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哥特魔偶 奧莉安娜
巫毒娃娃 奧莉安娜
刺客舞者 奧莉安娜
中路野獸 玩具安娜
普羅雪精靈 奧莉安娜
球愛獵人 奧莉安娜
幽冥煞星 奧莉安娜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奧莉安娜
發條少女 奧莉安娜 Orianna
皮爾托福
生命:517.72 (+79 每級)
生命回復:6.874 (+0.55 每級)
魔力:334 (+50 每級)
魔力回復:6 (+0.8 每級)
移動速度:325
物理攻擊:40.368 (+2.6 每級)
攻擊速度:-0.05 (+3.5 每級)
攻擊距離:525
物理防禦:17.04 (+3 每級)
魔法防禦:30 (+0.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魔法發條 (被動)
奧莉安娜的自動攻擊造成額外的魔法傷害。對於相同目標的累積攻擊,可以增加額外魔法傷害。
指令:貫穿 (Q)
奧莉安娜向目標區域發射球球,對路徑上的敵人造成 60/90/120/150/180(+0.5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每擊中一名敵人減少 10% 傷害,最低減少至 40%。

使用此技能後,球球會停留在目標地點。
  • 消耗:30/35/40/45/50 魔力
  • 冷卻:6/5.25/4.5/3.75/3 秒
  • 射程:825
指令:失衡 (W)
奧莉安娜指揮球球釋放能量脈衝,對周遭敵人造成 60/105/150/195/240(+0.7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能量脈衝隨後殘留 3 秒,降低範圍內敵人 20/25/30/35/40% 跑速,並增加範圍內友軍 20/25/30/35/40% 跑速。離開技能範圍後,緩速和加速效果會持續 2 秒,並隨著時間遞減。
  • 消耗:70/80/90/100/110 魔力
  • 冷卻:9 秒
  • 射程:250
指令:守護 (E)
被動:球球讓被附著的目標增加 10/15/20/25/30 點物理防禦與魔法防禦。

主動:奧莉安娜指揮球球飛行並且附著於自己或友方英雄身上,展開防護罩持續 4 秒或直到防護罩破裂。防護罩最多可以吸收 60/100/140/180/220(+0.4 魔法攻擊)點傷害。

球球會對飛行路徑上的敵人造成 60/90/120/150/180(+0.3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9 秒
  • 射程:1100
終極指令:脈衝 (R)
奧莉安娜指揮球球,在 0.5 秒後發出衝擊波,對球球周遭敵人造成 150/225/300(+0.7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且將他們拉向球球的位置。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10/95/80 秒
  • 射程:325
故事

「當飛蛾破蛹而出,她會記得自己曾是毛毛蟲嗎?」


奧莉安娜是一個奇跡 ─ 一個完全由發條組成的科技奇跡,但她不是一直如此;她曾是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女孩。奧莉安娜是皮爾托福的一名少女,但生了一場大病,身上所有衰竭的器官都被替換成了精細的人工零件,直到她成為了第一個完全由機械組成的「人」。她最好的夥伴是一顆機器球,除了是朋友,也是她的守護者。奧莉安娜對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充滿了好奇與省思,她也尋找著自己真正的使命。

奧莉安娜出生在皮爾托福的富人區,她的父親 ─ 鼎鼎大名的發明家柯林.李維克 ─ 一直呵護著她,讓她從未接觸過外面世界的殘忍與不公義。而柯林的設計是如此精密美妙,甚至連那些沒有醫療需求的人都慕名而來,想要他的發條設計品,並尋求那些增強動力的方法。贊助人們都聲稱柯林的設計無懈可擊,彷佛他在發條跟齒輪中編入了魔法。

殷切地想要學習父親的技術,小奧莉安娜拜父為師,孜孜不倦、不斷練習。她的父親雖然聰明但深居簡出,因此仰賴奧莉安娜與顧客交流;而奧莉安娜也憑藉著自己的機靈與友善,很快地就成為了父親生意的門面。

