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斯巴達意志 潘森
肌肉猛男 潘森
珀爾修斯 潘森
鐵甲勇士 潘森
寬刃巨劍 潘森
弒龍壯士 潘森
除屍肌 潘森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潘森
戰爭之王 潘森 Pantheon
巨石峰
生命:579.16 (+87 每級)
生命回復:7.84 (+0.65 每級)
魔力:317.12 (+31 每級)
魔力回復:7.355 (+0.45 每級)
移動速度:355
物理攻擊:55.572 (+2.9 每級)
攻擊速度:-0.03 (+2.95 每級)
攻擊距離:150
物理防禦:27.652 (+3.9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聖盾庇護 (被動)
每攻擊或施法 4 次後,潘森就可以格擋下一次普通攻擊或防禦塔攻擊。
長矛飛擲 (Q)
潘森投矛攻擊敵人,對目標造成 65/105/145/185/225(+1.4 額外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

若目標符合穿心長矛的被動條件,則此技能造成額外 50% 傷害。
  • 消耗:45 魔力
  • 冷卻:4 秒
  • 射程:600
聖盾打擊 (W)
潘森跳向目標發動盾擊,造成 50/75/100/125/150(+1.0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暈眩目標 1 秒。同時,聖盾庇護的冷卻時間也會刷新。
  • 消耗:55 魔力
  • 冷卻:13/12/11/10/9 秒
  • 射程:600
穿心長矛 (E)
被動:潘森可以感受到敵人的弱點,對生命低於 15% 敵人的攻擊會 100% 暴擊。

主動:潘森使用長矛向前方錐形範圍發動三連擊,持續 0.75 秒。每一擊造成 13/23/33/43/53(+0.6 額外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對英雄則造成雙倍傷害。
  • 消耗:45/50/55/60/65 魔力
  • 冷卻:10/9/8/7/6 秒
  • 射程:600
墮天一擊 (R)
潘森蓄積力量 2 秒後騰空而起,1.5 秒後轟擊目標區域。對區域中心敵人造成 400/700/1000(+1.0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對區域邊緣的敵人只會造成 50% 傷害,並且降低他們 35% 跑速,持續 1 秒。

若在騰空前取消技能,則冷卻時間變為 10 秒。
  • 消耗:125 魔力
  • 冷卻:150/135/120 秒
  • 射程:5500
故事

「像你這樣的貨色再來上百個都沒用;我要的是一個真正的對手,才夠格和我打出一場能流傳千古的戰役。」


那個名叫潘森的英勇戰士是戰役中勢不可擋的勢力。他在拉克爾附近出生、巨石峰側成長,在一次成功攀爬巨石峰最險峻的一側並受族人認可後,他被選為戰爭之神的化身;渾身充滿有別於常人的力量,他無畏地在巨石峰挑戰來人,所經之處無不屍橫遍野。

亞崔斯是一名自傲的年輕拉克爾勇士,以夜空中四顆形成戰士座的星宿之一為名,而戰士座本身象徵的就是為人廣知的潘森。亞崔斯在巨石峰的年輕戰士中,並不是身手最敏捷或是最強壯的;他沒有高超的劍術,射箭跟舞動長矛的資質也是平庸之材。不過,亞崔斯非常耿直而充滿決心,他的耐力在同儕中更是無人能及。在每天破曉之前,當其他人還在熟睡之際,亞崔斯獨自起床,在巨石峰那詭變多端的小徑上奔跑鍛鍊;夜裡,他總是練習到同伴都離去了,自己的手也被武術訓練累得抬不起來才離開。

亞崔斯與另一名叫做派勒斯的年輕的拉克爾勇士之間有著激烈的競爭;派勒斯出生在享有聲譽的戰士家族中,他擁有高超的武術技巧、強壯的體魄與討人喜歡的個性。派勒斯似乎命中注定要成為一名偉大的戰士,沒有任何與他同齡的人可以在競技場中勝過他;只有亞崔斯不放棄挑戰派勒斯,就算被一次又一次地擊倒,他仍然從地上撐起滿是淤傷和被血漬覆蓋身子繼續進行對打。這種不屈不撓之舉獲得了訓練勇士的訓練者們的尊敬,但是派勒斯卻將這種不退縮的挑戰視為對他不敬的反抗。

