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黑帶高手 烏迪爾
百獸戰隊 烏迪爾
極獸霸魂 烏迪爾
我不是烏迪爾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烏迪爾
神靈行者 烏迪爾 Udyr
弗雷爾卓德
生命:593.32 (+99 每級)
生命回復:6 (+0.75 每級)
魔力:270.4 (+30 每級)
魔力回復:7.505 (+0.45 每級)
移動速度:345
物理攻擊:58.286 (+3.2 每級)
攻擊速度:-0.05 (+2.67 每級)
攻擊距離:125
物理防禦:25.47 (+4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靈猴敏捷 (被動)
進行型態轉換後,烏迪爾在短時間內提高攻速和跑速,效果可累加多次。
猛虎姿態 (Q)
被動:普攻附加 15% 自身物理攻擊的物理傷害。

主動:烏迪爾增加 30/40/50/60/70% 攻速,且對目標的首次攻擊在 2 秒內額外造成共 30/80/130/180/230(+1.2/1.3/1.4/1.5/1.6 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
  • 消耗:47/44/41/38/35 魔力
  • 冷卻:6 秒
靈龜姿態 (W)
被動:烏迪爾獲得 10/12/14/16/18% 普攻吸血。

主動:烏迪爾獲得一個護盾,最多可以吸收 60/95/130/165/200(+0.5 魔法攻擊)點傷害,持續 5 秒。
  • 消耗:47/44/41/38/35 魔力
  • 冷卻:6 秒
巨熊姿態 (E)
被動:烏迪爾衝撞目標,使其暈眩 1 秒。該效果在 5 秒內對同一個目標無效。

主動:烏迪爾無視單位碰撞並提升 15/20/25/30/35% 跑速,持續 2/2.25/2.5/2.75/3 秒。
  • 消耗:47/44/41/38/35 魔力
  • 冷卻:6 秒
火鳳姿態 (R)
被動:每三次攻擊與主動啟用的第一次攻擊時,烏迪爾將噴射火焰吞沒面前敵人,造成 40/80/120/160/200(+0.45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主動:烏迪爾噴射烈焰,對周圍敵人造成每秒 10/20/30/40/50(+0.25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持續 5 秒。
  • 消耗:47/44/41/38/35 魔力
  • 冷卻:6 秒
故事
烏迪爾雖然看似和正常人無異,但是他體內卻有著四股原始猛獸神靈的力量。依照不同戰鬥情況的需求,他可以藉由轉換不同神靈的附身來獲得不同的能力:其中包括猛虎的兇猛和速度、烏龜的回復力、黑熊的蠻力和鳳凰的不滅烈焰。運用這些姿態不同的力量,烏迪爾可以力退任何對自然秩序造成威脅的敵人。

弗雷爾卓德大陸上有一個離群而居的部落:神靈行者,他們主要的任務是負責維護自然環境的和諧。每個世代中,神靈行者中都會有一個小孩在紅月高掛的那個夜晚誕生,據說這些孩子天生就具備有可以與靈界和人間溝通的能力。經過嚴格的教導後他們都會成為部落中薩滿的接班人。烏迪爾就是有這樣能力的孩子,有趣的是他在學會祖先通用的語言前就已經知道該如何準確模仿凍原野狼的嚎叫。另外,長年的學習和磨練也讓烏迪爾學會如何呼喚神靈和秩序的價值。不過其他長輩對待烏迪爾總是比其他人更為嚴厲,主要也是因為最近散佈於弗雷爾卓德的神靈似乎異常地焦躁,但是神靈行者卻還不知確切的原因為何,因此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讓烏迪爾提早做好接班的準備。

全部的疑惑終於在一個酷寒的冬日獲得了解答,烏迪爾和神靈行者共用目睹了曾經只在傳言中才會出現的虛構人物:冰心女巫。神靈行者知道因為烏迪爾年歲還小,很容易會受到女巫邪惡法術的影響,因此當女巫進行攻擊時,神靈行者突然間把全部的力量化為護盾施加在烏迪爾的身上,而自己則是承受了全數的傷害,只見他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癱軟倒臥在烏迪爾的身旁。受到如此傷痛的打擊,烏迪爾放聲狂吼,剎那間彷彿連同弗雷爾卓德都和他共同哭泣。收起心中的悲傷,烏迪爾讓動物的神靈掌控了肉身的主權,經過轉變過後的他徹底變身成野獸,開始展開反擊。烏迪爾滿腔的憤怒力量瞬間得到了解放,他用著一種如同野獸般的嚎叫,那壯烈的嘶吼聲足足穿越了好幾個山頭,還造成積雪滔滔不絕的自山頂崩落而下。當烏迪爾終於爬出了埋住自己的雪堆時,卻已經不見女巫的蹤影了。

