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光之女武神 雷歐娜
烈陽守護者 雷歐娜
日輪聖騎 雷歐娜
泳池狂歡 雷歐娜
菁英計畫:雷歐娜
炙烤廚娘 雷歐娜
日蝕使者 雷歐娜
月蝕使者 雷歐娜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雷歐娜
黎明之光 雷歐娜 Leona
巨石峰
生命:576.16 (+87 每級)
生命回復:8.5 (+0.85 每級)
魔力:302.2 (+40 每級)
魔力回復:6 (+0.8 每級)
移動速度:335
物理攻擊:60.04 (+3 每級)
攻擊距離:125
物理防禦:47 (+3.6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烈陽之力 (被動)
每當雷歐娜使用技能對敵人造成傷害時,目標會被標記,持續 3.5 秒。友方英雄攻擊目標時,會消耗標記並附加 25~144 點魔法傷害。
拂曉盾擊 (Q)
雷歐娜的下次普攻增加 50 距離,附加 10/35/60/85/110(+0.3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且暈眩目標 1 秒。
  • 消耗:45/50/55/60/65 魔力
  • 冷卻:6 秒
日蝕 (W)
雷歐娜舉起盾牌,增加 25/35/45/55/65(+0.2 額外物理防禦)點物理防禦與 20/30/40/50/60(+0.2 額外魔法防禦)點魔法防禦,持續 3 秒。技能結束時,對周圍敵人造成 60/100/140/180/220(+0.4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若日蝕有對敵人造成傷害,則增加防禦的效果再延長 3 秒。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14 秒
太陽聖劍 (E)
雷歐娜發出劍氣,對路徑上的敵人造成 60/100/140/180/220(+0.4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當劍氣淡去後,被擊中的最後一名敵方英雄會暫時無法行動,同時雷歐娜向目標方向衝刺。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13/12/11/10/9 秒
  • 射程:700
日輪聖芒 (R)
短暫詠唱後,雷歐娜呼喚擁有太陽能量的光炮,對目標區域內的敵人造成 100/175/250(+0.8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降低 80% 跑速,持續 1.5 秒。中心小範圍的敵人則會被暈眩,而非緩速。

使用此技能後,雷歐娜獲得烈炎熾熱效果,持續 5 秒。期間內,雷歐娜接下來 3/4/5 次的普攻範圍增加 100,會附加烈陽之力(被動)與 30/40/50(+0.15 魔法攻擊)點額外魔法傷害。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90/75/60 秒
  • 射程:1200
故事

「若想如烈日般耀眼,你必須先燃燒自己。」


沐浴在烈日的光輝下,雷歐娜是日輪的聖殿戰士,用她的太陽聖劍和拂曉之盾守護著巨石峰。她的肌膚閃耀著星火之芒,眼中則如星雲般深邃無垠。一身的金色裝束和沉重的歷史,雷歐娜將知識帶給世人,並制裁應受審判之人。

居住在巨石峰周遭地區的生活就等於是與艱苦和磨練畫上了等號,但是許多人願意將此當作追求更崇高的心靈啟迪與意義的試煉;就連住在山麓地區的生活就已經如此艱難,更別提從小生長在山中的住民會遇上多少磨難。

生活在巨石峰高海拔之處充滿危險。當環繞著巨石峰頂那陣閃爍的霧飄降而下時,必定伴隨某些可怕而詭譎的事物;當霧褪去,只留下張牙舞爪的魔獸,或是全身發出光芒而嗜殺的怪物,口中呢喃著讓所有凡人都會發瘋的可怕秘密。

拉克爾人就是這樣一個存活在接近人類忍耐極限的部落,僅靠著他們寶貴的牲口以及山上極少的植栽維持生命,淬鍊自身戰鬥技巧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為止。拉克爾的意思代表的就是最後烈日之部落,部落的人民堅信在這個世界之前還有許多個世界存在過,消失的原因都是某種巨大而不可避免的浩劫。拉克爾預言者曾說過,只要烈日消失,光明就不復存在;所以拉克爾的戰士們必須鍛鍊自己,以備迎接想要扼殺光明的邪惡之徒。

對拉克爾部落來說,戰鬥是奉獻之舉,為了讓烈日之光可以繼續照耀大地。所有部落的人民都被訓練成能夠隨時戰鬥並且在殺戮時毫無懸念,雷歐娜也不例外。在她學會走路的時候,她同時也精通了如何輕鬆駕馭重劍與盾牌;她對於環繞在巨石峰頂的那陣迷霧相當著迷,常常猜想著在迷霧之上究竟藏著什麼秘密。對迷霧的熱愛並沒有阻止雷歐娜從迷霧裡出現的危險戰鬥,她挺身對抗殘暴的野獸、非人類形體的怪物,以及蒼白而沒有雙眼的魔物。

