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諾克薩斯 波比
甜點精靈 波比
打鐵宗師 波比
聖誕玩偶 波比
聖潔騎士 波比
血色戰錘 波比
星光少女組 波比
鈴鐺雪鹿 波比
海克斯科技 波比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波比
聖槌守護者 波比 Poppy
班德爾城
生命:540 (+90 每級)
生命回復:8 (+0.8 每級)
魔力:280 (+40 每級)
魔力回復:7 (+0.7 每級)
移動速度:345
物理攻擊:64 (+4 每級)
攻擊距離:125
物理防禦:38 (+3.5 每級)
魔法防禦:32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鋼鐵使者 (被動)
每過 16/13/10 秒,波比普攻時投擲圓盾,獲得額外的攻擊距離並附加 20~180 點魔法傷害。圓盾會掉落在附近,持續最多 4 秒。

波比能撿起圓盾並獲得相當於 15/17.5/20% 最大生命的護盾,持續最多 3 秒。若敵人走過,則會破壞圓盾。

若鋼鐵使者擊殺目標,圓盾會自動飛回波比身上,而不是落至地上。
戰槌衝擊 (Q)
波比砸碎地面,對所有擊中的敵人造成 40/60/80/100/120(+0.8 額外物理攻擊)(+8% 目標最大生命)點物理傷害,並減少 20/25/30/35/40% 跑速。

短暫延遲後地面崩潰,再次造成相同傷害。
  • 消耗:35/40/45/50/55 魔力
  • 冷卻:9/8/7/6/5 秒
堅定不移 (W)
被動:波比獲得額外 10% 物理防禦和魔法防禦。當波比生命低於 40% 時,效果加倍。

主動:波比獲得額外 30% 跑速,持續 2.5 秒。當使技能啟動時,她立起一個魔法護盾,阻止敵人衝刺並造成 70/110/150/190/230(+0.7 魔法攻擊)魔法傷害。
  • 消耗:50 魔力
  • 冷卻:24/22/20/18/16 秒
英勇衝鋒 (E)
波比擒抱一名敵人,造成 60/80/100/120/140(+0.5 額外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並將目標往前推擠。

若目標撞上地形障礙,則會再次受到相同傷害,並暈眩 1.6/1.7/1.8/1.9/2 秒。
  • 消耗:70 魔力
  • 冷卻:14/13/12/11/10 秒
  • 射程:475
守護者裁決 (R)
波比開始為驚天一擊聚氣,減少自身 15% 跑速,持續最多 4 秒。若中斷施法,則減少 75% 此技能的冷卻時間。

第二次施放時,波比砸碎地面放出一股衝擊波,造成 200/300/400(+0.9 額外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並將技能範圍內的敵方英雄往敵方基地擊退一大段距離。

波比擁有擊退目標的視野,目標在空中時會變為無法指定為目標的狀態。擊退距離隨著聚氣時間增加,若幾乎未聚氣,則會原地擊飛目標;若未完成聚氣,造成的傷害與滯空時間都會減半。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40/120/100 秒
故事

「我不是什麼大英雄,只是一個拿著槌子的約德爾人。」

 
符文大地從來不缺英勇的英雄,但是只有少數像波比一樣頑強。身背一把有她身體兩倍大的戰槌,這名意志堅定的約德爾人花了無數年在尋找「蒂瑪西亞的英雄」,一個傳說中能夠使用她的武器的天生戰士。
 
正如傳說中所描述的,這名英雄將會是唯一能夠解開這把戰槌完整力量之人,並能帶領蒂瑪西亞走向光明的未來。雖然波比走過王國中大大小小的地方來尋找這位傳說中的戰士,但是她的任務卻遲遲沒有結果。每次她找到看似有潛力的英雄,並把戰槌交付給他們時,結果卻反而造成大災難,有些時候甚至會害死他們。一般人早就會放棄像這樣艱鉅的任務,但他們並沒有這位女英雄的不屈不撓和努力不懈。
 
波比曾經是個非常與眾不同的約德爾人。從她有記憶以來,她就一直為了這個目標在四處找尋著。其他喜愛混亂又調皮的約德爾人跟她完全不相同,她更喜歡具有組織性的事物。而這個偏好驅使著她來到了西瓦羅然,記憶中她曾看過許多熙熙攘攘的車隊在此絡繹不絕。這裡的許多人看起來邋遢又疲憊,然而他們卻是在為了更好的生活努力著。
 