亞崔斯受到同儕的排擠,並常常被派勒斯的跟班們痛毆,他都用強韌的耐力跟回復力撐了過去;關於自己被排擠的事情,亞崔斯對家人隻字未提,他知道這只會讓家人感到難過。

在某次早晨的冬季巡邏中,年輕的戰士與其訓練者們從村落出發,恰巧遇上了拉克爾的前哨兵營;那裡變得像一片廢墟般凌亂,還因為起火燃燒冒出了濃煙,雪地上沾染了大片鮮血,屍體橫陳在地上。戰士們匆促地準備撤退,但一切為時已晚……敵人已經找上門來了。

全身以動物皮毛與重裝鐵甲覆蓋,入侵者從雪堆下方竄出,斧頭上閃著寒光。在場所有的年輕戰士都並未完成訓練,而他們的訓練者又已兩鬢灰白,早就過了戰鬥的全盛時期;但在自己倒下前,訓練者用盡全力拚搏,還是殺死了幾個入侵者。無奈襲來的敵人在數量上獲得壓倒性的優勢,拉克爾戰士一個接著一個被無情地殺死。

派勒斯與亞崔斯兩人背靠背奮戰著,這兩名僅存的拉克爾戰士依舊不屈地站著,兩人身上都負傷並且血流不止;這場戰鬥照理來說再過不久就會結束,但他們兩人知道一定要警告村子有外敵襲來。亞崔斯拔出自己的矛刺向敵人的喉嚨,派勒斯在他身後也殺了兩個入侵者,剛好製造了一個空隙;亞崔斯叫派勒斯快點去回村莊去,由他來負責拖住敵人。在刻不容緩、也沒有時間可以爭辯的情況下,亞崔斯已經衝向入侵者,派勒斯轉身就跑。

亞崔斯奮勇作戰,但是重斧無情地猛擊他的胸膛,他最終還是被放倒,漸漸失去了意識。

當他再次緩緩甦醒,發現自己並沒有死而是還待在他倒下的那座山上時,太陽早已落到環繞的群峰之下。他身上覆蓋了一層薄薄的雪,在全身麻痺加上意識不太清楚的情況下,他強逼自己用雙腳站起,從戰敗的拉克爾戰士屍體中蹣跚穿過。亞崔斯此時看見了最糟的情況 ─ 派勒斯躺在某處的路上,背後砍進了一把飛斧;警告的訊息終究沒來得及傳到村莊。

亞崔斯吃力地移動到派勒斯身邊,發現他的死對頭竟然還活著,但是身負重傷。亞崔斯將派勒斯舉到肩膀上,緩慢地走回村莊。三天後,他終於抵達了村莊外圍,並且累得昏死了過去。

亞崔斯醒來後發現派勒斯正注視著他,他身上的傷口都已經妥善地縫上並且包紮完成。正當他慶幸村落沒有受到攻擊的同時,對於日輪長者們沒有派出拉克爾傭兵隊找到並殺掉入侵者這件事他相當意外;長者們選擇防禦村莊,避免任何可能再次來臨的襲擊。

接下來的幾個月,亞崔斯與派勒斯變成了最親近的朋友,以往的不愉快都煙消雲散。他們兩人康復後將精力與決心放在訓練上,但同時亞崔斯對於日輪的憎恨卻逐日增長;他認為保護拉克爾最好的方法就是主動尋找潛在的敵人,並且摧毀他們;但是新任的日輪戰士領袖雷歐娜 ─ 她出身自亞崔斯的部落,提倡的並非主動攻擊,而是著重於保護鞏固村落,這種防護方式讓亞崔斯感到既弱小又被動。

