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設計理念-婕莉

如果我告訴你,佐恩不只充滿腐蝕性汙染、嚴重的階級不平等和極度不穩定的科技呢?在那有毒霧氣之下還埋藏著更多。在這裡,魔法不只存在,而是蓬勃發展;在這裡,社區親友的重要性遠超一切;在這裡,無論你的缺陷,只要你認其為家,他們就會張開雙手接納你。


現在我們有另一種方式能體驗佐恩這精力充沛、霓虹 色彩的一面。她的名字叫做婕莉。


講求精準度的下路英雄

大部分英雄都從一顆「創意種子」而起——這是團隊作為出發點的東西。但是這次,不是「玩法特色」、「來自故事的人物」或是「美麗的概念美術圖」,賦予婕莉生命力的起點是一把槍。


「射擊遊戲是很有趣的,因為他們非常講求精準度。瞄準非常重要——這是你的行動中最看重的部分。」資深遊戲設計師 August Browning 如此解釋。「在《英雄聯盟》中,ADC 可以快速普攻,但他們並非以第一人稱射擊遊戲那種講求精準度的方式在玩遊戲。投射技能為主的伊澤瑞爾大概是遊戲中最接近那個概念的,但他也還是有段距離。在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中,射倒敵人的感覺是非常爽的,《英雄聯盟》的 ADC 卻無法有這種體驗,所以我們想試著將那股感受帶到《英雄聯盟》來。」



《英雄聯盟》有一大堆的槍枝,但它們都無法呈現 August 想追求的感覺。因此是時候讓召喚峽谷有新槍上陣了:突擊步槍。


對戰略射擊遊戲玩家來說,突擊步槍是很標準的武器。它們提供了在控制之下高速連射出一連串子彈的快感;與講求游標精準度的狙擊槍或亂槍掃射式的輕機槍全然不同。但這整個用槍概念還有個根本上的問題:《英雄聯盟》的 ADC 都是用右鍵指定點人的,要怎麼呈現出講求精準度的普攻呢? 


我們都喜歡把人活活點死的「走 A」型英雄,例如吉茵珂絲或寇格魔。但右鍵點人無法給玩家神狙爆頭的那種爽快感。因此,為了給婕莉講求高精準度的玩法情境,August 決定讓婕莉的「普攻」視為「投射技能」。


「但是 Riot,你剛剛不是才說 ADC 講求的是右鍵點人嗎?要怎麼用右鍵指定點人來丟投射技能啊?」


還不簡單。讓婕莉用她的 Q 來普攻。


你聽見了嗎?那是成千上萬輔助玩家懼怕的哭喊聲。


「我們設計出帶有另類普攻機制的英雄,並不是只為了要與眾不同。而是要讓玩家使用這名角色時,能體驗到非常具體特定的感受。」August 解釋到。「婕莉有獨特的普攻,是因為我們想將第一人稱射擊遊戲講求精準的體驗帶進《英雄聯盟》。但這也代表她比起其他 ADC 會有較高的學習曲線。想把婕莉玩好,需要隨時移動,以命中她的 Q,但你會需要累積一些遊玩經驗才能達到如此境界,畢竟婕莉與同路線的大多數 ADC 都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持槍玩法,婕莉也從射擊遊戲帶來另一個常見機制:移動。在你質疑「Riot 你是在工***小啊???」之前,請先聽我們解釋。


移動在電玩遊戲中並非什麼新奇的概念——我們以前就談過不少機動力相關議題,但它在《英雄聯盟》運作的方式跟射擊遊戲是完全不同的。


射擊遊戲要求玩家在各點間快速移動,設下包夾,並利用垂直式障礙抓死敵人(或全部打空氣讓敵人跑掉)。雖然《英雄聯盟》有傳送、包夾和偶發性的送頭,卻無法完全捕捉到你和隊友在比賽中那「分秒必爭」的速度感。這代表婕莉需要有某些機制來呈現出高機動性四處狂奔的感覺,而且要是能在《英雄聯盟》裡行得通的機制。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概念美術師 Nancy “Riot Sojyoo” Kim 畫出了一系列婕莉的概念圖稿,其中一個選項有個看起來比較簡單的裝備:直排輪鞋。