儘管很少離開社區探險,奧莉安娜還是常偷偷跑去劇院,在那邊,她見證舞者們旋轉、跳躍,舞動出彼方的故事。許多驚心動魄的冒險在她的雙眸前展開:不老的法師徘徊在沙漠中,找尋著他一個世紀前丟失的法術;少女在充滿魔力的森林中偽裝成石頭;還有那想要爬上高山的朝聖者,據說登頂的人所有疾病都會痊癒。她的想像力奔馳著,穿梭在來自遙遠地方的寓言故事間。

舞者們敘述的故事迷得小奧莉安娜神魂顛倒,她幻想著自己有一天能拜訪這些奇異又遙遠的國度。她常在劇院的樓座上研究所有舞步及細節,接著回到父親的工作室打造小型雕像,以重現五光十色的表演。
那天工作室很安靜,奧莉安娜替年老的婦人裝上機械手後,她提到了發生在佐恩的可怕災難。皮爾托福建立在佐恩上方,那邊發生了一場大爆炸,釋放了充滿毒氣的煙霧,污染了附近街道。如果吸入毒霧的話,裡面的化學物質會導致器官衰敗,隨之而來的是緩慢且揮之不去的死亡,而那些感染者現在被隔離在位於佐恩中心的醫療營地。

奧莉安娜認為他們的技術可以幫助那些受毒霧所苦的人們,因此催促父親前往佐恩幫助受害者。柯林知道暴露在毒霧下的風險太高,因此禁止女兒前往佐恩;但奧莉安娜不聽勸阻,在日落前悄悄離開了家門。她戴上防毒面具,並盡可能地拿走所有呼吸器,搭上海克斯降落器,踏入了佐恩的深淵。

眼前末日般的場景將奧莉安娜嚇壞了:爆破處堆滿了磚瓦碎片,而那些經過濃厚毒霧的佐恩人臉上竟只戴著一塊充滿油污的布料;年輕如奧莉安娜的生命從未目睹過這樣的可怕景象。她加入了志工團,照顧那些受到嚴重感染的人們。她來來回回,一夜接著一夜,只為了修補那些損壞的呼吸裝置,並為那些病人安裝緊急篩檢程式,使他們能夠安全地在毒霧中呼吸。

奧莉安娜給出所有呼吸器後,發現一個年幼的孩子。他面色蒼白,呼吸急促宛若臨盆。奧莉安娜沒有多想便脫下自己的過濾面具替小孩戴上,只用了一條手巾掩住自己的嘴鼻。不到一天,奧莉安娜就被感染了,連呼吸自己住宅內的乾淨空氣都困難重重。隨著肺部的衰敗,每次呼吸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折磨;終於,她必須面對自己的死亡。

柯林因女兒每況愈下的身體而悲痛欲絕,他將所有心思都投入自己最具野心的項目:用機器零件替換奧莉安娜溶解的肺。柯林使用了最好的生化科技過濾材料,通常這種材料只提供給願意拿出最多鈔票的客戶。經過數週無眠的夜晚,柯林潛心開發出精密發條零件,將它放入了奧莉安娜的胸中。柯林不願意再讓奧莉安娜接觸危險,於是安裝了一個可以加強奧莉安娜肺功能的機械裝置,而只有他擁有啟動的鑰匙。這塊人工肺的成效完美,很快地,奧莉安娜又能夠返回工作室敲敲打打了。
可惜好景不常,奧莉安娜只獲得了幾個月的健康身體;毒霧接著擴散到身體的其它部分,使她的狀況變得更差了。奧莉安娜與她的父親瘋狂地工作,想開發其它發條零件來複製多種器官;如此一來,只要身體的某部分開始衰敗,就能夠替換。

由於身體構造被迫改變,奧莉安娜也開始懷疑自己。隨著時間過去,她身體越來越多部分被換成不停旋轉的齒輪與發條;雖然她還是保持大部分做為人類的記憶,但卻對自己的前身有著奇特的距離感。而他的父親也注意到了她的改變;奧莉安娜有時候會聽到父親在夜晚哭泣。他替奧莉安娜買了皮爾托福劇院的票,想要讓她開心點,但奧莉安娜在半路時卻堅持離開,表示她已經從那個表演中學到了所有她能學的東西。因為女兒逐漸喪失人性而鬱鬱寡歡的柯林想要幫助她重拾記憶與過去的品性,希望她能在徹底迷失前回頭。奧莉安娜遵照他的指令,但自己對父親干擾的忿忿不平也不斷增長;奧莉安娜只希望能做真正的自己。

