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惡靈恐懼 瑟雷西
永恆榮耀 瑟雷西
血月鬼面 瑟雷西
SSW 瑟雷西
幽冥煞星 瑟雷西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瑟雷西
鍊魂獄長 瑟雷西 Thresh
闇影島
生命:560.52 (+93 每級)
生命回復:6.92 (+0.55 每級)
魔力:273.92 (+44 每級)
魔力回復:6 (+0.8 每級)
移動速度:335
物理攻擊:47.696 (+2.2 每級)
攻擊速度:0 (+3.5 每級)
攻擊距離:450
物理防禦:16 (+0 每級)
魔法防禦:30 (+0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靈魂饗宴 (被動)
瑟雷西可以採集周圍死亡敵人的靈魂,永久提高自身的防禦和魔法攻擊。
死亡宣告 (Q)
瑟雷西擲出鎖鏈綁定一位敵人 1.5 秒,對目標造成 80/120/160/200/240(+0.5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同時把目標往自己的位置拖拉。

期間內重啟此技能的話,瑟雷西會飛到目標的身邊。如果目標使用淨化或是法術護盾擋掉了第一次的鎖鏈攻擊,鎖鏈會碎裂,瑟雷西就無法飛到目標身邊。

若勾中敵人,會降低此技能 3 秒冷卻時間。
  • 消耗:80 魔力
  • 冷卻:20/18/16/14/12 秒
  • 射程:1075
鬼影燈籠 (W)
創造一只有防護效用的燈籠,持續 6 秒。瑟雷西以及第一個碰到燈籠的友方英雄可以獲得護盾 ,吸收最多 60/100/140/180/220(+ 靈魂收集個數)點傷害,最多持續 4 秒。每個友方英雄每次都只能獲得 1 次此技能的護盾效果。

如果一位友方英雄點擊放置在地面的燈籠,瑟雷西會立即把目標拉回自己身邊。

鬼影燈籠也可以用來收集遺落在地面的靈魂。
  • 消耗:50/55/60/65/70 魔力
  • 冷卻:22/20.5/19/17.5/16 秒
  • 射程:950
懾魂掃蕩 (E)
被動:瑟雷西普攻時可以附加魔法傷害,附加的傷害等同收集的靈魂數量加上 80/110/140/170/200% 物理攻擊;未進行攻擊的時間越久,造成的傷害越高。

主動:對所在位置前後的敵人造成 65/95/125/155/185(+0.4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遭到擊中的敵人會被推往鎖鏈前進的方向,同時降低 20/25/30/35/40% 跑速,持續 1.5 秒。

在瑟雷西前方的敵人會被擊退,後方的敵人則被拉近。
  • 消耗:60/65/70/75/80 魔力
  • 冷卻:9 秒
  • 射程:400
惡靈領域 (R)
瑟雷西於四周創造一個多角形的界域,試圖穿越邊線的敵方英雄會受到 250/400/550(+1.0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降低 99% 跑速,持續 2 秒,同時破壞該處的界域。

一旦有界域遭到破壞,剩下的界域不會再造成傷害,但還是有一半的緩速效果。相同的目標可以受到多次惡靈領域的效果影響。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50/140/130 秒
  • 射程:450
故事

「粉碎心智是一件美妙的事!」

 
狡詐又殘暴的瑟雷西擅長以緩慢而痛苦的方式折磨獵物,粉碎他們的心智。他的獵物得承受比死亡還可怕的懲罰,除了肉體、還有靈魂的苦難,並被關在燈籠中受苦至永恆。
 
在歷史無法追溯的遠古時期,瑟雷西曾效力一個致力於知識蒐集與保護的組織。因為他堅強的意志和謹守規則的做事方式,組織的首領交付了他守護黑魔法金庫的責任。
 
金庫埋藏在島嶼群中間的堡壘之下,有著符文印記、奧術大鎖和強力的偵查守衛看守著。因為職責需求,長期接觸黑魔法的瑟雷西逐漸被引出了黑暗面。這些魔法典籍豢養著他的不安全感、勾起他深層的恐懼並餵養他的不滿。
 
瑟雷西放肆的行為顯露出他的惡意,而他在折磨的天份則日漸高漲。他一頁一頁地將一本有生命的書給撕毀,再將它綁回原樣;他對乘載著古老法師記憶的魔鏡刮出一條條刮痕,直到鏡子不再透光,讓老法師困於黑暗,再將鏡子拋光,只為重新折磨一次。如同秘密想被口耳相傳,法術也想被使用,瑟雷西也知道這點。他會開始詠唱,慢慢地唱出咒語,然而在最後一個音節嘎然而止,就這樣日復一日。
 
瑟雷西逐漸善於隱藏他的惡行,組織裡沒有人懷疑過這位謹守紀律的守衛。金庫的物品越來越多,沒有人可以像瑟雷西一樣了解其中的藏物。而瑟雷西連同較為普通的藏書,逐漸地從組織中的記憶淡出。
 