多年以來的經驗,北方的各部落都知道要避開這些野人和他們的活動範圍。所以當某一天,烏迪爾發現到居然有一名外來者侵入他們的領地時,可是感到特別的驚訝,由於不知對方的來由和來歷,烏迪爾還是決定要先把目標驅趕出他們的邊境。於是他邁開大步試圖想要追上目標,經過了不少時間的嘗試卻總是看著對方的身影越漸遙遠。同時奔跑了數個小時不只讓他筋疲力盡,更讓他對目標的身分感到分外的好奇。當他再也跑不動時,烏迪爾猛然停下腳步不停喘氣,另外也用盡體內剩餘的力氣放聲吼叫對方。終於這時,李星也才回神注意到烏迪爾的存在,李星因為自覺生命已經失去存活的意義,才會特地來尋求神靈行者的指引。不過李星也有感受到這小孩的特殊身分,於是他還特別好心的指引烏迪爾前往一座寺廟,該地同時受到四個強大和智慧的永恆神靈保護,李星相信烏迪爾可以在那處找回內心追尋的平靜。

李星帶著烏迪爾來到一處和他出生之地截然不同的地方,物產豐富的愛歐尼亞和凡事都得用生存為最優先考量的弗雷爾卓德可是有著完全相反的氛圍。生平首次,烏迪爾感到內心有如止水般的平靜,春風輕柔的撫過他的雙頰,烏迪爾可以感受到四周的神靈開心的舞動著。和武僧共同生活的那些日子裡,透過和不同人群的相處他學會該要如何判讀自己的直覺。另外透過冥想的程序也讓他學習到關於不少關於神靈的重要知識。通過了雙方的訓練,也讓他體悟到該要擁抱珍惜自己生命的議題,如今他也已經準備好可以接班成為下一位神靈行者。

這段借宿武僧寺廟的期間,烏迪爾自知虧欠愛歐尼亞人很多的人情,雖然說對方並沒有特別開口提起,但是他依然覺得有所虧欠。因此當諾克薩斯軍隊襲擊愛歐尼亞時,烏迪爾可沒忘記對方給自己的恩德,他沒有讓蠻橫的敵軍欺壓善良的愛歐尼亞人,雖然說烏迪爾可能荒廢了一段時間的鍛鍊但是他倒是也沒忘記該要如何戰鬥。為了捍衛愛歐尼亞的和平,烏迪爾用盡全身的蠻力撲向敵人,讓他們嚐嚐自然反撲的力量。烏迪爾從高樹上一躍而下,瞬間擊倒多名諾克薩斯的軍官。於湍急的河床邊緣,他把敵人視為玩具輕易的拋擲把玩。最後在田野間,他如同炙熱的野火般把整群敵人摧毀。最後還是直到每一位來犯的軍官都逃走之後,烏迪爾才終於鬆了口氣變回人型態。

因為烏迪爾熱心的協助,和平才能再次降臨愛歐尼亞。不過雖然戰事結束,烏迪爾卻依然覺得內心有著莫名的疑慮,感覺上這是來自弗雷爾卓德神靈的呼喚,訊息當中似乎是有非常態的邪惡能量正在集結。烏迪爾對於冰心女巫的所作所為仍然歷歷在目,而且這回還有可能會對其他的部落造成影響,冰心女巫這股黑色的漩渦,如果沒有即時準備的話有可能重現當初對自己部落的傷害。於是帶著來自愛歐尼亞特殊的神靈,烏迪爾再次回到了弗雷爾卓德,準備要在冰心女巫剛出現時給其最致命的一擊。

「唯有透過神靈行者,自然之母的意願才能得以實現!」
─ 烏迪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