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星際之門 納瑟斯
法老王朝 納瑟斯
恐懼騎士 納瑟斯
鎮暴警犬 納瑟斯
地獄火 納瑟斯
大公爵 納瑟斯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納瑟斯
沙漠死神 納瑟斯 Nasus
蘇瑞瑪沙漠
生命:561.2 (+90 每級)
生命回復:9.01 (+0.9 每級)
魔力:325.6 (+42 每級)
魔力回復:7.44 (+0.5 每級)
移動速度:350
物理攻擊:59.18 (+3.5 每級)
攻擊速度:-0.02 (+3.48 每級)
攻擊距離:125
物理防禦:24.88 (+3.5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食魂者 (被動)
納瑟斯吸取敵方生命能量,讓自己獲得額外普攻吸血。
虹吸打擊 (Q)
納瑟斯施放虹吸打擊,10 秒內的下次攻擊附加 30/50/70/90/110(+1.0 物理攻擊)物理傷害。

如果敵方單位死於虹吸打擊,則永久增加虹吸打擊 3 點額外傷害;若死於虹吸打擊的敵方單位為英雄、大型野怪或小兵,則增加的額外傷害變為 2 倍。
  • 消耗:20 魔力
  • 冷卻:8/7/6/5/4 秒
  • 射程:150
枯萎 (W)
納瑟斯使目標衰老 5 秒,起始時減少目標 35% 跑速和 17.5% 攻速。

減少跑速的效果於期間內每秒增加 3/6/9/12/15%,最高上升到 47/59/71/83/95%;減少攻速的效果於期間內每秒增加 1.5/3/4.5/6/7.5%,最高上升到 23.5/29.5/35.5/41.5/47.5%。
  • 消耗:80 魔力
  • 冷卻:15/14/13/12/11 秒
  • 射程:600
靈魂烈焰 (E)
納瑟斯對區域目標施放靈魂烈焰,持續 5 秒,造成起始 55/95/135/175/215 (+0.6 魔法攻擊)魔法傷害。

在區域內的敵人減少 20/25/30/35/40 點物理防禦, 並且每秒受到 11/19/27/35/43 (+0.12 魔法攻擊)魔法傷害 。
  • 消耗:70/85/100/115/130 魔力
  • 冷卻:12 秒
  • 射程:650
死神降臨 (R)
沙漠風暴賜予納瑟斯力量,持續 15 秒。期間內納瑟斯增加 300/450/600 點生命,每秒對周遭敵人造成 3/4/5(+0.01 魔法攻擊)% 目標最大生命的魔法傷害(每秒對每個敵人最高 240 點傷害),並將 6.345% 所造成的傷害轉化為額外的物理攻擊。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20 秒
  • 射程:
故事

「曾失落毀滅的,將再次興盛。」

 
納瑟斯是一名來自古蘇瑞瑪、豺狼容貌、高貴莊嚴的至高戰士,並在沙漠中被視為英雄人物般的半人神。絕頂聰明的納瑟斯曾掌握所有知識及戰略技巧,並引導古蘇瑞瑪帝國走入數千年的輝煌。在帝國毀滅之後,他逐漸自我放逐,豐功偉業都成了過眼雲煙的傳說。現在,古蘇瑞瑪帝國又再次崛起,而納瑟斯也再度歸來,並決心守護它不會再次毀滅。
 
納瑟斯的才智在他年輕時就被發掘,那時距離他獲選加入飛昇儀式還很久。納瑟斯的求知欲望無窮無盡,他在烈日圖書館中度過了十年,不斷的閱讀、熟背和評論那些歷史、哲學和修辭相關的偉大巨作。但是他對學識的熱忱和批判性的思維,並沒有傳承到他的弟弟雷尼克頓身上。雷尼克頓總是很快就感到無聊,並把時間花在和其他當地小孩打架。這對兄弟感情很好,納瑟斯也總是細心守護著他的弟弟,確保他不會惹上太多麻煩。然而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納瑟斯獲選加入高等烈日議會,為了接任這個著名議會的職務,他必須離開家。
 
而納瑟斯對知識的追求一直抱有很大的熱忱,他對軍事戰略和邏輯思考的掌握度,使他成為蘇瑞瑪歷史上最年輕的將軍。雖然納瑟斯是一個十分能幹的軍人,但他的天賦在於謀劃戰略,而非打殺戰鬥。
 
他在戰略上的深謀遠慮已成傳奇。在戰爭中,他總是領先敵人好幾步,能準確地預測對方的動向和反應,也能抓準進攻與撤退的時機。納瑟斯是一位極具同理心及責任感的人,他總是確保他的士兵們有足夠的食糧、按時領薪且受到公平對待。每個消逝的生命都令納瑟斯悲痛萬分,而他也經常不眠不休地修改規劃軍隊動向、戰鬥部署直到一切完美。他在軍團中倍受愛戴和尊敬,而他也引領蘇瑞瑪軍隊贏得無數場勝戰。他的弟弟雷尼克頓經常在那些戰役的前線上奮戰,而他們二人的組合很快地成為戰無不勝的代名詞。
 