然而有一天,有一群不太一樣的隊伍旅行經過。不像其他的旅行者,這些人看來是有其目的。他們早上總是在同樣的時間起床,被同樣一種號角聲叫醒;在每天的同一時間用餐,通常幾分鐘就用餐完畢,用一種極有效率的速度搭建完他們的營地。
 
約德爾人用他們與生俱來的魔法來創造神奇的事物,人類則用紀律與團隊合作來達到一樣的目標。他們就像精密機器裡的每個小齒輪,藉此來做到一個凡人所不能做到的事。對波比來說,這比世界上任何的魔法都要來得神奇。
 
當波比在自己的藏身處默默觀察著這些人的營地時,他看見了在帳篷中閃閃發光的一副鎧甲。那個人就是這群人的指揮官,穿著閃耀的鑲鐵鎧甲。這個男人的名字叫做奧倫,而他的存在在那群人中顯得格外有份量。如果有人失去了士氣,他總是能夠鼓舞他們;如果有人累壞了,他則能讓他們重振旗鼓。波比在他身上看到了類似約德爾人的魅力,不過這股力量不是魔法。
 
波比跑近了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些。然而在她回過神來時,她人已在尾隨著這名指揮官,彷彿是命運吸引著她似地。在奧倫帶領著他的軍隊進行訓練時,她在一旁默默地觀察著。他並不算特別大塊頭,然而他卻不可思議地能將手中那把大得嚇人的戰槌揮舞得十分生動。到了晚上,波比入神地聽著他和營隊中其他長者的討論。她聽見他們打算冒險前往西方,並建造一座永久的居留地。
 
波比的心中充滿了許多疑問。奧倫要去哪裡?他是從哪裡來的?他是如何領導著這一群井然有序的旅行者?還有,他們願不願意讓一個約德爾人加入呢?就在這個時候,她下了或許是她此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決定: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她在人類面前現身,也是她第一次真正與人交談。
 
她的自我介紹顯得有些滑稽 ,奧倫對她的疑問正如她對奧倫的疑問一樣多。但很快地,他們兩人就形影不離了。他成為了她的導師,而她則是他的崇拜者。在訓練場時,波比是一個十分優秀的陪練員,也是在奧倫的營下唯一敢與他對打的人。她從不會對他低聲下氣,總是會對奧倫提出一些孩童般的純真問題,從不認為遵守指令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她陪伴著他到了準備興建營地的地方,一個叫做蒂瑪西亞的新興國度,無論國家或背景,只要願意為了美好的將來共同努力,他們歡迎所有人。
 
奧倫很快地受到了王國上下的愛戴。雖然僅有少數人曾看過他揮舞戰槌 ─ 那把他總是背在背上的戰槌 ─ 而這把戰槌很快也成為了這個強盛國家的象徵。人們傳說這把戰槌有著能夠撼動群山、擊碎大地的力量。
 
奧倫在臨死前將這把戰槌和他對這個國家未來的寄望留給了波比。就在這個時候,他將這把武器的秘密告訴了波比,也告訴波比這把武器其實並不是為他而打造。他向波比解釋這把戰槌其實是鑄給蒂瑪西亞的英雄 – 唯一能夠領導蒂瑪西亞繁盛之人。在他即將嚥下最終的一口氣時,波比向他發誓她會找到這個英雄,並將這把武器交到他的手中。
 
但波比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就是奧倫所說的這個英雄。
 
 

怪物殺手

 
就算牠即將要襲擊波比,波比對眼前的這隻野狼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牠的毛皮上還沾著先前戰鬥中的殘渣,而約德爾人並不想成為下一個。她可是鼎鼎有名的怪物殺手,在她找到她所要尋找的人之前,她可沒打算就這樣死去。
 
「你最好退後一點。你會死,」波比舉起她的戰槌,對野狼示意。
 
但這隻野狼絲毫沒有退意,牠憤怒地衝向波比。這時波比瞥見了野狼嘴邊的泡沫,才發現這個野獸並不是被飢餓或是地盤意識所激怒;牠是受到了巨大的痛苦,牠渴求的是解脫。野狼跳向了她,殺與被殺,牠已有決心。
 
波比揮動她的戰槌,用盡每一吋的力量來揮動這把重量龐大的武器。她的攻擊立刻擊碎了這頭野獸的顱骨,結束牠的痛苦。波比並不感到開心,但是這樣的結果對她和對野狼來說,都是最好的。
 