「起初,我真的很不喜歡婕莉穿直排輪鞋的樣子。」August 笑著說。「但當我思考機動力的酷炫呈現方式時,就覺得直排輪鞋真的滿合適的。我能想像婕莉在佐恩的各處管線上溜直排輪的樣子。讓我想到那些滑板運動遊戲,讓你能滑上牆壁或半管場地,並直接滑過整個地形。所以,是的... 婕莉也做得到。她能在遊戲中滑過任何牆壁。」


除了跳過牆壁的能力,婕莉與地形還有另一個獨特互動:穿牆射擊。


「我在玩其他遊戲時非常享受的就是穿牆射擊。」August 分享到。「基本上就是當你隔著薄牆或類似地形射擊敵人的機制。雖然你看不見敵人,卻有可能聽到他們的動靜,並穿牆射到他們。婕莉的 W 基本上就是如此:她射出一道脈衝,如果命中一堵牆,將會穿過牆壁並延伸出去,命中另一頭的敵人。此技能在某種程度上是以這種穿牆射擊為靈感的,但是《英雄聯盟》的牆壁跟其他遊戲是截然不同的。這也回答了『如果你在《英雄聯盟》中射擊牆後的敵人會怎麼樣?』的問題,考慮到《英雄聯盟》中的投射物 本來 就會穿過牆壁了,它大概需要在命中牆壁時有些額外的特別功能。」



電屬性少女

除了槍枝玩法,婕莉開發起步時還有另一個目標:同步製作一名《英雄聯盟》英雄與一名《特戰英豪》特務。我們想嘗試製作一組感覺相似的角色,讓你能在兩款遊戲都用愛角送頭。這真的頗具挑戰性。


兩種遊戲的共通點並不多——除非你把河蟹(RIP)算進去。但兩款遊戲的其中一個相似之處就是:可遊玩角色都擁有獨特的力量來源。



「我與 Riot Sojyoo 及《特戰英豪》的資深概念美術師 Konstantin ‘Zoonoid’ Maystrenko 密切合作,腦力激盪出各式不同的點子。」首席概念美術師 Gem “Lonewingy” Lim 如此回憶到。「我們想出了好多點子!摺紙魔法、塗鴉、霧氣與煤煙、光之魔法、液體金屬與水銀、人體印表機、棒球少女、虛擬實境遊戲少女... 然後有人建議了會生物發光的電鰻少女,我們都覺得這 超級 酷。」



符文大地人無論來自哪個地區,都可能有與生俱來的魔法。愛歐尼亞人在一出生就帶有魔法的機率比較高,比皮爾托福或佐恩等地區都更高,但這絕非不可能發生。雖然在這處雙子城,已經誕生了幾位使用魔法的英雄,但他們多是從海克斯科技或生化科技獲得力量的。



婕莉的魔法是從體內展現的,猶如人體蓄電池一般,而且非常強大。我是說真的,真的 很強。也因為她還如此年輕,還沒找出穩定運用能力的方式,有時這股力量會以她無法控制的方式展現出來。


「婕莉對她的力量還不是很熟悉。她與大部分來自皮爾托福或佐恩的英雄都截然不同,那些英雄年紀更大,對自身的力量也更駕輕就熟,例如菲艾、維克特或是杰西。」故事作家 Michael “SkiptoMyLuo” Luo 分享到。「在這方面,她與艾克就有些相似。但婕莉的不同之處在於她的魔法的運作方式。她還無法掌控她的力量,生活也為此陷入一團混亂。她既焦慮不安又笨手笨腳的,讓自己頭尾不能相顧,這也相當契合她的電力主題,因為她做事 總是 雷厲風行。我認為這樣充滿情緒的電光個性與 August 設計的玩法非常非常契合。」



婕莉的大絕是她的電力狀態高漲的展現。她鬥志大增,蓄勢待發,並全身充滿電氣能量。這在遊戲內代表的是她將受到攻速與移動速度的增強,衝入戰場,因自己如何 善用 這股力量而氣勢高漲。


但是這種等級的魔法也伴隨著缺點。


想像你自己是股源源不絕的電力來源,還會隨著情緒變得強烈而逐漸失控。當你想擁抱父母,或準備迎接人生的初吻,都得小心翼翼。就連熟睡中作的噩夢都可能害你失控暴走。



身懷這股不穩定的魔法,婕莉很容易就會被皮爾托福市民視為有待修正的問題。幸好,婕莉並不是出身自皮爾托福。她是個佐恩人。佐恩在對待與眾不同的人時,有不同的處理方式:並非聚焦於如何將魔法之力大眾化,用於民生;而是更加彰顯這群人的獨特之處、這群人之所以能在層層汙穢之下展現自身美麗的原因、這群人之所以屬於佐恩的理由。


