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開發日誌:賽恩重製的設計理念

Riot 原文:【Dev Blog: Reimagining Sion

所以…這次是賽恩。我們說要弄他已經好幾年了,現在真的輪到他啦。在這篇開發日誌中我們會談論舊的賽恩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以及未來的新賽恩是怎麼誕生出來的。

 
相關文章

 

  談談舊的賽恩

舊賽恩有數不清的問題存在:他是法師卻拿著斧頭,加上不管搭配哪個路線的裝備,最終都會變成有兩招多餘技能的窘境;他的模組非常老舊;遊戲中的語音有些也…很「有趣」。不過最糟糕的是,他所有的東西完全就兜不在一起,當現在的英雄設計師嘗試透過遊戲玩法、故事和美術,來將賽恩的各個元素結合在一起時,簡直可以說是陷入一場空前的災難。經過深思熟慮後,英雄更新團隊決定著手更新賽恩的美術、背景故事以及玩法。舊賽恩基本上是完全被我們給埋了,我們試著去蕪存菁,來創造出全新的賽恩。

不過要從哪裡開始呢?首先,我們必須定義出他主要的定位、美術以及背景,這是我們在設計或更新所有英雄時必做的課題。以下就是我們對賽恩特質的結論:

  • 不死的恐怖存在
  • 難以抵擋的毀滅力量
  • 昔日諾克薩斯的榮光

基本上,我們想將賽恩塑造成一個無情的殺人機器、一個在戰後四肢不斷被組裝回去的狂怒諾克薩斯壯漢,遇見敵軍時總是第一個衝鋒陷陣奮勇殺敵的英雄。這些設定能結合賽恩的每個面向,讓他更像是一個完整的英雄。接著我們就來說說更新後賽恩的幾個核心重點吧!

 

  遊戲玩法

「亡靈勇士」賽恩的玩法由 Riot Scruffy 設計。

舊賽恩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定位令人困惑,沒有一個明確清楚的方向。他的技能有些和物理攻擊有關,有些又吃魔法攻擊,但他通常是被拿來當作坦克。也就是說,不管給賽恩出什麼裝備,最後和他的許多技能和屬性都沒有什麼搭配。另外,他的每個技能幾乎沒有什麼有趣的互動:賽恩沒有指向性的技能,而且也讓操控他的召喚師難以展現出技巧和天賦。基本上,當我們開始給賽恩動手術時,我們就知道這勢必會是一個大工程;因為除了死亡擁抱(W)和暴怒(E)被動增加最大生命以外,他原本的設計幾乎沒有一致或令人滿意的地方。

所以,我們知道賽恩是一個魁梧且難以抵擋的不死戰士,不過這在設計的觀點上代表什麼意思?首先,他的動作雖然緩慢但也同樣棘手,他是一個在倒下之前能夠承受許多攻擊的亡靈勇士。這給了我們一個基本的設計方向:新的賽恩應該是個笨重的坦克,但在關鍵時刻可以迅速地抵達戰場。這讓敵人可以利用賽恩即將發動攻擊的區域和他較量一番,但同時賽恩也可以利用這點優勢來反將對手一軍。比如說「巨幅毀滅」的影響區域很大,但完整施放這個技能需要一小段時間,且敵人也同樣看得見範圍。賽恩可以藉由這個技能控場一大片區域,但也能提前揮下斧頭,這表示賽恩的對手必須掌握攻擊間的短暫空窗,然後預測他什麼時候會發動攻擊。「魂魄熔爐」是賽恩唯一的存活手段,也有和「巨幅毀滅」類似的設計理念:開啟護盾等同於告訴敵人你準備好進入戰鬥了,但他們沒辦法知道你什麼時候或者是到底有沒有要炸盾。你怎麼使用技能,以及你如何善用技能的威脅效果與傷害,就是你與對手之間要互相捉對的東西。此外,因為擁有可以影響大範圍的技能,賽恩可以一次對多個敵人造成傷害,也能保護脆皮隊友不讓敵方刺客趁虛而入,在戰場中間的發揮可以說是非常驚人的。