不到一年,除了她奇跡般未受污染的心臟外,奧莉安娜的器官幾乎完全機械化了。

柯林花了好幾年照顧衰弱的奧莉安娜,忽略了他許多富有的客戶,也失去了他們大部分的贊助。少了讓他們生意流通的資金,奧莉安娜跟柯林被迫變當家產,搬到了佐恩。他們在峽谷邊緣路中的化學實驗室上方設立了一個商店,並立刻找到了調整呼吸儀器,以過濾佐恩灰雲的工作。

奧莉安娜打造機械化發條的技術比以前更好了;她的手再也不會因精巧的工作感到疲憊,而她非人類的心靈也幾乎不需要休息。她再也不用調整儀器了,因為只需要看一眼零件,她就能夠立刻瞭解其正確的尺寸,也可以在幾秒內就解出以前要花好幾個小時的方程式。奧莉安娜學會了怎麼保養她的身體,替曲柄上油、更換磨損的部分,甚至可以在需要時修復卡住的齒論。儘管如此,當奧莉安娜的零件變慢時,還是得靠父親替自己上發條。

奧莉安娜常常感到沮喪,一切彷彿停滯不前 ─ 特別是她的時間,隨著齒輪與零件永不止歇地在她體內滴答作響。幾個月過去了,奧莉安娜父親額上又添了新的皺紋,連鬢骨旁的毛髮都漸漸染灰。但奧莉安娜的齒輪依舊持續運轉著,她幾乎沒有感受到任何改變。她懷疑自己的生命是不是會這樣恆定不變,並對自己沒辦法體驗所有事情而感到失落。

隨著佐恩人們越來越習慣化學污染的空氣,柯林的工作室變得門可羅雀,生意也漸漸冷清。雪上加霜的是,柯林因為來到佐恩而得了胸痙攣,必須經常休息。

某日,奧莉安娜注意到一個常經過他們工作室的年輕油坑工,並花了一個下午替他打造機械模型。小小的發條紳士翻下帽子,轉緊鑰匙後還會鞠躬,小孩被逗得很開心。奧莉安娜開始覺得佐恩人的生活應該可以更快樂,於是她設計了一系列的精密模型。在佐恩這個幾乎積滿功能性道具的地方,她令人驚歎的作品勾起了許多佐恩人們的笑靨。模型賣得比她製造的速度還要快,而柯林工作室的名聲也漸漸建立起來。他們又能購買昂貴的素材了,甚至連稀有的海克斯水晶都負擔得起。

聲名遠播的他們也吸引了更多訪客,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受歡迎。某日,受派托客.葛蘭 ─ 一位原惡名昭彰的化學貴族雇用的惡棍 ─ 來到了工作室。他們提議保護柯林,使他免受流氓跟小偷的威脅,而代價就是黃金。柯林拒絕了他們,他堅信對付罪犯最好方式還是勇敢對抗,而非取悅他們。但當晚他的工作室就被洗劫了,所有金錢都被偷得一乾二淨。接下來的一整個月,奧莉安娜都在開發一個能夠保護他們的工具:一個可以發射出鐳射的黃銅球體,受到攻擊的目標會感到極大的痛苦。柯林注意到那顆球還會自動幫助奧莉安娜工作,彷佛他們之間有著透明的連結。

隨著柯林的健康狀況惡化,奧莉安娜必須購買價格高昂的補藥來緩解他的痛苦。她無微不至地照顧柯林,而佐恩的外科醫生也診斷,充滿化學物質的霧氣已經滲透進柯林的血管,毒化了他的心臟。

儘管他們在生物力學發條上的成就非凡,奧莉安娜跟柯林兩個人還是無法開發出儀器,能夠代替人類錯綜複雜的心臟。她的生命 ─ 活生生的健康心臟已經用沉默證明了這一切,而這蹦跳的所在也是一個與過去無法切斷的連結,凍結了她的時間。

