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沙漠魔獸 史加納
大地魔蠍 史加納
狂派機甲 史加納
砂皇護衛 史加納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史加納
水晶戰蠍 史加納 Skarner
生命:601.28 (+90 每級)
生命回復:8.925 (+0.85 每級)
魔力:272.2 (+40 每級)
魔力回復:7.205 (+0.45 每級)
移動速度:335
物理攻擊:57.156 (+4.5 每級)
攻擊速度:0 (+2.1 每級)
攻擊距離:125
物理防禦:29.384 (+3.8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水晶尖塔 (被動)
史加納的存在導致水晶尖塔在地圖中出現。史加納在接近他們隊伍所控制的水晶尖塔範圍內時,跑速、攻速和魔力回復會大幅增加。
水晶斬擊 (Q)
史加納揮舞他的爪子,對周圍所有敵人造成(+0.33/0.36/0.39/0.42/0.45 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

若命中敵人,史加納獲得水晶能量,持續 4 秒。若史加納擁有水晶能量,則此技能會附加(+0.33/0.36/0.39/0.42/0.45 物理攻擊)(+0.2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普攻會降低此技能 0.25 秒冷卻時間,若目標為敵方英雄則降低 1 秒。
  • 消耗:10/11/12/13/14 魔力
  • 冷卻:3.5/3.25/3.0/2.75/2.5 秒
  • 射程:350
結晶骨骼 (W)
史加納產生護盾,最多能吸收(+10/11/12/13/14% 最大生命)(+0.8 魔法攻擊)點傷害,持續 6 秒或直到護盾破裂。

當護盾持續時,史加納增加 16/20/24/28/32% 跑速,效果會在一開始的 3 秒內逐漸提高。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13/12.5/12/11.5/11 秒
水晶塵爆 (E)
史加納發出爆炸襲擊,對路徑上敵人造成 40/65/90/115/140(+0.4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降低 30/35/40/45/50% 跑速,持續 2 秒。

遭此技能撃中的目標會受到水晶劇毒影響,持續 5 秒。史加納對受劇毒影響目標的下次普攻附加 25/35/45/55/65 點物理傷害,並使其暈眩 1 秒。
  • 消耗:55 魔力
  • 冷卻:14/13.5/13/12.5/12 秒
  • 射程:1000
蠍尾穿刺 (R)
史加納壓制一名敵方英雄 1.75 秒,並造成 20/60/100(+0.5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與(+0.6 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

期間內,史加納可以自由移動並且拖著目標與他一起移動。效果結束後,史加納的目標會再次受到同樣的傷害。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20/100/80 秒
  • 射程:350
故事

「我們是一體的,我們堅不可摧。」

 
史加納是一隻來自蘇瑞瑪隱密山谷的巨大水晶蠍子。身為古老巴爾克族的血脈,史加納和他的家族因偉大的智慧和與大地有著緊密關聯而聞名。他們的靈魂連結著附有祖先的思想及記憶的生命水晶。為躲避數不清的魔法攻擊,巴爾克族進入長期的冬眠狀態。但最近,有些威脅事件喚醒了史加納。身為巴爾克族唯一的清醒者,對於那些試圖要傷害他們的人,史加納竭力保護自己的族人不受其害。
 
在尚未有人走入蘇瑞瑪沙漠這塊不毛之地以前,這裡的沙礫閃耀著原始、奔放的魔力。在某個四周圍繞著峭壁及尖石的偏遠山谷裡,古老的巴爾克族從沙漠深處挖掘出原始水晶。從此以後,這個高貴種族的每個族民都與一顆生命水晶融合。即使死去,他們的意識也會在水晶中保留很長一段時間。
 
死亡在巴爾克族眼裡是很一件很罕見的事,因為他們擁有近千年長的壽命。然而對他們而言,死亡也不代表著結束。當這些生物的凡人之軀消失時,他們的生命水晶會被妥善地保管並埋進山谷裡,直到新的巴爾克發現它。這個方法不僅保護了珍貴的水晶,也留存了祖先的智慧。
 