接下來我們想強調賽恩難以阻擋的特性。我們藉由被動來達成這點,讓他在倒下後能再以狂暴狀態復活,對他的敵人展開復仇,如同他更新後的故事一樣。他的大絕「猛烈狂擊」也採用了同樣的概念,能讓這個亡靈勇士變成一個從超遠的地方噴射過去的要命衝鋒飛彈。但同樣的,大絕的力量也必須付出代價做為交換:賽恩衝刺時很難控制自己,幾乎會是一直線地爆衝,所以起跑的位置和方向很重要,也必須掌握理想的進場時機,才能確保自己對敵人發動奇襲。我們在內部測試時曾親眼目睹傳送到敵方後面後再用大絕撞進場的賽恩有多嚇人,也等不及想要看看各位會怎麼以創意運用「猛烈狂擊」啦!

 

  故事背景

「亡靈勇士」賽恩的故事背景由 Riot Entropy 設計。

我們更新英雄時,會把有關他的所有資訊都蒐集起來,然後慢慢地釐清出屬於他的必要元素。維持核心的特質對英雄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很可能只是稍加變動就不小心把他們變成完全不同的角色。把舊的賽恩砍掉重做可能很簡單,但到最後「魁梧的不死戰士」這個基本概念依然會繼續存在不變。當我們對賽恩進行不同的嘗試時,不少的問題也因此發生。比如說,我們有考慮過讓他改走有點幽默的路線,所以把他的外型設計成光鮮亮麗又五彩繽紛的樣子,同時再搭配上阿諾.史瓦辛格風格的語音;這樣的改動雖然有趣,卻也完全埋沒掉賽恩原始的核心價值。因此最後我們決定完整呈現他的設計初衷,透過修正其個性、美術以及玩法,把賽恩塑造成一個真正令人畏懼的勇士。

我們知道我們要讓賽恩當個高大又不死的殺戮機器,但還是需要讓他有幾個獨具特色的亮點。揮舞著巨斧的大壞蛋這個角色達瑞斯已經扮演得很好了,死而復生的話烏爾加特也卡了一個位子。不過我們並沒有將這些相似的特徵視為重複多餘的東西,而是反過來將它們當作發想賽恩定位的靈感。過程中我們提出了一些值得討論的問題像是:如果諾克薩斯可以復活屍體,他們幹嘛不弄出一個殭屍大隊?他們復活烏爾加特跟復活賽恩兩者之間有什麼差別?賽恩生前是什麼角色?為什麼諾克薩斯想要復活他?達瑞斯對於賽恩或是不死生物有什麼想法?賽恩的實際年齡是多少?復活對他本身又有什麼影響呢?

最後我們把他設定為一位諾克薩斯過去的戰士,他是歷史上第一位諾克薩斯之力,為了國家的存亡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擊退了來犯的強大敵人。我們讓賽恩因為他的事績獲得永生,對他而言這並不能算是份禮物,反而是長久糾纏的詛咒,這個高貴卻又悲劇的轉變成功造就了賽恩的背景故事。賽恩和生前的肉身同樣受到對於生命的渴求驅動,但我們也不想讓他單純只是個嗜血的怪獸。我們希望賽恩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去都有一個吸引人的故事支撐著這個角色,所以我們在他的困境中一點一滴地加進希望的微光。藉由再次體驗生前的血腥經歷,賽恩慢慢記起自己是誰,而且開始意識到自己變成了什麼樣子,雖然說可能只有十分短暫的時間。究竟最終他是否能順利擺脫記憶的束縛,以及對於殺戮無止盡的渴望呢?相信隨著時間過去,一切都會逐漸明朗。

如果在遊戲中沒能夠同樣反映出賽恩的個性和特徵,那再精采的故事內容都會顯得格外空洞,所以我們試著在他的語音中做了些實驗性的調整。當賽恩正在和敵方英雄決鬥或是蠻橫衝進敵陣時,理論上會變得更有氣勢,這時他的語音也會更加凸顯生前做為戰士的特質:熱血沸騰、野蠻粗暴,在戰場就像在家中一樣自在。不過當脫離戰鬥時,他又會再次回到那個不死的軀殼內,記憶又開始模糊得無法捉摸,同時湧現單純的需求。

 