如同所有年輕的拉克爾戰士一般,亞崔斯與派勒斯都是從小聽著爬上巨石峰的英雄如何獲得神力的故事長大的;在他們兩人經歷過了艱困的拉克爾戰士考驗後,便開始認真地訓練自己該如何登上巨石峰。亞崔斯希望可以獲得更強的力量,既然日輪組織不願主動採取行動,那他決定靠自己找出那些入侵者並且打敗他們。

只有最強壯的戰士才膽敢攀登巨石峰,上千名登山的戰士中能看見峰頂的甚至不到一人。不過亞崔斯與派勒斯仍然加入了一個從拉克爾村落出發前往巨石峰山腳下的登山遠征隊,試圖攀上巨石峰。正當他們出發時,太陽被銀白的月輪遮住,漸漸暗去;有人視之為凶兆,但亞崔斯堅信這是一個好兆頭 ─ 他所選擇的道路是對的,他對日輪的質疑也是正確的。

在出發的幾個星期後,登山遠征隊已經少了一半的人;有些登山勇士選擇回頭,有的是在攀爬時墜入深不見底的裂隙;也有人被掩埋在崩塌的土石之中,還有為數不少的勇士在山裡寒冷的夜晚中睡著就再也沒有醒來。他們越爬越高,高度已經直入雲霄;天空充滿著詭譎變化的幻象與光影,剩餘的勇士依舊前進著。

越往高處,空氣越發稀薄,而刺骨的低溫隨著攀爬的時間過去變得越來越折磨人。幾名勇士稍稍停下腳步喘息,卻被凍得再也無法邁開腳步,他們的軀體就在巨石峰上結成了寒冰;其他剩下的勇士也因為缺氧而神智崩潰,發狂似地跳下峭壁,墜入無盡黑暗。隨著一名又一名勇士倒下,遠征隊中還繼續前進上山的,就只剩下派勒斯與亞崔斯。

筋疲力竭又失溫的兩人接近神智崩潰的邊緣。當他們終於抵達了巨石峰頂,但卻發現該處……空無一物。

他們在山頂並沒有看見傳說中的古城,也沒有任何戰士英雄在該處等候迎接,只有冰塊、石頭與死亡的氣息怪誕而扭曲地佈滿山頂。派勒斯見到此景,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癱倒在地,亞崔斯則是崩潰地怒吼著。

亞崔斯知道派勒斯已經沒有力氣下山了,於是他挨著派勒斯坐了下來,把派勒斯的頭放在自己的腿上,眼睜睜看著自己摯友的生命一點一滴地流逝。

突然間,天空開啟了。空氣如粼光般閃動著,一條流瀉出著金色光芒的通道在亞崔斯面前開啟,溫暖了他的臉頰。那座總是在雲霧中的古城隱隱若現 ─ 那樣的宏偉建築並非凡間所能建造之物;有一個身影對亞崔斯伸出手,站在那裡等候著他。

亞崔斯落下了敬畏的淚水,他不願就這樣丟下他的朋友;但當他低頭看向派勒斯時,他已經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帶著安詳的笑容離開人世。亞崔斯起身,將摯友的雙眼闔上,讓他平靜地躺在融雪之中後,邁開步伐走向迎接他的嚮導,走向真正的巨石峰頂。

數個月就這樣過去了,在海拔較低地區的其他勇士都認定了亞崔斯與派勒斯兩人必然是與其他妄想登上頂峰的人一樣葬身於巨石峰。其他勇士替兩人哀悼,生命如此逝去對眾人而言已經是習以為常了,畢竟在世代交迭中,只有一人成功從山頂獲得力量歸來。

這時北境蠻族的突襲隊不知從何處出現,再度襲擊村莊。這距離上次前哨兵營與亞崔斯的同儕們被屠殺時隔約莫一年,這些野蠻人先對零散的村莊發動攻擊,在前往位於山上的日輪聖殿前先燒殺擄掠了一番。守衛人數寡不敵眾,但他們還是堅定地守衛著聖殿內的遺跡與古物。