奧莉安娜知道父親深愛著女兒 ─ 那個他曾經擁有的女兒,但她卻覺得自己不再是那個女孩了。也許給予父親自己的心臟,會讓他對女兒的回憶更加鮮明吧?因為她沒辦法再做這樣的事了。如果她替自己打造一個利用海克斯科技為動能的機械心臟,她的肺就再也不需要旋轉發條了。也許,到了那個時候,時間就會開始往前。

奧莉安娜下安眠藥迷昏父親,並利用最近才取得的海克斯水晶,替自己打造了一個發條心臟。那是一個訂制的器官,由嗡嗡作響的精密機器組成,並從不斷再生的寶石中抽取能量;這遠遠超出了奧莉安娜與父親工藝作品的範圍。她知道自己以海克斯為動能的心跳再也不需要仰賴其他人了,於是在球球的幫助下移除鑰匙,安裝了新儀器。她割開柯林的胸膛,把他逐漸衰敗的心臟換成了奧莉安娜的最後一部分 ─ 那個他瞭解並且深愛的部分。

奧莉安娜在夜晚中聆聽父親的平穩心跳直至黎明,接著她離開了 ─ 永遠地離開。儘管他依然愛著父親,她還是想去看看這個世界。她煥然一新,成為了發條少女;現在她完全機械化了 ─ 她,自由了。

柯林醒來,發現自己的工作室塞滿了小型雕像:是一堆可以在細線上保持平衡、唱民謠,甚至踢小銀球的發條小人。有著這些東西,他可以馬上回去皮爾托福,但有一個雕像他是絕對不會賣出去的:一個上面沒有任何發條的黃金舞者,不停地舞動著,彷佛沒有盡頭。
 
 

菲耶勒姆


奧莉安娜走過會場,那裡一片空蕩,夜晚的陰霾還縈繞在地面上。費斯特利爵士的幻想博覽會每兩年舉辦一次,娛樂佐恩的群眾,而奧莉安娜可不想錯過這次機會。她等到每個人都離開,喧囂的笑聲還有手風琴曲調都變得寂靜;只剩附近管道輸送蒸氣到化學區時而產生的嗡嗡低語,擾亂了這美好的靜默。碎屑輕輕地灑在地上,五顏六色的飛揚飄帶和明亮的氣球以及曾經拿來墊糕點的皺折蠟紙混雜在一起。
 
奧莉安娜的球球徘徊在旁邊,她穿過一個堆滿玫瑰的攤位,根據上面的標示,這些玫瑰聞起來就像星期一到星期日。她走過一個上好發條的猴子旁邊,猴子拿著一副鈸;接著,又經過了一個裝滿蜜蘋果的攤車。當地佐恩人的喜好完全提不起她的興趣,奧莉安娜只有一個目標 ─ 那就是被塞進了遠處的偏僻角落的玻璃櫃。
 
月光下,充滿金屬光澤的眼輕輕一眨。這道微光來自一個機械男孩,他就在玻璃櫃內。奧莉安娜從沒看過像他一樣的東西;她被吸引,漸漸靠近。機械男孩的皮膚完全由陶瓷打造,底下藏著的是精密的齒輪,雙眸映射絲縷般的銀色光芒。奧莉安娜接近時,他的嘴唇重新排列,化作了一抹微笑。
 
「不要告訴別人好嗎?」男孩說。他的聲音讓奧莉安娜想起了鳴響的鐘。
 
「你好。」她說。「當然。」
 
「那我們交換一下好不好?我的秘密換妳的名字。」
 
「聽起來滿公平的。我叫做奧莉安娜。」
 
「奧奧莉莉安安安娜兒。」他重複。「聽起來好溫柔。」
 
奧莉安娜發誓,他的陶瓷臉頰泛紅了。
 
「我猜換我了。我叫菲耶勒姆。我很害怕外面世界,雖然我一直想看遙遠的海岸還有彼方的高山。這就是我的秘密。」
 
「這就是為什麼你住在櫃子裡面嗎?」她問。「因為你害怕?」
 
「在這裡,世界會拜訪我。」菲耶勒姆說。「在玻璃後面,我是安全的。妳看,我真的很脆弱。」他指著自己前臂上髮絲般的裂縫。「就是呢,我正在變老。」菲耶勒姆的嘴裂開,擺出一個不平衡的笑容。
 
