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龍騎士 魔鬥凱薩
地獄火 魔鬥凱薩
搖滾吉他手 魔鬥凱薩
魔域戰神 魔鬥凱薩
梅花國王 魔鬥凱薩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魔鬥凱薩
金屬亡靈 魔鬥凱薩 Mordekaiser
闇影島
生命:575 (+90 每級)
生命回復:5 (+0.75 每級)
魔力:100 (+0 每級)
魔力回復:0 (+0 每級)
移動速度:335
物理攻擊:61 (+4 每級)
攻擊距離:175
物理防禦:37 (+3 每級)
魔法防禦:32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暗崛 (被動)
魔鬥凱薩在對英雄使出三次攻擊或技能之後獲得一個強力的傷害靈氣和移動速度。
泯殺 (Q)
魔鬥凱薩接下來的三次攻擊獲得增強。前兩次攻擊造成 10/20/30/40/50(+0.5/0.6/0.7/0.8/0.9 額外物理攻擊)(+0.6 魔法攻擊)額外魔法傷害。第三次攻擊造成前一次攻擊 2 倍額外傷害,最多達到 20/40/60/80/100(+1.0/1.2/1.4/1.6/1.8 額外物理攻擊)(+1.2 魔法攻擊)
  • 消耗:20/23/26/29/32 生命
  • 冷卻:10/8.5/7/5.5/4 秒
不滅之軀 (W)
被動: 魔鬥凱薩在友軍旁擊殺小兵時,獲得額外經驗。

主動: 鎖定一名友方與魔鬥凱薩連結:魔鬥凱薩與目標往彼此靠近時獲得 75 跑速。當兩人接觸時,在 4 秒內對周圍敵方造成 140/180/220/260/300(+0.6 魔法攻擊)魔法傷害。重新啟動技能來立刻對雙方周圍的敵方偷取 50/85/120/155/190(+0.3 魔法攻擊) 生命 (對最多2 個士兵造成 25% 治療;此為魔法傷害)。
  • 消耗:25/35/45/55/65 生命
  • 冷卻:12/11/10/9/8 秒
  • 射程:1000
死之爪 (E)
魔鬥凱薩對面前錐形範圍造成 35/65/95/125/155(+0.6 物理攻擊)(+0.6 魔法攻擊)魔法傷害。

每擊中一個英雄,他獲得最多 15/17.5/20/22.5/25% 的護盾。
  • 消耗:24/36/48/60/72 生命
  • 冷卻:6/5.75/5.5/5.25/5 秒
  • 射程:675
死亡領域 (R)
被動-巨龍之力: 傷害巨龍時巨龍會受到 詛咒,持續 10 秒。

主動:詛咒 目標英雄並偷取其 25/30/35%(+4% / 每 100 魔法攻擊)最大生命(施放時立刻偷取 25%,10 秒內偷取另外 75%;此為魔法傷害)。

詛咒效應:受到詛咒的單位被魔鬥凱薩的隊伍擊殺時,其靈魂會追隨魔鬥凱薩,持續 45/60/75 秒。魔鬥凱薩將獲得該名英雄 30% 魔法攻擊和 25% 額外生命。可以利用 Alt 鍵搭配滑鼠右鍵或再次點擊技能來控制靈魂。
  • 冷卻:120/105/90 秒
  • 射程:850
故事

「萬物皆有一死,唯我是不朽存在。」

 
魔鬥凱薩是闇影島上的怨靈中最令人厭惡的存在。由於死靈法術和魔鬥凱薩的邪惡意念,讓他能夠免於真正的死亡,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個世紀。那些嘗試和他一戰的都得承擔恐怖的風險:可能被奴役成他用來破壞的工具。
 
魔鬥凱薩並不是一出生就是不死之身。在諾克薩斯和蒂瑪西亞崛起前,他曾是統治瓦羅然東方大陸的殘忍軍閥。他總是穿戴重裝鎧甲前往戰場,用他的「夜禍」擊墜所有膽敢阻擋他的人。
 
對魔鬥凱薩的懼怕與厭惡同時存在,他的敵人終於派軍想結束他的暴虐統治。在整日的血戰後,魔鬥凱薩站在成堆的屍體旁被敵軍包圍,準備面對他的命運;不論箭矢穿過、刀劍劈砍,他仍大笑著,保證他會回來。
 
