭解何謂音樂。因此我把這個聲音採樣,儘管是個很不尋常的方式,但最終這個聲音成為了這首主題曲的節奏表現風格核心。

 

Ludvig 家快要壞掉的洗衣機



經過加工處理後的洗衣機聲響

 

我也錄下了自己腸胃發出的聲響,以詮釋出這首歌全都發生在「某頭怪物的腹中」的感受。Jason 對我的營養失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Jason 將這個聲響與模組化合成器的聲音設計相結合,創造出了虛空中常見的那種波動起伏的流淌聲。

 

尚未加工處理的腸胃聲響

 

尚未處理過的合成器

 

將腸胃聲響與合成器相結合

 

共同編曲

Jason Walsh:

對於貝爾薇斯的主題曲,我想要與另一位作曲家共同譜寫這位英雄的主題曲,讓曲子聽起來像是我們兩人風格的混合體:一部分是 Ludvig,一部份是我,加起來才是完整的貝爾薇斯。

 

我認為必須與一位同等擅長傳統作曲及合成器作曲的專家合作,而且對方得精通詭異、黑暗、以故事為主體的音樂。雙方第一次共同合作時,我在最初便把我的一些早期概念創作(充滿了處理過的人聲與合成器重低音)交給他,最終我收到了大量全新的素材,且能夠完美無瑕的融入我的概念中,這令我讚不絕口。我們便從那時開始積極投入創作,並且大獲成功。

 

我還記得在 Ludvig 的第一次示範演奏時,他想出了一個很棒的聲勢,做為進入該版本的旋律與重點前的引導。這徹底震撼了我,讓我決定以那個聲勢為中心做調整,給旋律更多喘息的空間,讓樂曲的每個時刻都感覺更重要,同時仍引人入勝。成品帶來的深刻印象與縈繞心頭之感令我們振奮不已。

 

主題旋律的早期版本


主題旋律的最終版本



Ludvig Forssell:

在創作音樂時,與人合作絕非易事。所有成員之間都需要深厚的信任,因為創作過程總會有互相遷就讓步的時候。理想狀況下,全員可以共處一室,試驗各種不同的創作方向,但是我人在東京,Jason 在洛杉磯,讓我們無法在同一個空間共同創作。雙方也有相當大的時差。

 

我認為基礎設備都準備的相當到位,讓我們可以輕易且持續不斷的聯繫,分享創作構想,使整個作曲的過程都非常順暢。Jason 得以幫助我理解作曲的方向,而且即便雙方只有短暫的認識,我們仍有如高中起就在同一個樂團打拼的死黨般,默契十足的攜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