儘管納瑟斯贏得許多歡呼喝采,但他並不喜歡戰爭。雖然他明白戰爭目前對於帝國發展的重要性,但他堅信那些他為後代所收集的知識,才是對蘇瑞瑪帝國最大的貢獻。
 
在納瑟斯的敦促之下,他讀過的所有書籍、卷軸、學說及史冊都被納入圖書館,收藏在帝國資料庫裡,其中某些巨作還鑿上他的名字。他對知識的渴求並不是出於一己之私,而是要把智慧分享給整個蘇瑞瑪,增加大眾對世界的了解並啟蒙整個帝國。
 
納瑟斯為帝國效忠數十年,後來卻得了怪病一病不起。有人說他遇到了阿姆姆,一個受到恐怖詛咒、過世已久的小國王;有些人則認為,是伊卡西亞的邪教領袖用黑魔法讓納瑟斯倒下。不論真相是什麼,皇帝的醫生懷著沉重的心情宣布,納瑟斯已無藥可醫,而且會在一個星期內死去。
 
蘇瑞瑪的人民都陷入悲傷之中,因為納瑟斯廣受愛戴,也是他們心目中最耀眼的星星,就連皇帝也請求祭司為納瑟斯占卜。與神靈密談了一天一夜之後,祭司宣布了太陽神的意旨:納瑟斯將會受到飛昇儀式的祝福。
 
雷尼克頓現在已成為偉大的戰爭領袖,他趕回首都陪在哥哥身邊。這個可怕的疾病惡化得非常快,納瑟斯已枯如槁木,他的身形消瘦、骨頭如玻璃般脆弱。當烈日巨環流淌在飛昇祭壇上的光芒已進在咫尺,納瑟斯卻已經虛弱得無力再爬上最後一階,步入光芒。
 
然而雷尼克頓對哥哥的愛超越了所有自我保護意識,他義無反顧地帶著哥哥走上祭壇。雷尼克頓無視哥哥的抗議,心甘情願以自己的犧牲來讓納瑟斯繼續活下去。但雷尼克頓卻沒有如他想像的被烈日巨環摧毀。當光芒褪去,兩個至高戰士站在蘇瑞瑪的人民面前,這對兄弟都受到認可得以參加飛昇儀式,皇帝也跪下感謝神明的恩澤。
 
納瑟斯現在是一位高大、擁有不凡力量與豺狼容貌的生物,他的眼神裡閃爍著智慧的光芒。而雷尼克頓則轉變為身型猶如鱷魚般的巨獸。他們加入其他蘇瑞瑪至高戰士的行列,並變成這個帝國的守護者。
 
雷尼克頓變成一位更加強大的戰士,幾乎無人可擋,而納瑟斯同樣也被賦予超越凡人所能想像的力量。飛昇最大的好處是大幅增長了他的壽命,讓他可以將無窮盡的生命耗費在學習和沉思之上。然而,在蘇瑞瑪毀滅以後,這項恩澤卻變成了詛咒。
 
有個飛昇儀式的副作用一直困擾著納瑟斯:他察覺他的弟弟變得越來越野蠻。在圍攻娜敘亞麥城、最後終於將這個古老城市納入蘇瑞瑪的版圖時,納瑟斯親眼看見,那些獲勝的蘇瑞瑪士兵們屠殺所有遇上的人,並放火燒了那個城市。而雷尼克頓正是這場大屠殺的帶頭者,他也是放火燒掉娜敘亞麥圖書館的元凶。納瑟斯甚至來不及阻止,許多無可取代的書籍就化為烏有。這也使這對最親近的兄弟反目成仇,在這個城市的中心刀劍相向。在納瑟斯嚴厲的神情、失望的目光之下,雷尼克頓嗜血的念頭逐漸消散,最後羞愧地離開。
 
接下來的幾個世紀,納瑟斯用盡心力去學習所有他能吸收的事物,多年來不斷橫越沙漠尋找古老的文物和智慧。最後終於發現,傳說的帝王之墓就座落在蘇瑞瑪帝國的首都之下。
 
當阿祈爾皇帝進行著可怕扭曲的飛昇儀式時,納瑟斯和雷尼克頓正好被派遣在外。這位年輕的皇帝被他最信任的魔法導師齊勒斯背叛。這對兄弟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首都,卻還是太遲了;阿祈爾和大部分的市民都被殺了。這對兄弟懷著滿腔的憤怒和悲傷,和已經成為純粹邪惡力量化身的齊勒斯作戰。
 
