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新英雄概念-鋼鐵少女 銳兒

 

 
諾克薩斯有麻煩了。不,這不只是蒂瑪西亞在宣揚國家主義,也不只是逐漸蔓延的黯霧威脅,或是符文大地上不斷增長的惡魔數量。他們碰上的麻煩更靠近家鄉。而且這麻煩真的超他X金屬的。
魔鬥凱薩是無可避免的威脅。諾克薩斯必須無所不用其極才能擊敗他。
但那會是什麼景象?他們為此願意拋棄一切道德規範,以打造最終極的武器嗎?而如果那件武器反目與他們為敵呢?
銳兒誕生了。而諾克薩斯還沒有準備好要面對她。
 
自怒火中誕生
當開發團隊開始著手設計銳兒時,他們從兩個關鍵字開始:「黑暗系輔助」以及「坦克」。但這樣還不足以創造一個角色,所以他們做了每個人都會做的事:找美術求救。
 
「我們真的很喜歡創造一名坦型輔助的點子。我們已經好久沒設計坦克輔助了-布郎姆其實就是上一個。」資深概念美術 Justin “Riot Earp” Albers 如此說道。「但是跟布郎姆不同,我們想讓她有更為黑暗的過去與個性。我探索了幾個不同的選項,但是所有人都深受扭曲金屬的概念所吸引。在我們鎖定這個主題之後,下一步就是要決定她是從哪裡來的。」
 
 
 
當你要創造一名有關黑暗、力量與盔甲的角色,符文大地上有個地方非常適合:諾克薩斯。那是一片充滿包容、寬容與機會的土地-至少對那些為了力量而願意拋棄道德倫理的人來說是如此。
 
「黑玫瑰-掌管諾克薩斯的秘密組織,為了近一步擴張帝國的版圖與力量,對某些極為駭人的東西產生了興趣。」首席敘事作家  Jared “Carnival Knights” Rosen  如此解釋。「召喚惡魔的虛空魔法、復活並掌控死亡之神...... 這邊查一點,那邊挖一點。然後這群惡劣的千年老貴族發現的事物之一就是咒文魔法,這股力量能將魔法從活生生的生物體內抽出,並強制灌入其他人體內。」
 
所以當團隊想找個方法來解釋銳兒的「黑暗過去」,他們便專注於諾克薩斯的那層黑暗。
 
 
 
生為黑玫瑰組織成員與諾克薩斯的高階軍人之間的孩子,銳兒在很小的年紀就嶄露了她的魔法 ─ 以極為罕見的馭鐵之術形式,也稱為金屬操控。這用來對抗魔鬥凱薩 ─ 一名附身於金屬上的亡靈,是再完美不過了。所以她的父母做了任何滿懷愛國心的諾克薩斯人都會做的事:把她送去一所專為孩童設立的魔法學院,好把她變為諾克薩斯的武器。
 
銳兒在設施內度過了數年的時光,在「相互學習,精進自己」的名義之下被迫與其他學徒戰鬥。而她擊敗了每一名對手。
 
但隨著她在眾學徒之中脫穎而出並成長的無比強大,他們開始一個個消失。從她的生命中完全抹去,就如同導師們將魔法從他們的體內完全抽乾,並灌注給銳兒 ─ 他們的終極武器
 
 
 
「其他孩子身上的魔法都藉由咒文魔法被注入銳兒的體內,以增強她自身的力量。」 Riot Earp  如此解釋。「但這個過程極為痛苦,對銳兒跟其他學徒都是。我特別專注於在她手臂上增添咒文 ─ 尤其是她握著長槍的那隻手 ─ 以確保在遊玩她時是非常清楚可見的。我希望她經歷過的那些痛苦對玩家來說是非常清楚明瞭的,好讓他們理解她的過去。」
 
當銳兒擊敗其他學徒,他們要不是傷重而死,要不就是被教職員抽走體內的魔法並注入給銳兒。這個過程會抽乾他們,成為不具魔法及情緒的行屍走肉。
 
但是銳兒從未同意參與其中。她不想與她的朋友們戰鬥,他們是唯一會對她展現同情與關愛的人。當銳兒得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裡,被迫傷害他人...... 她對一切人事物都憤恨至極,並將整個地方摧毀殆盡。
 