正當掠奪者逼近時,一陣非比尋常而暴烈的風席捲而來,將周遭積雪憤怒地狂亂颳起;盤旋的雲霎時被吹散,完整而雄偉的巨石峰暴露於暴風的中心點。這陣詭異的風吹得戰士們連站著都很費力,正當眾人忙於保護自己的眼睛免於這場冰風暴之時,一座散發著光芒的古城幽幽地出現於巨石峰的山頂天際。

四顆形成戰士座的星宿光彩奪目地閃耀著,接著漸漸暗去;其中一顆星宿落在古城中,再度亮起了一道灼目的光芒急速向地面襲來。

這顆墜落的星塵朝著聖殿發出尖嘯,以驚人的速度移動著;蠻族見狀紛紛以顫抖的聲音向他們的異邦之神禱告著尋求庇護。最後,流瀉的光轟然以一股撼動天地的力量砸向地面。

那並非墜落的星宿,而是一名渾身閃耀著星光、手持金黃重盾與傳說之矛的戰士。戰士以單膝著地,蹲伏於地,他環視著被敵人所玷汙了的巨石峰淨土。就在那時,拉克爾戰士們認出了那名從天而降的人竟是亞崔斯……卻又不全然是他本人。戰士英魂接納且改變了亞崔斯,現在他同時是血肉之軀卻又能永生不死;他現在是戰爭之神的化身 ─ 他,成為了潘森。

他從蹲伏中站起,眼神中燃燒著神聖之光,而蠻族入侵者瞬間明白死亡降臨了。

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在戰鬥之神的面前沒有人能夠存活,入侵者的鮮血沾滿了潘森的鎧甲與武器,轉眼所有敵人都被擊潰,潘森發出長嘯闊步走入冰風暴之後消失離去。

先前,亞崔斯的家人猜測他隨著登山遠征隊一同死在山裡,為了悼念,他們替他造了一座墓;如今,他的死亡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他的人格、感情與記憶已被潘森的魂魄抹滅。亞崔斯成為了一個被戰士英魂寄宿的空殼,而他本人的魂魄已經與那些登山勇士的英魂一同進入了天國。

亞崔斯並不是第一個出現在符文大地上的戰爭之神,之前也有像這樣被戰士英魂接納的例子出現,往後可能還會有更多以凡人之軀回到人世間的英魂。祂們被血肉之軀所限制,並非永生不死,但是要殺死戰士英魂也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日輪的長者不停思考著潘森最後的出現同時代表了賜福與詛咒,通常這也預示著一段黑暗的時刻即將到來……
 
 

巨石峰之矛


一個逆著日光的身影獨自等待著裝甲護衛隊,他厚重的斗篷與頭盔上長長的羽飾在又乾又熱的沙漠風中翻滾舞動,一支細長的矛伴隨他身側。

這支護衛隊由三十名壯漢所組成,其中大多數是傭兵;粗暴而尚武的男女身穿鎖子甲、皮革與鎖鏈製成的戰鬥服裝,揹著十字弓、長戟與刀劍。他們風塵僕僕地走在塵土飛揚的道路上,身邊跟著的騾子載了許多重物;一名戰士動也不動地站在護衛隊面前,他們停下腳步,嘴裡粗俗的玩笑與辱罵都戛然而止。身穿黑衣的領頭男子皺起眉頭,停下他那墨黑的駿馬。

站著的身影並沒有要讓路的意思。

「汝等帶著殺戮之心而來,」他說。

他的聲音如鋼鐵般堅定,並帶著奇異的口音。

「我即是山之神,汝等不能再向前邁進。」

傭兵們嘻笑嘲弄著這名男子。

「你這瘋子別擋路,」他們其中之一喊道,「小心我們把你的頭刺在木樁上,當作我們來這拜訪的小標記。」

「朋友,你往後還有好一段日子可活,」護衛隊的首領這樣說。 「我們要向山的方向移動,你要是讓開的話,這裡可以不用發生流血衝突。」

孤身一人的戰士動也不動。

「我們只是單純的旅者,還有很長的旅程等著我們,」首領說道。「除此之外,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我們的船已經開走了,看到沒?」他邊說邊往身後比了個手勢。