約德爾人看了看四周空曠的草地,沒有找到其他任何打鬥的痕跡。她已經跑遍了整個荒野,追蹤每個傳說,期待著這次要找的英雄就會是她尋覓多年,那個傳說中的英雄。但到目前為止,她所找到的都僅僅是野狼、飛龍和攔路霸,而她為了自衛,不得不殺死牠們。
 
她花了好幾週在蒂瑪西亞邊境的村莊與村莊之間旅行。她用她的小腳走得飛快,但是這個英雄似乎永遠都更快她一步;一路上除了他的英雄事蹟之外,沒有留下其他東西。對一個約德爾人來說,時間的逝去對他們幾乎無感,但即便是波比,這場搜索也已顯得有些太長了。
 
有一天,當她開始懷疑自己和她的使命時,她在路旁發現了一張小告示:
 
「歡迎參加怪物殺手慶典!」
 
這是一場向波比在尋找的那些怪物殺手致敬的慶祝儀式。如果說要上哪才有最大希望找到那個英雄,波比認為絕對就在這裡。他說不定會露面,那麼她就能夠親自確認他是不是能夠將奧倫交給她的戰槌托付給他的人。這樣邊想著,她的腳步也輕快了起來,大步地朝向這場慶典前進。
 
波比抵達村莊時顯得有些焦慮,四處懸掛的旗幡宣告著這天的慶典活動。理想來說,在這樣的慶典中,她通常都會提早一些到,並找到一個遠離人群的好位子,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但是活動會場早已經擠滿了觀眾,波比幾乎無法穿過人群。她推擠著走近村民的腳邊,大多數的人幾乎沒有注意到她。
       
「如果那時候我在的話,我會請他一杯啤酒,」 有個聲音從她上方傳來。「他救了我的羊。」
       
波比的心跳加速,每次她聽到有關這個英雄的傳說時都會這樣。
 
如果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呢?她心想。
 
但在內心深處,波比有了另外一個問題。如果她失去了這把武器,她該怎麼做?她能夠找到另一個目標嗎?身為一個約德爾人,沒有目標似乎有些可悲。她制止了自己繼續想下去,並專注在她的任務上。
 
這個迷你勇士終於想辦法到了會場的後方。她找到一個方便攀爬的高大路燈,躲在人群的視線之外。她爬上了路燈,高度剛剛好。
 
波比來得正好。在會場的最遠處,一名司儀與許多蒂瑪西亞的官員站在台上,而在他之後,有一個高大的身影,披著儀式用的白布。
 
即使是有著約德爾人的強大感官,波比只能勉強聽見這個司儀所說的話。他正在說關於一個怪物殺手,還有他從狼人、飛龍、和盜賊的手中救了無數的村莊。他說即使這個英勇的英雄選擇不讓世人得知他的名號,大家仍應該慶祝這個英雄的偉大事蹟。幾週前,這個英雄曾經在尤文戴爾附近被看見,有一名目擊者看到了這位英雄,並描述出他的長相。司儀將身後的白布扯下,顯露出一具巨大的石雕像。
 
波比在看到這名英雄的樣貌之後興奮得差點昏了過去。他長的就是蒂瑪西亞戰士的標準樣貌 ─ 七呎高,身裝重甲,身上布滿結實的肌肉。在他身下的則是被他屠殺的狼屍體。
 
就在這個模樣被波比在心中牢牢記下時,她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小孩的聲音。
 
「爸爸,你看,是那個怪物殺手!是那個雕像刻的人!」一個有著大眼睛的女孩說。
 
波比看見那個女孩指著她的方向。波比立刻環顧四周看看那個怪物殺手是不是就在她的附近,但卻沒有看見任何人。
 
「不對,小姑娘,」女孩的父親說。「那個不是怪物殺手,她比雕像小了一倍。」
 
小女孩和她的父親很快地走回了市集去參加各式的慶典活動。
 
在雕像前的人群消散之後,波比向前靠近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她終於能夠看清楚整個大理石雕像的細節。他的頭髮很長,綁成兩個平均的馬尾。看得出來他的手身經百戰,而在他的兩手之中,握著的是巨大的戰槌,與奧倫給她的那把如出一轍。如果王國中真的有這樣的一個英雄,波比可從來沒看見過這樣的人。
 
「他就是我在找的那個人,」波比說。「希望一切都還沒太遲。」
 
她轉身快速地離開了宴會會場,走上前往尤文戴爾最快的捷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