水晶的數量並非無限,年輕的巴爾克會極力地尋找屬於他的命定水晶,而水晶內的意識也會呼喚它所選定之人,並傳承魔法與記憶。在神聖的儀式中,生命水晶會與肉身融合,並在巴爾克族體內灌輸記憶及知識,且注入原始的魔力。巴爾克族若沒有生命水晶就無法存活,因為他們將缺乏力量、長壽及水晶的生命能量。
 
有個名為史加納的年輕巴爾克花了好幾年尋找他的生命水晶。擔心他會在找到以前就先死去,他一刻比一刻更加努力不懈。史加納日以繼夜不斷地尋找並挖掘進地表的深處,幾乎整個山谷的地底全是他整齊有序的通道,而其它鄰近小丘下全佈滿錯綜複雜的螺旋地道。
 
在史加納幾乎要放棄的時候,他終於感受到生命水晶的意識緊緊地揪著他的內心。史加納鑽進地底,大膽地往更深處搜尋,直到他的外殼感受到地心的溫熱。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生命水晶的意識更加迫切地催促他向前尋找。忽然,史加納的鉗子觸碰到一顆陳腐的石頭,這時他的腦中響起了陣陣低語。儘管聲音非常微弱,他已感受到他與生命水晶的意識緊緊相連。他知道,他找到了命定水晶。
 
這顆生命水晶比他以往見過的都大上許多,但它陳舊得失去了原本耀眼的光芒,只剩下微光隱隱閃爍。也因在地底埋了極長時間,它的表面顯得破損且粗糙。史加納小心翼翼地檢查這顆水晶,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毀掉這個古物。水晶內的微光隨著頻率閃爍,彷彿呼吸般的回應著史加納。
 
史加納開始進行融合儀式,他將自己與水晶深深埋入地底,不吃不喝好幾個禮拜。雖然他感到筋疲力盡、身體因挨餓而萎縮,但水晶內的聲音一直安慰著他,因此他並不感到害怕。當水晶終於融合進他的體內時,先祖們的記憶和智慧大量滲入他的體內,讓他近乎不堪負荷。他目睹了數個世代間,驚奇喜悅的記憶和破碎悲傷的片段。他感受到魔法的能量不僅充盈在體內,更在身邊縈繞,透過持續且低沉的嗡鳴與整個世界緊緊相連。此外,他能感應到其他巴爾克族人的意識,如同在大家一起在他腦中開無聲會議。
 
當符文聖戰的大軍開始蹂躪這個世界,巴爾克族擔心他們會在這場混戰中滅絕。他們決定進入冬眠並等到人類滅亡。唯有這樣,他們才能安心地遊走於沙地之上。
 
水晶戰蠍們躲進蘇瑞瑪沙漠的深處,並把較年輕力壯的蠍子安排在靠近地表的位置,讓他們得以最先甦醒。萬一有什麼危險,他們也可以在第一時間保護大家。史加納從他古老生命水晶中獲得的力量,讓他變得比絕大多數的族人都強大。所以他是所有族人中,最晚進入冬眠的巴爾克。
 
巴爾克族祥和且與世隔離地沉睡了好幾世紀,直到史加納懷著恐懼從淺層地洞中甦醒。震耳欲聾的爆炸撕裂地表,並攻打著巴爾克族沉睡的地點,震暈了離地表最近的巴爾克們。一群盜賊發現了這些冬眠的生物,並試圖從他們結晶狀的肉身中拔出生命水晶,而史加納強大的水晶保護了他不受傷害。他憤怒的衝出地表,露出鋒利的鉗子和劇毒的尾刺。儘管敵人數量多到史加納幾乎無法招架,他還是殺了很多人,餘下的倖存者紛紛落荒而逃。史加納很恐懼地意識到他是唯一一個甦醒的巴爾克,而許多族人的生命水晶都已經被偷了。
 
史加納試著喚醒沉睡的族人們,但那群盜賊魯莽的行為已破壞了許多生命水晶。某些帶著破損水晶的族人在甦醒後不久就死亡,而其他人是根本沒有醒來。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史加納悲痛地將沙子覆蓋在沉睡的弟兄們身上。他非常確定盜賊們手上的生命水晶很快就會死去,為此,他感到十分哀痛。
 