「憤怒是很難令人抱持同情的情緒,而我們希望確保玩家們能理解銳兒的來歷。所有她經歷過的痛苦、心碎的時刻」敘事編輯  Elan “Qulani” Stimmel  如此說道。「這也是我們將銳兒設定的如此年輕的原因之一 ─ 年輕人的憤怒是比較容易去理解並感同身受的。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是滿腔怒火的,而且他們過的還不是銳兒那般充滿謊言的人生。」
 
這就是我們見到銳兒的情況。她從設施手中重獲自由。黑玫瑰組織稱心如意。諾克薩斯最強大的武器終於被釋放出來了。
 
解開束縛的馭鐵之術
「我曾想要讓銳兒成為這個世界所見過最坦的坦克。我有過這樣的點子:一名身穿重裝甲的角色凡走過必碎裂地表,讓她腳下的土地因她的強大而分崩離析。」遊戲設計師  Stash “Riot Stashu” Chelluck  說道。「很不幸的,那在英雄聯盟中很難體現出來,而且我還得確保她在主題上讓人感覺得到她在操控金屬。我一直在尋找能將操控金屬的能力融入她玩法中的好方法,讓她感覺強而有力又不會像是個法師。」
 
這代表團隊必須確切理解馭鐵之術究竟是什麼。這股力量是怎麼運作的?在聯盟中看起來會是如何?而且要如何確保銳兒感覺像是個坦克,而不是狂丟金屬的法師?
 
 
 
「我想要確保銳兒在視覺上看起來是個坦克。」 Riot Earp 說道。「當我在設計她的盔甲時 ─ 素材是來自那所學校的金屬,我想確保她看起來非常強壯有力。盔甲的金屬部分非常笨重且黑暗。所以為了平衡我給了它有如洋裝一般的輪廓。」
 
銳兒使用她的馭鐵之術來打造盔甲。它就像某種磁場,讓她能控制潛伏於地表之下的金屬、直接接觸到她的金屬,或是任何靠近她的金屬。但她無法橫跨數百公尺的戰場,選定一個人並壓碎他們的骨頭盔甲。
 
「由於銳兒需要靠近她的敵人才能操控她們的盔甲,而且她的定位是一名坦克,我需要確保她的玩法符合這樣的設定。」 Riot Stashu 解釋。「她的大絕就是具體實現那坦克夢想的絕佳方式。她變的力量充沛,在她周遭的敵人會被拉近,但這不會中斷他們的施法或吟唱。」
 
 
 
但這依然沒有解釋馭鐵之術在聯盟中看起來是什麼模樣。你要如何在一款講求辨識度的遊戲中讓某種看不見的東西變得清晰可辨呢?
 
「當我開始設計銳兒的時候,我還沒有想到任何點子能給予馭鐵之術清楚的效果。說來很好笑,起初我其實是盯著磁鐵看。」特效設計師 Kyle “RiotPrismaPrime” Valentin 分享到。「我不懂磁力是怎麼運作的,但我知道它們互相吸引的的力量很強大,而且經常被描繪為空氣中扭曲變形的電子分子。」
 
經歷一些不同效果與形式的光線調整後, RiotPrismaPrime  找到了某種獨具銳兒風格的東西:色差。藉由專注在色彩失真上, RiotPrismaPrime  讓銳兒在施放技能時彷彿扭曲了身邊的光線。並且在她的強光中加入紅色與黃色,以增添更多土地與怒火的元素,來展現她的個性。
 
 
 
「雖然馭鐵之術在奇幻或科幻故事中並不是什麼嶄新的概念,它在符文大地上依然是全新登場的,並且需要與其他形式的魔法有截然不同的音效。」音效設計師  Darren “Riot DummerWitz” Lodwick  如此解釋。「而且要讓人能分辨這種音效與其他揮舞金屬作戰的英雄-例如魔鬥凱薩跟雷歐娜的音效的差異。所以我使用了大量不同的方法與來源,例如研磨金屬、乾冰還有一大堆手法來讓金屬的聲響如液體般流暢。」
 
 
騎士與她的坐騎
「我們在設計銳兒時的另一個目標就是要達到『身穿裝甲並騎乘坐騎的騎士』的主題。」 Riot Stashu  說道。「而且因為我希望她很坦,我得想出方法來體現在她的玩法上。我們希望她是勢不可擋、移動緩慢的坦克,但這在英雄聯盟裡感覺不太好受,因為這是款相當仰賴移動速度、走位與閃招的遊戲。但我無法不去想這個主意,而我必須找出方法讓這個主意令人可以接受。」
 