奧莉安娜咯咯笑並聳肩 ─ 一個她最近學到的姿勢,但她還是不確定自己用得合不合宜。
 
「噢,我還沒變魔術給妳看呢。」菲耶勒姆說。他手伸到了袖子裡面,變出了一束盛開的雛菊。
 
「登愣!」他喊。「然後……」
 
菲耶勒姆摘下他的帽子,輕輕點了一下他的頭,半打機械鴿子紛紛從帽沿飛出。他輕輕拍掌,整個玻璃櫃充滿了晦暗的紅色煙霧;而在煙霧消散後數秒,鴿子也跟著不見了。
 
奧莉安娜開心地鼓掌,球球也呼呼旋轉著感到驚豔。
 
「太厲害了!」奧莉安娜大喊。「跟魔法一樣。」
 
「這還不是我最好的一次表演呢。在袖子那邊有點失誤了。」他承認,併合上雙手。「但是我擅長創造小奇跡。就像妳在這座偉大的城市,找到了我一樣!妳,比其他人更厲害。」
 
「你對我眨眼。」奧莉安娜說。「為什麼?」
 
「我們擁有相似的靈魂,妳跟我;但妳早就知道了。」菲耶勒姆說,「這就是為什麼妳現在會在這裡,是吧?」他搖晃雙腳。奧莉安娜對他微妙的運動模式感到驚異。
 
「只因為我從未見過像你一樣的人。」她說。
 
「我是獨一無二的,不是嗎?妳也一樣。」菲耶勒姆說,手指著她的機械形體,再次眨眼。
 
奧莉安娜微笑。菲耶勒姆倚在玻璃櫃上。
 
「妳的笑容──」
 
「很刻意嗎?」她說。「是的,我還在學習如何運用某些表情。」
 
「……很美。」菲耶勒姆說。
 
「好吧,你讓我臉紅了。」
 
奧莉安娜的球球在她的左肩徘徊,輕柔地推著她。
 
「現在不行。」她告訴球球。她從附近的攤位上拿起機器猴子,轉開鑰匙。它撞到了地面,眼睛閃爍紅光,每走三步就敲一次雙手的鈸,直到完全停止動作。
 
「你不像他,對吧,菲耶勒姆?他只要上緊發條就好。」她說。「而你有心智。你有思想。」
 
「雖然我由齒輪組成,但我還有夢想,就跟其他人一樣。」
 
「我知道你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在玻璃後面,一定很寂寞吧。跟我走吧。我們可以現在離開,一起。」奧莉安娜說。
 
「離開?」菲耶勒姆的臉垮了下來。「恐怕我不懂妳的意思。」
 
「難道你聽見佐恩的喧囂躁動、耳聞皮爾托福偉大奇跡的時候,都沒有一點點困惑嗎?」奧莉安娜問。
 
菲耶勒姆抬起頭。
 
「我想要在黃昏時騎在嚎狼上,捕捉一天中最後的金色光芒。」奧莉安娜說。「在最頂端,你可以看見遠方的港口,還有閃爍著光芒的無盡大海。從那裡,你可以想像遠方大陸的味道。」
 
奧莉安娜的球球在空氣中咻咻地旋轉著,並再次輕輕撞她。
 
「我覺得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她說。「菲耶勒姆,你想看看這個世界嗎?我們可以一起離開,現在。我可以保護你。」
 
「我想不到比這個更美好的事了。」他說。
 
奧莉安娜繞著玻璃櫃,想找到開關。在底部處,鐵扣緊緊地鎖住一扇小門。她舉起拳頭,往鐵鎖用力一揮,將鎖砸開。
 
守衛接近他們。
 
「喂!住手!」
 
奧莉安娜輕輕一瞥,球球便開始射擊守衛。守衛的安全帽吸收了衝擊力,鏗鏘作響,接著球球在空氣中搖曳,彷佛在等待指令。奧莉安娜點點頭,球球散發脈衝。被衝擊的守衛舉起警棍砸向球球,球球在空中旋轉滑開,繼續射擊。
 