他的屍體被丟在巨大的柴堆旁。人們生起了巨大的火堆,雖然他的盔甲只被燻黑,但肉體被燒得只剩下骨頭。
 
營火燃燒了數天熄滅後,軍隊便起身回營。一小群巫師從陰影中現身,在灰燼中找到了魔鬥凱薩的護甲和骨灰。他們偷偷運走了骨灰,在一個無夜之月,將骨灰放在符文石板上,施放了邪惡巫術。當魔法詠唱完成,一個黑影從石板上浮了出來。
 
那是個黑暗的怨靈,眼睛卻止不住地露出惡意。被大火燻黑的盔甲迅速地吸附在怨靈旁邊,就像被巨大的磁鐵給吸引。巫師們跪在重新站起的主人身旁,他們知道為主人服務會得到巨大的力量,但不知道是以何種形式。
 
對於黑魔法有更多認識的魔鬥凱薩賦予了這些巫師不死,將他們困在生與死中間;他們變成了巫妖,注定要永世服侍魔鬥凱薩。
 
在接下來的數年內,魔鬥凱薩殺了所有曾經抵抗他的人,並且讓他們陷入不死的詛咒,永世都得服侍著他。
 
魔鬥凱薩惡夢般的統治持續了許多個世紀。好幾次,他好像被殺掉了,但他總能夠帶著巫妖們重返戰場。
 
魔鬥凱薩的屍骨是他重生的關鍵。隨著時間過去,他越來越擔心它們的安全,於是他在帝國中心建造了一座堡壘 ─ 後人稱它為「不朽要塞」─ 將骨頭藏在這個據點的核心。
 
不朽要塞在部落和軍團的聯手下遭到包圍。圍城期間,一位不知名的盜賊突破了堡壘噩夢般的防守,並偷走了魔鬥凱薩的頭顱。他需要完整的屍身才能夠重生,然而看守的巫妖們因懼怕魔鬥凱薩的怒火,因此隱瞞了這件竊案。
 
數不清的敵人在魔鬥凱薩面前死亡,但即使在不朽要塞的防禦下,仍然被絕對的數量給壓垮。敵人湧入要塞,以鐵鍊綁住了魔鬥凱薩。他狂妄地大笑,笑聲充滿了整個要塞;他沒有理由相信自己不會重生,就像之前一樣。鐵鍊的尾端繫在蛇妖身上,在士兵一聲令下,巨大的怪物便將魔鬥凱薩五馬分屍。
 
魔鬥凱薩的首級被帶往了隱身在霧氣和傳說間的眷顧島嶼。島上的智者瞭解魔鬥凱薩和他的弱點,他們為了讓世界能脫離他的統治而將頭顱偷來,藏在一個地下金庫,以層層大鎖和咒語保護著。魔鬥凱薩的僕從們分散在世界各地,尋找消失的頭顱,但總是無功而返。魔鬥凱薩看似無法復生了。
 
數年變成數十年,數十年則變成好幾個世紀,平靜好似就會這樣持續下去,直到眷顧島嶼發生了大災變。一個受到哀痛和瘋狂折磨的國王釋放了恐怖的魔法,讓島嶼群陷入黑暗,成為不死生物的國度 ─ 闇影島。
 
就像飛蛾撲火一般,魔鬥凱薩的怨靈侍從帶著他的骨骸來到了闇影島。他們從廢墟中挖出他的頭顱,讓他能夠再一次地重生。
 
魔鬥凱薩在闇影島上重建了他的王國,奴役了一整批的不死軍隊。對他來說,這些年輕的不死生物只是低等種族,沒有自己的意志,但也還算有用;他們將是未來戰爭中可以消耗的棋子。
 
不像其他的低等不死生物,魔鬥凱薩不受黑霧的控制。他的惡意給他了強大的力量,而闇影島的環境讓他能進一步地增強自己。
 
一邊聚集力量、一邊保障遺骸的安全,他還開始覬覦海岸的另一端 ─ 瓦羅然大陸。在他的缺席下,大陸上興起了數個不同的城邦,而他特別想奪取的是現在將「不朽要塞」做為首都的諾克薩斯。
 
歷史正翻開了一頁新的黑暗篇章。
 
 