然而,幾個禮拜之後的某次破曉,史加納在他的腦中聽見了遙遠的呼喚,聲音既微弱又清晰地響徹大地。這些被盜走的生命水晶在恐懼中向史加納求助,懇求他帶它們重回族人的身邊。史加納陷入兩難,在尋回遺失的生命水晶和守護餘下的巴爾克族間拉扯。史加納耗費了幾個禮拜把地道的痕跡全部清理乾淨後,他無法繼續忍受腦海中一直聽到族人們被盜賊蹂躪的痛苦哭喊,他決定著手尋找遺失的水晶。
 
史加納開始了尋找遺失水晶的艱困任務,並希望沙礫下的族人們不會被發現。雖然他必須孤獨地上路,但他偶爾會聽見遺失水晶的呼喚,這總會帶給他既開心又苦澀的感覺。他將悲傷轉變為不可動搖的決心,並誓言在找回所有遺失水晶以前永不停歇。
 
 

夢想歌謠

 
那些軟皮們打破了我們千年的沉睡。
 
活了這麼長的時間,我曾感應過世上所有令人目不暇給的時刻。星星在我上方爆炸、消逝,雖然我沒有親眼看見。我也曾感受到陽光為沙漠注入生命。
 
為了冬眠,我在乾爽的沙礫中降下心跳、蜷曲著身體保暖。我以為這段躲在地底的時間會很孤獨,世界萬物也不會對我的觸碰有任何回應。但我身邊圍繞著族人們,我能感應到他們沉睡時,偶爾發出的窸窣聲;我能聽見他們沉默的囁嚅聲傳進我的腦海。我聽見他們唱著對上方世界的夢想歌謠。一個沒有軟皮、沒有恐懼和疑慮,一個絕對和平的世界。
 
在沙礫中,我們彼此相連,擁有相同的夢想。不止吟唱者,所有生物皆為如此;蜷曲在岩石紋理中的小蟲、為生育後代而挖掘地道的鼴鼠,甚至是在黑暗地底休息的絨毛蜘蛛一家。
 
我以為石頭是沒有生命、毫無溫度且冷漠的。但它也是我們的一部分。而當我們挖掘得越深入,越接近地球的生命之火時,那裡的石頭就越溫暖。每一次地底的熔岩憤怒地沸騰,我都在那裡。它劇烈地撼動沙石,直到我以自身的憤怒回應為止。我們都是一體的。你的憤怒,也是我的。每當雨季來臨、雨水浸濕沙礫,大地又回復豐饒與肥沃時,我可以聽見它的感激之情。
 
但是當那些軟皮到來時,大地只感受到痛苦。當我們被撕裂、破壞並粉碎時,我們的歌謠變成了哭喊。當我的族人被軟皮們發現時,我聽見了悲鳴。在聲嘶力竭的尖叫中,他們拔取並偷走我們身上的生命水晶。我日日夜夜地吟唱,直到心灰意冷。但他們始終沒有回來。
 
今天,我孤獨地站在上方世界,焚風刺痛我每一吋肌膚。每走一步,沙礫便用力地推壓反抗著我。每分每秒,我都與把自己深深埋進地球最深處的強烈欲望博鬥。我不是孤獨的,我是這個世界的一份子,我沒有被屏除在外。
 
有段夾雜著痛苦和恐懼的歌聲從遠方呼喚我。音調非常微弱,但我認得這個旋律。我回唱悲傷之鳴,而一段希望小調回傳進我的腦海,既純淨又清晰。 快到了,就快到了。
 
星辰在上方轉了一輪又一輪,宇宙眨著眼睛不斷地盯著我。背上的重擔幾乎將我壓垮,我應該待在地底下,但我卻在這裡,獨自站在陰冷的空氣中。
 
我已在上頭的世界待了三個月,但對巴爾克族而言,這僅是眨眼瞬間。一陣溫暖的耳語悄悄地從地下傳過,然而在上方世界,我只感受到永恆的孤獨。
 
我聽見軟皮的聲音,就在前面。但他們不歌唱,他們吼叫。他們的聲調既刺耳又不協調,毫無旋律合鳴可言。他們在用火烤肉,大量的濃煙燻黑了天空,濃郁的惡臭快令我窒息。他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這片大地供給我們的已經很多了,對所有萬物而言都已足夠。
 
