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翡翠裝甲 塔里克
金剛芭比 塔里克
血石戰甲 塔里克
泳池狂歡 塔里克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塔里克
瓦羅然之盾 塔里克 Taric
生命:575 (+90 每級)
生命回復:6 (+0.5 每級)
魔力:300 (+60 每級)
魔力回復:8.5 (+0.8 每級)
移動速度:340
物理攻擊:55 (+3.5 每級)
攻擊距離:150
物理防禦:40 (+3.4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智勇雙全 (被動)
每次施放技能後,塔里克接下來 4 秒內的 2 次普攻將會增加 100% 攻速、附加 25~93(+0.15 額外物理防禦)點魔法傷害,減少其它基本技能 1~0.55 秒冷卻時間,並立刻獲得一層星光之觸(Q)充能。
星光之觸 (Q)
被動:塔里克每隔 15 秒獲得「星光之觸」層數,最多疊加 1/2/3/4/5 層。沒有「星光之觸」層數時,此技能無法施放。

主動:塔里克根據累積的星光之觸層數治療自己和周圍友軍,每層回復 30(+0.2 魔法攻擊)(+1% 最大生命)點生命。
  • 消耗:70/80/90/100/110 魔力
  • 冷卻:3 秒
雙星壁壘 (W)
被動:塔里克與連結目標增加(+0.1/0.125/0.15/0.175/0.2 塔里克的額外物理防禦)點物理防禦。

主動:塔里克與一名友軍連結,使自己與目標獲得最多可吸收(+8/9/10/11/12% 目標最大生命)點傷害的護盾,持續 2.5 秒或直到護盾破裂。

塔里克的所有技能都會同時施放於塔里克和與連結的目標身上。連結效果會持續到塔里克將技能施放在其他友軍身上,或直到兩人距離過遠為止。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15 秒
  • 射程:1000
失能眩光 (E)
延遲 1 秒後,塔里克朝目標方向發射出一道天體能量,對所有擊中的敵人造成 105/150/195/240/285(+0.5 魔法攻擊)(+0.3 額外物理防禦)點魔法傷害,並暈眩 1.25 秒。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17/16/15/14/13 秒
宇宙光彩 (R)
塔里克呼叫星體保護,在 2.5 秒延遲後,他和鄰近的友方能免疫傷害,持續 2.5 秒。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60/130/100 秒
故事

「最好的武器,即是美麗本身。」


塔里克是保護者英魂的化身,身懷強大的力量,守護著符文大地上的愛、生命與美。因為曾經背棄了自己的職責而從他的家鄉:蒂瑪西亞被流放。塔里克前往了巨石峰尋求心靈的救贖,卻在山頂上發現了自己更高的使命。受到巨石峰古神的召喚,瓦羅然之盾決心挺身而出,對抗虛空生物的入侵。

背負著成為蒂瑪西亞忠實守護者的使命,塔里克被期望為國王和國家無私地奉獻自己的生命;然而他視自己為一名守護者,他從不認為自己只能保護某些特定的人 ─ 不管那是一個理想、一件藝術品,或一個陌生人。每樣事物都是值得的,每件東西都有美麗之處。

大多數塔里克的同儕都專注在武術的精進上(對塔里克來說則是渾然天成的技能)。比起那些無止盡的武鬥拼搏,年少的塔里克更好奇的是那些賦予生命意義的事物。

以塔里克在蒂瑪西亞軍隊中的地位和職責而言,這本應是不受世人所容的行為;但由於他對於愛、美麗與生命的追求,他受到眾人的喜愛,並發揮他心中的光輝與熱情來溫暖他所遭遇的每一個難題。即使當這些都不管用時,他仍然能夠使用手上的戰槌和劍柄做為最後手段。

隨著他感興趣的範圍越來越廣,塔里克開始會缺席格鬥課程。取而代之地,他會在叢林裡溜躂、尋找著罕見動物的蹤跡、在少有人至的小酒館裡消磨時間、坐著聆聽旅人彈奏的民謠曲目;不參加重要的會議,卻騎上馬背,到杳無人煙的鎮邊觀看夜晚的銀河。對塔里克而言,如此的行為與其他同儕們所做的正式訓練並沒有什麼不同,但他的上級卻不以為然。

塔里克隨性的性格、不遵守命令以及對長官的蔑視,終於讓他的家人、他的君主、特別是他的老友蓋倫忍無可忍。大家都僅僅視塔里克為一個迷人的平凡戰士,但蓋倫卻了解他真正的能耐 ─ 一個有潛力成為蒂瑪西亞最偉大英雄的男人。而塔里克並不正視自己能力的態度,使蓋倫非常不悅。