佐恩的百雅尼翰精神

製作新英雄時,有許多需要考慮的:難度、玩法情境與角色輪廓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但是除此之外,我們希望來自 世界各地 的玩家都能對某個英雄深感共鳴——在英雄身上看見自己。


我們推出的許多英雄都以背後開發者的故事或傳統為靈感,例如埃可尚的對寶來塢風格表演的偏愛,或是煞蜜拉的移民者故事。婕莉也不例外。


「將婕莉設定為菲律賓人是我的個人目標。不只是因為 我本人 來自菲律賓,也是因為電玩占了菲律賓人生活的很大部分,遊戲中卻鮮少有我們的代表人物——特別是菲律賓女性。事實上,我大概只能想得出 4 個菲律賓人電玩角色。」Lonewingy 分享到。「當 SkiptoMyLuo 提了那個電鰻的點子,我就寫了...」她笑著說「我寫了個非常小學生等級的故事,關於一個來自佐恩中產階級家庭的女孩,無法控制自身的力量。她會造成街坊鄰居停電——這種停電在菲律賓超級常見!我們以前碰過一次停電,是因為有隻水母被吸進發電廠的管線中造成的!」


「所以我想著這位輕鬆愉快、笨手笨腳的少女。但對我來說一切都... 感覺對極了。」 Lonewingy 微笑著。「在他加祿語中有個詞『kababayan』,以前用來形容菲律賓同鄉——指來自你的村莊、你的鄰里的某人,甚至是 任何一人 都可以。我們的傳統文化非常重視家族與村莊等關係,我們也樂於互相扶持。我希望婕莉心中也有這樣根深蒂固的菲律賓文化核心,因為我認為佐恩會有這樣的敦親睦鄰文化。然後 SkiptoMyLuo 就把我的蠢故事拿去用,還大幅改善得更好。」


(SkiptoMyLuo 解除了語音通話的靜音,對此評論嘲笑了一番。)


「那些對話超級能激發靈感!我對它們抱持深厚的興趣,特別是婕莉雖然一團混亂卻仍惹人憐愛的部分。佐恩有非常引人入勝的環境,極其殘酷黑暗——那裡的生存條件嚴苛。」SkiptoMyLuo 表示。「但是另一方面來看,這座城市也有著不加修飾的美麗,令我們深深著迷。那裡充滿著令人喜愛的角色,例如艾克,他讓我們更加深信佐恩這地方不該被忽視或遺忘。而我認為婕莉這樣的英雄能用另一種方式彰顯這樣的認知。這並不只是關乎她自己,這關乎的是她的家人,以及她周遭的整個佐恩社群。」


所以,回到整個「婕莉有一股非常瘋狂、難以控制的力量」的主題... 這就是她的鄰里與家人參一腳的部分了。



婕莉所擁有的一切—以及她個性的一切—都來自她的鄰里社區,並不是 來自富可敵國的化學男爵與他們的企業。她的夾克,是一位鄰居傳下來的舊衣服,由她的父親修改來穩定她的力量,讓她能擁抱家人。她的槍,是她母親滿懷慈愛所製作,材料是鄰居找到的工業廢棄物,只因他們想幫助她控制力量。而且他們都不求回報。但是對婕莉來說可不能毫無表示。她需要回報眾人無條件的關愛與幫助。為此,她為他們而戰。她為佐恩而戰。


「我認為... 我認為我們都對最終完成的婕莉感到非常驕傲。」SkiptoMyLuo 微笑著。「當 Lonewingy 告訴我社區文化在菲律賓的重要性,一切感覺都恍然大悟了:婕莉是一個由社區造就的英雄。當遊戲設計、故事背景與美術都合為一體,那股凝聚力非常美妙。她絕非完美無缺,但她絕對在佐恩脫穎而出,並為此處增添了一絲愉悅歡快的氣息。但是她跟其他角色(例如瑟菈紛)不同,她了解家鄉殘酷的現實。她絕非天真無邪,也絕對還沒準備好要面對拯救世界之類的重責大任,但她會用盡全力去挑戰,儘管她自己都還是一團混亂。」


幸好,她還有佐恩—她的社區鄰里—會在她碰壁時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