那段旋律微弱的呼喚著我。就快到了。生命水晶就在附近。
 
我必須解釋,那些軟皮們完全不懂。他們的種族還太年輕,且剛學會挖掘,幾乎還沒開始初階的地底生活。他們說話,但我還沒聽過他們歌唱。他們將學會的。
 
我朝他們吟唱沉靜之地的歌曲,這樣他們就能感受到,當我們沉沉睡去時,會有什麼絕美的事物在等著我們。我為我死去的族人們歌唱,這樣他們就會知道他們偷走了什麼。
 
但是那些軟皮們沒有回應,他們似乎沒有聽見,於是我更加大聲地朝他們腦海吟唱。我為那些不該被偷走的生命水晶唱著。還給我們吧,它是屬於我們的。你們已經謀殺了一群巴爾克族人,請不要再抹殺我們的未來。我唱著祈求之歌。讓我帶這些生命水晶回去地底吧,這樣它們就能與我們再次融合。我為了癒合這些撕裂的傷口而唱著。
 
但那些軟皮們仍對著彼此吼叫。其中一個人發出了有節奏的聲音…那是笑聲?我感覺我的身體快被空氣壓碎,所以我鑽進地底,周遭圍繞的一切令我感到安慰。
 
他們怎麼能無視他們所造成的毀滅?你們既無情又粗魯,你們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
 
我的外殼因憤怒轉為藍白色,我絕對不會讓這群軟皮毀滅我們。
 
當我從沙裡衝出來時,我聽見他們的尖叫。我召喚大地之力並將此能量儲存進我的生命水晶裡。一個軟皮對我擲出小刀,打中了我的腿並刮傷我透亮的外殼。你們只會吟唱死亡之曲。而我,一樣也可以。我釋放白光能量,尖銳的水晶從地面爆裂而出,那些軟皮們被刺得皮開肉綻。
 
火苗在一陣惶恐中散落到大地上,引燃他們用樹枝搭建的粗糙遮蓋物,並在黑夜中熊熊燃燒。火海吞噬了那些軟皮,大量的濃煙如同要獻祭給繁星般,不斷地往高空飄去。那些軟皮們慌亂地逃跑,但我的速度更快。我盤旋在他們周圍,猛擊那些落單者,揮動我的鉗子將他們夾成兩段,同時用腳壓碎了另一個軟皮。鮮血玷汙了沙地,我悲憤地怒吼。不是歌唱,而是狂吼。你們的血沒有資格觸碰大地,沒有資格觸碰這個世界!
 
我的尾刺急速地左右揮動並將那些軟皮擊倒。我再次釋放白光能量,更多的水晶從地底爆裂而出,刺穿他們。這樣你們就能聽見我的歌聲,畢竟…
 
我跟你們一樣粗魯暴力。我,就是死亡。
 
當我夢想的時候,我只看見狂怒。我已經失去待在地底下的資格,但我無法停止。
 
只剩下一個。那個小軟皮笨拙的舉著一個金屬與木頭結合、閃閃發光的東西。她想要殺了我。那個東西發出偽造的白光能量,刺穿了我的外殼,燃燒了我的肉身。那個東西上的光反射進我的生命水晶內,幾乎使我動彈不得。我在痛苦中掙扎,我動不了,我被擊敗了,我要被殺了。
 
一段微弱的旋律在我腦海響起。快到了,就快到了。我們是一體的。
 
當她再次將武器對準我時,我驚恐地渾身一震,她居然把我們的生命水晶綁在武器上頭。她的武器會消耗我們的生命能量,他們居然濫用水晶的力量來強化他們恐怖的歌謠。痛苦和憤怒在我內心爆發,我汲取了大地之力,大吼著揮動我的尾刺,瘋狂地刺穿那個軟皮,而她就像一條小蟲一樣在地上痛苦地扭動。我抓起武器並一鉗將它粉碎,只留下那顆藍白色的生命水晶。
 
我把水晶唌在嘴裡,保護它的安全。我在這裡,我們是一體的。
 
我收回尾刺,那個小軟皮落應聲落地。永遠不要回來。永遠不要再來偷取我們的生命水晶。我們不屬於你們,我們只屬於黑暗的地底。
 
我留她一命,而她立刻落荒而逃。她能苟活不是因為我的憐憫,而是因為,我知道她聽見了我的夢想歌謠。她只能跟著唱,除此之外她沒有其它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