  美術

「亡靈勇士」賽恩的美術由 Riot Entropy 設計。

以 2014 年的標準來看,舊賽恩的模組簡直像坨大便。對,我就這樣說了。他是聯盟中最老的英雄之一,和其他同期推出的英雄差不多,在現今的遊戲環境中真的十分突兀,但這些還不足以讓我們要下定決心進行手術。事實上,有段時間我們甚至都刻意無視舊賽恩那讓人不敢直視的模組,但是 ─ 想想負責故事背景和遊戲玩法的夥伴們也都對這位同學有諸多的不滿 ─ 我們勢必還是得挑選個適當的時機來給他整修一番,看看有什麼地方是需要捨棄和保留的。終於等到大夥全湊在一塊時,我們同意舊賽恩的一些特徵 ─ 特別是他的斧頭、身形以及不死的特色 ─ 是值得保留下來的。問題是,這幾個賣點在過去並沒有好好展現自我的機會,因此這次的目標其實相對就比較單純些:好好地把這幾個特點給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讓他的外貌能夠符合他的家鄉:諾克薩斯的形象。

決定了賽恩外觀的主要元素之後,要怎麼幫他整形呢?這個嘛,首先我們想要強調這個大塊頭是藉由神奇的巫術死而復生的。他的主要力量來源很明顯就是手中的那柄巨斧,但斯溫復活他的時候,同時也讓他充滿了魔法的能量。所以賽恩有點類似一具沒有靈魂的殭屍,在他的腹部則充滿一團發著紅色光芒的能量 ─ 也就是「魂魄熔爐」的能量來源。接著我們調整了賽恩的斧頭和裝甲,風格其實和達瑞斯有點相像,這位男人在諾克薩斯承接了賽恩的職位。

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兩人有許多非常相似的地方,包括整體的身形和配色(紅和黑就是很諾克薩斯的顏色),不過從設計中我們也希望可以傳達出賽恩死亡後歷經不同世代的裝甲風格變化。就本質上而言,賽恩比較野蠻,讓達瑞斯反而顯得比較有教養(?)。賽恩的裝甲比較笨重和堅固,斧頭對他來說比較像是拿來揮舞的棍棒而不是用來切碎敵人的武器。經過了數百年時間的推演,諾克薩斯的軍備也更為精良,達瑞斯雖然也相當粗暴,但比起賽恩他顯得更為果決 ─ 他會毫不猶豫地割斷敵人的喉嚨直接置他們於死地。這可以從達瑞斯的外觀看出端倪:他的斧頭是經過精細打磨的,裝甲也不像賽恩那樣龐大沉重。

再來,我們想強調的是賽恩不死的特色。首先從他的膚色開始著手,最終決定採用死灰與蒼白的色調,剛好能與他腹部的紅色能量與身上的深黑裝甲形成對比。說到裝甲,你可能會注意到比起其他的諾克薩斯英雄,賽恩的裝甲好像有點不夠。這是故意的,因為我們發現給他加太多裝甲會失去我們想要營造的不死感覺。如果靠近更仔細地看,你還可以發現賽恩的裝甲其實是直接嵌在身上的。賽恩不會因為場合的不同更換他的穿著 ─ 他本人就是一具戰爭機器,不需要戰鬥的時候他就會被囚禁起來,避免他對自己的同胞大開殺戒。另一個你可能會注意到的不同點就是他的頭髮,幾乎已經沒有啦!

在試了幾種不同的髮型後,我們發現只要有頭髮就會變得比較像「人」,這樣會失去「不死」這個特色。不過我們其實蠻喜歡這種類似高馬尾的裝飾,所以開始嘗試其他不同的樣式,看看能不能達到相同的效果,但依然要保有獨特的個性,而不是毫無反應就是一個光頭。頭頂插著匕首可以說是最棒的結果 ─ 獨特又野蠻 ─ 也順利地把這個設計和賽恩的復活儀式結合在一起。既然說到殘忍粗暴,你們可以看看賽恩的下巴:那其實是嘉文一世的皇冠!

這個小細節只是我們將賽恩的故事與其外觀連結在一起的方法之一,同時也能強調這傢伙有多殘暴 ─ 他可是透過親手遭到他殺害的蒂瑪西亞國王皇冠大聲地對他的敵人叫囂呢!!!

 

2014-10-13 17:4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