第二個守衛衝向奧莉安娜。她想拉出菲耶勒姆,但他的椅子卡住了。
 
「菲耶勒姆!你可以再變一次魔術嗎?」
 
球球徘徊在第一個守衛附近,能量也不斷地迴盪著。守衛的金屬安全帽散發火花,發出嘶嘶的聲音。
 
「我的魔術?」菲耶勒姆伸進袖子,然後拉出一束花。與此同時奧莉安娜旋轉,躲開守衛。
 
「不是,另一個!」
 
菲耶勒姆把花換掉。
 
「最後一個!」她說。「快點!」
 
機械男孩又再次從他的袖子中拿出花束。
 
奧莉安娜朝守衛旋轉,她的金屬裙子射出鋒利的刀片,直到守衛退開並舉起警棍。
 
「妳,立刻離開他!」守衛說。「妳正在破壞我們的財產!」
 
「在這裡,世界會拜訪我。」菲耶勒姆說。
 
他輕點自己的帽子,鴿子傾巢而出。守衛朝奧莉安娜的頭顱揮下警棍,她在菲耶勒姆拍手時躲掉了。警棍敲碎了玻璃櫃的邊緣,赤紅的煙霧從裂縫中洩漏出來,遮蔽了所有動作。
 
第一個守衛以自暴自棄來回應球球的電流攻擊,將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灌注在每個拳頭上。球球毫不留情,朝他的安全帽射出最後的能量衝擊波;守衛倒下,不省人事。球球滿足地舞動,飛回奧莉安娜身邊。它向第二個守衛釋放電波,守衛靜止不動。
 
奧莉安娜踏入充滿煙霧的玻璃櫃,將機械男孩從椅子上舉起,但他的雙腿卻彈性不夠,沒辦法站立。
 
「菲耶勒姆!菲耶勒姆,我們必須離開了。」
 
「離開?恐怕我不懂妳的意思。」一對機械鴿子飛出了破碎的玻璃,但不久就掉落在附近的地面。
 
「菲耶勒姆,站起來,我們就可以離開了。」奧莉安娜說,她的臉逐漸垮下來。
 
「拜託。」
 
「噢,我還沒變魔術給妳看呢。」菲耶勒姆說。他從袖子中拿出一束花。
 
奧莉安娜忽略菲耶勒姆輕敲帽子的動作硬是將他拖出,而他在玻璃櫃外依舊固定著坐姿。奧莉安娜的球球在外頭將第二個守衛逼入絕境,他在大量的雜音下崩潰了。
 
「這還不是我最好的一次表演呢。在袖子那邊有點失誤了。」菲耶勒姆說。他的頭尷尬地下垂,她將他抬起。
 
「你不會……,你一直……,重複說話?」奧莉安娜說。他的頭尷尬地下垂,奧莉安娜扶起他的頭。
 
「我很害怕外面世界,這就是我的秘密。」他說。
 
奧莉安娜注意到了他外套上的刺繡。
 
費斯特利爵士的幻想博覽會
好朋友菲耶勒姆
 
他什麼都不是;他只是一個自動玩具,一個群眾們的奇觀罷了。
 
「我以為你有心智,有思想,就跟我一樣…」她說。
 
菲耶勒姆閃爍著銀色光芒的雙眸往上一看。「我是獨一無二的,不是嗎?」他緊張地晃動雙腳,儘管它們垂在空中。「妳也一樣。」
 
球球回到奧莉安娜身邊,輕柔地撞著她。
 
「我們該走了。」她說。她將菲耶勒姆放回剛剛被她擱在破碎玻璃櫃外面的椅子上。「希望你順遂。」
 
「我擅長創造小奇跡。」他說。「就像妳在這座偉大的城市,找到了我一樣!」
 
「再見了,菲耶勒姆。」奧莉安娜柔聲說道。剛剛的兩個守衛仍然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奧莉安娜離開,球球依舊徘徊在她的附近。
 
直到離開公園的防禦塔門前,她都沒有回頭;而當她回頭時,她卻覺得自己感受到了一股視線 ─ 閃爍著金屬光澤,從遠方輕輕地向她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