但他們卻無法殺死齊勒斯。他們試圖將齊勒斯禁錮到魔法石棺中,但即便是這樣也無法制止齊勒斯。這時,也許雷尼克頓想要彌補當年在娜敘亞麥鑄下的大錯,他抓住齊勒斯並以肉身將他困在帝王之墓內,要求納瑟斯把他們封印在裡面。納瑟斯不肯,並迫切地尋找其他的辦法,但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了。帶著沉重的心情,纳瑟斯將齊勒斯和他的弟弟封印在無止盡的黑暗之中,永遠的將他們關起來。
 
蘇瑞瑪帝國已毀滅,它曾璀燦輝煌的首都現在已成斷壁殘垣,神聖的烈日巨環從天上墜落,能量也被齊勒斯吸收枯竭。沒有了烈日巨環,原本流淌在城市中的聖水逐漸乾涸,也為蘇瑞瑪帶來飢荒和死亡。
 
由於親手將弟弟打入黑暗深淵,納瑟斯承受著巨大的罪惡感,並開始在沙漠中流浪,只有過往的回憶和悲傷伴他左右。他滿面愁容,走近已成為死城的蘇瑞瑪,看著它逐漸被沙漠吞噬,並為已毀滅的帝國和逝去的人們感到悲痛。納瑟斯開始與世隔絕,在他消失於沙塵暴或黎明薄霧前,曾有旅者不經意看見這個消瘦、孤獨的流浪者。很少有人相信這樣的故事,而納瑟斯也逐漸被淡忘。
 
幾世紀過去,納瑟斯幾乎忘記過去的生活和目的。直到帝王之陵再度被發現,封印也被破壞之時,那一刻,他知道齊勒斯被釋放了。
 
古老的力量再度在他胸口沸騰,而當蘇瑞瑪帝國從砂礫之中隆起時,納瑟斯穿越沙漠,奔向那個脫胎換骨的嶄新之城。儘管他知道他必須再次對抗齊勒斯,但在這千年之間,他的心中首次燃起了希望。不僅僅是因為這是蘇瑞瑪帝國重新崛起的契機,更因為,納瑟斯幾乎不敢相信他或許可以再次與他久別、摯愛的弟弟重逢。
 
 

不死之身

 
納瑟斯在黑暗中行走,他不願意面對太陽。有個孩子跟隨在後。
 
他已經在那裡多久了?
 
凡人看見怪物般的浪人時,總是驚慌地逃跑,除了這個孩子以外。他們一起走過昔日蘇瑞瑪帝國的絨毯,自我封閉的意識不斷鑽入納瑟斯理智中的裂縫,沙漠的狂風在他們消瘦的輪廓間咆嘯。
 
「納瑟斯,看看沙丘的上面!」那個孩子說。
 
星辰是這對旅人橫越這片乾枯不毛的土地唯一的指引。納瑟斯已不再是武裝的至高戰士,曾經不朽的王朝與過去的一切也已被掩埋;現在他只是個衣衫襤褸的隱居者。納瑟斯搔著糾纏的亂髮,緩緩地抬起頭來觀察夜空。
 
「是吹笛者。」納瑟斯用低沉沙啞的聲音說。「氣候馬上就要改變了。」
 
納瑟斯將一隻手按在孩子的肩上並望向他曬黑的臉龐。他看見了一個因旅行而衣著破爛,臉上有著蘇瑞瑪血統輪廓的孩子。
 
什麼時候開始,這變成你的煩惱了?我們很快就會為你找到一個家。在一個毀滅帝國的廢墟間徘徊不該是一個孩子的人生。
 
這就是宇宙的本質,像是天地無限循環中的曇花一現。這個意味深長的哲理一直困擾著納瑟斯,但這個困擾比起他深深的愧疚也算不了什麼。其實,如果當初這孩子能跟隨他,這孩子一定會有所改變。納瑟斯滿心自責,眉宇間的陰鬱有如雨雲。他們倆的情誼,是這位遠古英雄心裡的一種重要慰藉。
 
「我們可以在天亮以前到達占星者之塔,但是我們必須爬上去。」那個孩子說。
 
****
 
塔已經近在眼前了,納瑟斯以雙手攀爬著峭壁,這段攀爬過程讓他想起勇灑熱血、雙手緊握自由的那種完美感受。孩子在他身旁,利用岩石每個縫隙和角落,靈巧地向上攀爬著。
 
如果我當時向死神屈服,這個孩子會變得怎樣?這個想法一直困擾著納瑟斯。
 
上方陡峻的峭壁雲繞著縷縷的煙霧,盤旋在石縫間,看起來就像一條條小山道一樣。那個孩子先到了頂端,納瑟斯跟隨在後。
 
在遠處,有人用金屬敲擊著石頭,聲音從薄霧中傳了過來。那是熟悉的方言,納瑟斯從一陣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
 