由於銳兒可以以自身意志來操控金屬,她很顯然不會想整天扛著重裝甲自己用走的... 對吧?她需要有東西幫助她快速移動。
 
要為銳兒找到適合的坐騎讓團隊費了比預想中更多的工夫。它不能太可愛,因為這可是銳兒的坐騎。她的任務是找到所有學院導師並把他們就地正法,她可不會騎著彩虹獨角獸進行她的復仇之旅。但是任何符合條件的東西都太過... 換個方式說就是很難明確給人「騎乘坐騎的騎士」的感覺。
 
 
 
「我為銳兒的坐騎外觀探索了幾個選項。」Riot Earp  分享道。「我在早期嘗試了很多例如抽象金屬雕像或是蛇怪之類的東西。但是沒有一個適合,因為牠們在視覺上都太令人困惑了。所以我決定還是堅持用馬匹,但是要讓它更加金屬並空洞。用這種方式做,就很明顯能認出這不是你會想餵胡蘿蔔的那種馬。」
 
 
 
銳兒的型態轉換讓團隊得以探索兩種非常獨特的玩法夢想:最坦的坦克以及騎乘坐騎的騎士。因為她可以在兩種型態之間轉換(當然,是有冷卻時間的)她們可以自由偏重於其中之一。當銳兒突入敵方後排並下馬,她的移動速度變得極為緩慢,但有更多的物防與魔防。她一心求戰,而且她可不會落荒而逃。
 
「當銳兒做了進入戰鬥並下馬的決定,她會被迫保持在那個形態一段時間。」Riot Stashu  分享到。「優點是我們讓她真的很坦,所以她可以存活久一點,但是她也不是不會死的。在內部的遊玩測試中,她其實還得到了『歡樂送小馬』的綽號。她可以騎著馬趕上任何戰鬥,但她一旦決定下馬就必須全心投入戰鬥。但是也不用太擔心,玩家們會搞懂怎麼玩的,而且一旦學會了,那感覺真的超讚。」
 
但是在團隊想達成的騎乘夢想之中還有一個小小的問題。動畫很難做... 真的真的很難。
 
 
「想把銳兒的騎乘動畫做好真的很困難。馬匹就是她怒火與操控磁場能力的化身,而我希望這一刻對玩家來說是媲美電影的史詩場面,才能符合她駕馬殺入戰場的夢想情境。」資深動畫師  David “davehelsby” Helsby  說道。「她的每一片盔甲都必須做成動畫,而且在呈現這令人興奮場面的同時,視覺上也必須是清楚的。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視覺上把每一片金屬從馬匹重新排列為兩腳站立的盔甲型態。」
 
 
想讓銳兒體現出「騎乘坐騎的騎士」主題還有另一個理由... 還記得學院裡那些被抽乾的孩子嗎?她肯定還記得。
 
「到頭來,銳兒在外觀上很容易被誤以為只是滿腔怒火又厭世,或是想要復仇... 我是不否認這個說法,但她的終極目標卻比那更為柔軟。」 Carnival Knights  說道。「她對這群孩子懷抱無與倫比的同情之心,而且她為拯救他們不擇一切手段。在許多方面來說,她是一名英勇無懼的騎士。她想出手保護那些無助之人,就從其他孩子開始。」
 
失去的人生
如果人生中有任何事物改變了,銳兒就不會是今天這副模樣。如果她的父母沒有把她交給黑玫瑰;如果她沒有發現學院的真相,或是如果她曾受到一絲的關愛。但這些如果終究沒有發生。
 
儘管銳兒不會耽溺於過去,也不代表她無法從現在的人生中尋得一點微小的喜悅......
 
 
 
「當我聽說銳兒是個青少年還有匹坐騎,我第一件想到的事是投幣式搖搖馬-就是會擺在超市外面的那種。」davehelsby  如此回憶。「我很常看見青少年騎那個。看著一個即將成年卻又還保有一絲童心的人玩那個真的很有趣。我就是覺得那在銳兒身上很合理。她肩上扛著很多大人的責任,但她依然是個孩子,而她值得享受一點樂趣。」
 

 

2020-11-20 17:2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