在首領的身後不到一英里的距離,如龍鱗般發亮的海面上可以看到有一艘三層甲板的大帆船,正揚起船帆掉頭往北方準備航向歸途。

「我保證,我們並非懷著惡意而來,」首領繼續說著。「我們只是來尋求無上的智慧。」

「汝的善意如同吐信的毒蛇般虛假,」戰士說道。「汝等尋求的是預言者之鮮血。轉身離開,或是接受一死。」

騎在馬上的男子眉頭更加緊蹙。他輕蔑地聳了聳肩,轉過身去。

「那就這樣吧,」他說,「殺了他。」

一瞬間,劍拔弩張。空中飛出數支離弦的弩箭,戰士依舊紋風不動;弩箭撞上了他的重盾,鏗鏘作響,飛散一地,接著他開始前進。

他依舊逆著光,身影看起來不疾不徐,帶著堅定的決心向前邁步,將長矛尖端指向敵人。另一陣弩箭襲來,又再次被戰士的重盾格檔。

首先衝向戰士的是一名發出尖嘯的女傭兵,手持鋸齒狀的短彎刀,準備直取戰士咽喉。一眨眼的瞬間,戰士的矛刺穿了她的胸膛,接著他的矛隨即從一名敵人的喉嚨劃出一條腥紅的血痕,同時他的重盾也敲碎了另一個人的頭顱。

「幹掉他!」護衛隊首領大喊,一邊從腰帶上抽出一把精美訂製的手槍。

一片雲飄過太陽前方,讓戰士的模樣更清晰可見;他身著古代裝甲,但是肌肉賁張的手臂與腿都裸露在外。深紅色的斗篷在微亮的日光下如星光般閃耀著,同樣的光芒也在戰士頭盔下堅定的眼眸中綻放。

孤身的戰士行雲流水般地移動著,他的每個動作都精準、流暢並且致命;他的速度無與倫比的敏捷,比任何世上的人類都還要快速許多。更多的傭兵死去,他們的血汙弄髒了這片乾燥的沙漠。無人能傷到這名致命的鬥士一分一毫,他勢不可擋地從這場不費吹灰之力的戰鬥中抽身走向馬上的首領;目睹同伴一個又一個地倒下,剩下的傭兵眼見這名有如神助的敵人走來,立刻轉身逃竄。

首領舉起槍來對著戰士開火,而勇猛的戰士竟不可思議地在子彈擊中他前側開了身子,這槍只擦到了他頭盔的邊緣;首領咒罵著一邊舉起手槍準備再次射擊……只可惜他的動作還是太慢了。

戰士舉起盾牌紮實地遮住胸膛,並且衝向馬鞍,首領在戰士一腳將他踩在地上時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到底是誰?」他嘶聲說。

「吾乃汝之死亡,」戰士如是說。「吾乃潘森。」

護衛隊的首領將頭側到一旁,看見他的手槍落在附近的沙堆之中,絕望而情急之中他伸手想撿。

「凡人,慶祝吧,」潘森說。「死於巨石峰之矛下,是一件至高無上的榮耀。」

首領所說的話語都被潘森穿心的長矛截斷,成了全無意義的斷句;他唇邊冒出血泡,然後再也沒有聲息。

潘森拔出武器並轉身,黃昏彷彿迎接著天空中無盡的星辰點亮即將到來的夜空。

一顆彗星拖曳著長長的火光,降落在東方近百英里的群山之中。

潘森的眼睛瞇了起來。

「現在該是時候了,」他向黑暗悄然說道,並且開始他返往巨石峰的漫長歸途。
電競中心
粉絲創作
線上商城
官方論壇
攻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