最後,就連他的朋友都不再為他說話了,塔里克的軍旅生涯前途堪慮。不斷被降職之下,塔里克在蒂瑪西亞的地位日漸低下;最後,他指揮著一組軍紀鬆散的小隊,在國土邊疆防守著一座幾近廢墟的堡壘。在風吹雨打、不眠不休數週的固守後,由於沒有任何威脅的跡象,塔里克決定讓他的手下好好休息,並孤身前往附近一處傳說是獨眼巨人遺跡的建築遊歷。

在晨光灑進寺廟的天井時,塔里克動身回營。然而他回到營區卻發現,所見之處橫屍遍野,屍體上有著明顯的虛空生物齒痕。

這一次塔里克徹底地對不起他的手下、他的國家、和最重要的 ─ 他誓言守護生命的許諾。

蒙羞地回到蒂瑪西亞,塔里克的官階被剝除,並由蓋倫宣判將服「石冠」之刑。那是將失職的士兵流放到巨石峰中的酷刑,由於從來無人能夠生還,其與死刑並無二異。

塔里克暗自決定,無論如何,他要爬到峰頂,以清贖他所犯下的過錯。

爬山的過程中,好幾次他幾乎無法支持下去;但他克服了痛苦、超越了記憶與過去的鬼魂,以及那些在山上等著他的重重考驗。

在他到達峰頂時,塔里克看到了無數個平行宇宙,每一個都包含了一個全新、卻又令人膽寒的視界。在那裡,塔里克看見了許多無人保護的生命落入慘劇之中;他看見阿拉巴斯特圖書館在火海中被吞噬,而他頭也不回地衝進去試圖拯救所有重要的詩歌集和文學作品;他在寒冰護衛將最後一頭山神獸拋下懸崖時,奮不顧身地跳下深淵中試圖拯救。在諾克薩斯的檀木大門、蓋倫殘破不堪的軀殼前,塔里克痛苦地跪下雙膝;但在諾克薩斯的戰士們向前湧上時,他毫不遲疑地舉起他的盾,擋下所有迎面而來的攻擊。塔里克將蓋倫從大門前救走,邁步前往蒂瑪西亞。即便身上負擔沉重,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回到蒂瑪西亞領土,在那等著的,只有死刑一途。邊走著,他抬起頭,凝視著在諾克薩斯血染大地之上的星空。

在幻覺中,他完成了他的審判。塔里克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正站在巨石峰的尖端,而他並不是只有一個人。

在他面前站著一個人類樣貌的東西,塔里克總覺得異常地熟悉。

它的聲音如同山間的強風般,以化成千絲萬縷的耳語傳入塔里克的耳邊。雖然每個單字他都不明白其中意義,但其訴說的內容塔里克卻再清楚不過。

它自稱為「守護者」。

受到塔里克堅定的意志感動,這個來自異界的生物決定給予此名過往的蒂瑪西亞英雄一個全新的化身、在他體內注入永恆的力量。「守護者」知道塔里克一生的經歷,而塔里克也在不知情間一步一步帶領自己走向山頂的路。

「守護者」的耳語逐漸消散之際,塔里克聽到了最後指令:他將成為瓦羅然的甲冑,協助人類對抗來自虛空的可怕生物。

隨著力量和目標,塔里克重生了,隨之而來的是看似不可能的挑戰和他誓言完成的重責大任 ─ 一這個世界最強韌的守護者。
 
 

不速之客


我看向四周曾經豐沃的土地,現在早已佈滿了戰爭的傷痕。

生命的逝去是令人惋惜的,但我無力阻止自尋毀滅之人。那些年輕的生命、為父為母之人、那些個美好的未來啊。而蒂瑪西亞和諾克薩斯還仍不知所謂地爭戰不休著。

許許多多的軍人為了他們心裡存有的崇高理想而存在著;為了一片土地,他們能夠不計代價地傷害自己,卻完全不了解這樣做的意義為何。兩軍交鋒,其實只為了完成他們屬於各自的死亡之舞。

我能夠試著和他們講道理,請他們把爭鬥帶到別的地方去,但我的老君主卻視我為叛徒、鬼神一般的存在,而諾克薩斯人…諾克薩斯人並沒有什麼耐心。

我的武器 ─ 機智、魅力,和溫暖 ─ 在這個絕望的大熔爐中,可說是毫無用武之地;所以我將那些會減緩我速度的人推開,將那些阻擋在我面前的人剷除。在我前往目標的途徑上,有各種各樣的考驗等待著我。

而在一團混亂之中,有一道光芒呼喚著我的名字 ─ 那是一股即將破土而出的脆弱生命,勇敢地佇立著,不受周遭事物迷惑;而它的美,隨之在其外圍綻放開來。這個小東西已是同種中的最後一朵花,一旦它死去,世上就再也沒有了。我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在我朝他們接近的同時,兩名敵對的士兵停下了動作。他們轉向了我,決定齊心協力對抗這個外來者。

我直盯著兩人眼睛的最深處,而四面八方襲來的冰冷淨是死亡的味道;但我與那些正顫抖著雙手、持劍緩步向我走來的人不同 ─ 我知道我為何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