金庫裡藏有許多古怪的魔法物品,但從沒收過人。直到有一天,一個男人被鎖鏈拖到了這個地下墓穴。他是個被灌注魔法的狼人,讓他不論受到了多重的傷,都有辦法自體再生。
 
瑟雷西非常愉悅地接受了他的新玩具 ─ 一個能更感受所有痛楚,但不會損壞的玩具。他有很多年可以享受這樣的樂趣。他先用勾子將狼人的毛皮和肉分離,再用鎖鏈鞭打得他皮開肉綻,然後又讓他復原。他在巡視金庫時開始戴上鎖鏈,鎖鍊拖在地上發出摩擦聲讓狼人聽到就倍感恐懼。
 
因為金庫有充足的東西可以折磨,瑟雷西與組織的距離越來越遠;他開始將餐點帶到金庫來吃,並且鮮少離開地下墓穴。因為缺乏日曬,他的皮膚越顯蒼白,而面容也變得憔悴空洞。其他的組織成員開始避開他,因此當組織成員開始離奇消失時,誰也沒有想到要調查瑟雷西的老巢。
 
當「符文衝擊」發生時,魔法震波奪走了島嶼群上所有人的性命,將他們轉化成不死生物。當他人陷於莫大的痛苦時,瑟雷西卻沉醉於此刻。他被轉化為憎惡的鬼魂,不若那些被拖入暗影世界的人;他仍保有自己的身份,而他發掘弱點的能力和對折磨的愛好也被增強了。
 
成為怨靈後,瑟雷西可以擺脫死亡的限制,並且不用擔心遭到報復。他將能夠一直一直折磨活人和靈魂,並且將他們收到他的燈籠之中。
 
現在,瑟雷西只對特定的獵物有興趣:最睿智、最有韌性和最有意志力的那些。他的樂趣來自於不斷折磨捕獲的獵物,直到他們失去了最後一絲希望後,再將他們通通勾走。
 
 

收藏品

 
一陣淒厲的金屬摩擦聲劃破了寂靜。不自然的煙霧在上方聚集,遮蔽了原本明亮的星星和月亮,應有的蟲鳴在今夜則悄然無聲。
 
瑟雷西走向一棟破敗的茅屋。他舉起了燈籠,不是為了照亮四周,而是想仔細看看它。燈籠內部就像一片充滿星星的夜空,有著數以千計的綠色光球;它們瘋狂地舞動著,好似想逃離瑟雷西的目光。他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牙齒在綠光下閃閃發亮,每個光球對他來說都非常重要。
 
茅屋門後,一個男人哀嚎著。瑟雷西感到了他的苦痛,也為此被吸引著。他非常了解他的痛苦,如同多年老友。
 
瑟雷西曾在數十年前,在男人面前現身過,但從此之後,他一個接一個地奪走男人的摯愛,從他最愛的駿馬、母親、兄長到如同朋友的僕從。瑟雷西都以不自然的方式帶走人命,好讓男人知道這是誰的作為。
 
瑟雷西穿過前門,鎖鏈刮過門廊,牆壁顯得潮溼並且累積了數年的污垢。而男人的狀況更為糟糕,長髮雜亂而糾結,皮膚上滿是抓傷的瘡疤;身上的華服是絲絨做成的,但現在卻像是破爛的抹布一樣。
 
男人看到了綠色燈光便縮起身子、蓋住雙眼,劇烈地發抖、靠向牆角。
 
「拜託、拜託、不要,」他低喃著。
 
「很久以前,我就說你是我的。」瑟雷西的聲音乾澀而枯槁,好似他很久沒說話。「現在,該是……」
 
「我就要死了,」男人說,他的聲音難以辨識。「如果你想殺我,你最好快點!」男人嘗試直視瑟雷西。
 
瑟雷西張開大口。「我並不渴望你的死亡。」
 
他讓燈籠的門打得半開,一陣怪異尖叫聲從中傳出來。
 
一開始,男人沒有特別的反應,陣陣的尖叫像是玻璃碎片互相摩擦。但當他聽到熟悉的聲音,他的眼睛便睜得老大;那是他的母親、他的兄弟、他的朋友,最後,是他最害怕的聲音:他的孩子們,如同被活埋般地哀嚎。
 
「你做了什麼?」他尖叫著,他找著可以丟的東西 ─ 一張破椅 ─ 使盡全力地丟向瑟雷西。椅子穿過了他,瑟雷西無情地笑著。
 
男人奔向瑟雷西,雙眼因怒火而撐開。瑟雷西的鎖鏈如同毒蛇般鞭打著,帶刺的勾子直直穿向男人的胸口,壓碎肋骨穿過了心臟。男人雙膝跪地,臉龐也因苦痛而扭曲。
 
「為了他們的安全,我離開了家,」男人哭著,鮮血從嘴中湧出。
 
瑟雷西用力地抽著鎖鏈,然而,男人毫無動靜。突然間,抽離開始了。就像一張粗織的床單被緩慢地扭著,男人極為痛苦地被從身體抽出;他的身體開始抽搐,血液四濺。
 
「現在,我們開始了!」瑟雷西說,他將剛剛抽出的靈魂困在燈籠之中,男人的屍體在瑟雷西離開後就倒下了。
 
瑟雷西高舉著燈籠,跟著詭秘黯霧離開了茅屋。遮蔽月光的霧氣開始散去,昆蟲又開始合唱,星星再一次地填滿夜空。
電競中心
粉絲創作
線上商城
官方論壇
攻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