占星者之塔的泉水雖然偶爾會吸引流浪者前來,但性格迥異的二人卻從未如此靠近過它。那個孩子一動也不動地站著,恐懼的神情溢於言表。
 
「為什麼這麼暗?」孩子問。
 
一陣馬鳴聲劃破夜晚。
 
「誰在那裡?」孩子問,他的聲音在黑暗中迴盪著。
 
忽地一個提燈亮起,火光下佇立著一群騎著馬的人 ─ 貪婪的傭兵、劫掠者。
 
納瑟斯目光嚴厲地瞪著他們。
 
他看見七個人。雖然他們的彎刀收在刀鞘裡,然而眼神卻流露出武藝及狡詐。
 
「守門人在哪裡?」納瑟斯問。
 
「他和他的妻子都睡了,夜晚這麼涼爽,讓他們想要提早退休了。」其中一個人回答。
 
「老豺狼,我是馬洛夫,皇帝派遣我們過來。」另外一個人說。
 
納瑟斯走上前,洩漏出一絲憤怒。
 
「他想聽聽我的意見嗎?那我可以告訴他。在這個墮落時期裡,根本沒有皇帝!」納瑟斯說。
 
孩子大膽地走向前,而黑暗使者們則退回提燈之後,長長的影子隱隱顯現出他們的防備姿態。
 
「把你的話講完就離開!」那個孩子說。
 
馬洛夫跳下馬並走上前,他佈滿老繭的雙手伸進上衣內,拿出一個纏繞著厚重黑鍊的黑色護身符。金屬護身符上的幾何圖案讓納瑟斯想起了那些魔法與毀滅。
 
「我們是齊勒斯陛下送來的禮物,我們將成為你的僕人。他歡迎你前往他的新首都納瑞瑪沙!」
 
馬洛夫的話如同鐵鎚擊碎玻璃般落在納瑟斯身上。
 
孩子迅速地抓起地上一顆大石。
 
「去死吧!」孩子大吼。
 
「殺了他!」馬洛夫說。
 
孩子將石頭高高舉起並擲向天空,那道完美的弧線簡直像是要將傭兵打得粉身碎骨。
 
「雷尼克頓,住手!」納瑟斯大喊。
 
傭兵們這時已不再虛情假意。納瑟斯知道守門人及他的妻子已遭殺害,齊勒斯送上的問候只會是一陣刀光劍影。諸多事實逐漸斥散了他的幻覺。
 
納瑟斯伸手想抓住那個孩子,但他卻化成一抹黑影,消散在這片星光照耀的大地上。
 
「再見了,兄弟。」納瑟斯低語。
 
齊勒斯的使者分散開來,他們的馬發出嘶聲並噴鼻氣,納瑟斯被三面包圍。馬洛夫毫不猶豫地拔刀刺向納瑟斯側面,至高戰士的身體隱隱感到疼痛。馬洛夫試圖拔出他的武器,卻無法移動武器半吋。一隻長了爪的手按住刀子,至高戰士的身體裡留著難耐的痛楚。
 
「你們不該打擾我的幻覺。」納瑟斯說。
 
納瑟斯徒手捏碎馬洛夫的刀子,震碎了他的手指、撕裂了他的韌帶。
 
納瑟斯撲向馬洛夫,那個傭兵的軀體在納瑟斯重重的壓擊下粉碎。
 
納瑟斯跳向另一個人,把他從馬鞍上拉起來,他的五臟六腑在納瑟斯狠狠的兩拳下變得支離破碎,人也瞬間沒了氣息。他碎裂的身軀散落進沙子裡,景象慘不忍睹。他的馬也驚慌地逃進沙漠。
 
「他已經喪心病狂了!」其中一個人說。
 
「我已經恢復理智。」納瑟斯一邊朝傭兵的領頭者走近,一邊說。
 
一股奇怪的香味瀰漫在空氣之中,納瑟斯走過的地方長出淡紫色的死亡之花。馬洛夫在地上扭曲著,右手的斷指枯萎,皮膚就像濕羊皮紙般鬆弛下垂,胸口凹陷如腐爛的水果。
 
其他的傭兵們開始感到膽顫心驚,他們奮力地安撫座騎,只想著逃跑。馬洛夫的屍體躺在沙子上,被眾人拋棄。
 
納瑟斯轉向東方,面向納瑞瑪沙的遺跡。
 
「告訴你的『皇帝』,他的時代即將結束。」
電競中心
粉絲創作
線上商城
官方論壇
攻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