詛咒闇影

 
詭祕黯霧捲曲扭動著,就像個活生生的動物,圍繞著孤立的灰石城堡。一個龐大而覆蓋盔甲的身形在霧中穿梭,他沈重的盔甲如石油般烏黑,數球鬼火在盔後燃燒。
 
穿著盔甲的亡魂朝城堡大門前進,他腳下踐踏的青草都瞬間枯萎了。他可以看到城牆上的動靜,守軍知道死神來臨了。他的名字被人們懼怕地傳著:
 
「魔鬥凱薩」
 
箭矢劃破了夜空,少數射中魔鬥凱薩的盔甲被硬生彈開,只有一支插入了他的盔甲和護喉之間,但他仍無情地邁進。
 
一座沈重的閘門擋在魔鬥凱薩之前,他伸長了手臂在空中作出握拳的動作。格狀的鐵閘門發出刺耳的聲響,隨即被巨大的力量擰爛給丟在路邊,通往城堡的橡木大門就在眼前。
 
純白刺眼的防禦符文從大門表面浮出,將魔鬥凱薩逼退了半步。他身邊的詭祕黯霧躁動不安,守軍直到現在才第一次看到他真正的樣貌:令人厭惡、黑暗的幽魂,渴望著生靈。
 
魔鬥凱薩邁步向前,揮舞著「夜禍」─ 充滿尖刺、使數千人死於其下的鐵鎚。用力一揮,夜禍蠻橫地撞上了橡木大門。
 
防禦符文爆裂,魔鬥凱薩的黑魔法碾碎了咒語的防護;大門往內凹陷,打出了一個大大的裂洞。
 
詭祕黯霧率先由縫隙竄往城內,魔鬥凱薩接著邁進。
 
駐守的士兵和武裝民兵在庭院等著。「都是弱者。」魔鬥凱薩心想,掃視全場想找到一個值得戰鬥的對手。他的目光停在身著銀色裝甲的戰士身上,戰士拔出長劍,挺身站在隊伍前方。
 
「快滾吧,幽靈!否則就由我將你流放!」騎士說著,「這個村莊和人民都受我的保護!」
 
見到主人受到威脅,一群幽靈和半透明的戰士在詭祕黯霧中迅速地聚集。
 
「這個靈魂是我的!」魔鬥凱薩說,抑制著對靈魂的渴望;他的嗓音低沈而死寂,就像是死亡的聲音。
 
魔鬥凱薩指向戰士,一陣錐狀惡意衝向戰士。
 
戰士的盔甲冒出白光,一下子又回復原狀,但戰士完全不受魔鬥凱薩的法術影響。
 
「是蒂瑪西亞的鋼鐵啊,」魔鬥凱薩鄙視地瞥了一眼。「那一樣救不了你。」他向前一步,巨大的鐵鎚朝戰士的頭顱砸去。戰士雙手舉劍擋住了這一擊,但巨大的力量仍讓他跪倒在地。
 
魔鬥凱薩繼續施壓。
 
戰士滾動躲開了魔鬥凱薩的致命一擊,同時由側邊揮擊長劍斬穿了盔甲。若他的對手是一般人,這一劍早該致命了,但對魔鬥凱薩這般龐然巨獸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魔鬥凱薩反手抓住戰士,將他摔了出去。
 
死亡領主準備結束這場戰鬥,但戰士仍頑強抵抗,以精湛的技巧躲過魔鬥凱薩的攻擊,用盡全力一劍刺向了魔鬥凱薩的胸口。
 
長劍穿過胸甲心臟上方的位置,但戰士絲毫感受不到抵抗,好似盔甲後是空心的一樣。
 
魔鬥凱薩箝住了戰士的頸子,將他舉在空中。
 
「你以為你能保護所有人,但你要知道,是你會殺死他們。」
 
魔鬥凱薩一邊說著,一邊掐緊戰士的咽喉,他雙腳騰空地踢著,但毫無效果。
 
魔鬥凱薩怒火中燒地看著戰士漸漸死去。最後,掉落在地的只剩一具了無生氣的屍體。
 
魔鬥凱薩單腳跪地,一隻手放在戰士的胸口上。當他重新起身時,他喚醒了戰士的靈魂。
 
戰士的靈魂驚慌地看著四周,但什麼都做不了。
 
「現在,」魔鬥凱薩下達命令,知道戰士已經無法抵抗。「把他們通通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