她一直照著從小被教誨的方式戰鬥並且殺死怪物,直到有一天,年輕的雷歐娜遇見了一個男孩在山腰附近流浪。男孩全身皮膚散發出淡淡的金黃色光輝,頭上長了一對角,還有著像蝙蝠般的翅膀;他並不會說雷歐娜所說的語言,但這個迷路的男孩看起來嚇壞了。雷歐娜出生以來所學一切都在告訴她應該殺了這個魔物,但是她無法對一個這麼無助的男孩下手;於是,她領著男孩走到一條通往頂峰的道路,並且看著他走進陽光中失去蹤影。

當雷歐娜回到拉克爾時,她發現自己被指控為怠忽職守;一名叫做亞崔斯的男孩看見她帶領魔物返回安全之處,亞崔斯告訴自己的爸爸有關雷歐娜的所作所為,並且控訴她這麼做愧對於日輪信仰的子民。雷歐娜對此並未多做爭論,但在拉克爾對於瀆職的審判只有一個 ─ 與指控者進行武鬥定奪;雷歐娜將會在正午烈日高照時於競技場中面對亞崔斯,正午的日光將會做出最正直的裁決。雷歐娜與亞崔斯可謂勢均力敵,雖然雷歐娜的戰鬥技巧十分強大,但是亞崔斯一心一意對於武術的琢磨研究也讓他成為了一個可敬的對手。雷歐娜拿起她的劍與盾,亞崔斯則手持長矛,圍觀的群眾誰也說不準這場戰鬥誰才是贏家。

他們兩人在刺眼的烈日下戰鬥,身上數十個傷口都不斷流著血;雖然如此,但是沒有人能夠使出致命一擊結束戰鬥。隨著太陽下沉到地平線之際,日輪的一名長者走進了競技場,身邊伴隨著三名身穿金色鎧甲的戰士,將這場戰鬥叫停。日輪組織尚武且擁戴著對太陽的崇敬,信奉無情的信條,在巨石峰上過著艱苦且無情的生活。這名長者來此,是因為日輪先知預言了有一名戰士的生命之火比太陽還要熾烈,這名巨石峰戰士將會為聖土帶來統一;而日輪長者在得知雷歐娜因秉性善良而犯下的過錯之後,對於她就是巨石峰之女這件事更加堅信不移。

圍觀的群眾發出警告,打斷決鬥將會遭逢不幸,但是長者心意已決;雷歐娜必須加入組織,接受完整的日輪信仰與指導,就算每個拉克爾戰士都是勇猛而獨立的個體,但他們也不得不遵從神聖的日輪神諭。於是三名戰士將遍體鱗傷的雷歐娜抬起,從競技場離開,就此展開她的新生活。

日輪聖殿是一座高大的城堡,閃耀著亮光的大理石尖頂與精心打磨的花崗岩外觀,位於巨石峰東側的陡坡之上。在這個地方,雷歐娜學到了神聖教條,日輪崇拜烈日,視其為所有生命的起源,並且抵制所有其他形式的虛妄光明。雖然訓練的過程充滿苦難,但是雷歐娜並沒有辜負長者的期望,在如此充滿艱困的環境中脫穎而出;她將所學所見充分吸收,就像在沙漠中乾渴已久,終於獲得甘泉的人一樣渴望得到更多知識。雷歐娜每天都跟著拉克爾傭兵隊進行訓練,傭兵隊以拉克爾語言的意思代表於地平線之際追逐烈日的苦行者,他們將雷歐娜的劍術技巧訓練得爐火純青;經過一段時間後,雷歐娜變成了拉克爾傭兵隊的總指揮,也成為了對烈日全心奉獻的信徒,有的人則會說她是崇拜太陽的狂熱份子 。

她的命運,在被派遣前往護送一名年輕的日輪組織成員進入聖殿中心時完全改變了。那名少女的頭髮是純淨的白色,如同皎潔的月光一般;前額的符文印記散發著淡淡的光輝,她的名字是黛安娜,是個讓聖殿長者們都頭疼不已的麻煩精。黛安娜已經失蹤了幾個月,現在再次回到聖殿,身著寒鐵所打造的鎧甲,閃爍著奇怪的銀光。黛安娜聲稱她帶回了不得了的消息,這個消息所揭露的真相將會撼動整個日輪組織,但是她只願向日輪長者透露這個秘密。

雷歐娜與裝甲侍衛伴隨著黛安娜前往晉見日輪長者,雷歐娜的戰士直覺告訴她這個女孩的舉止相當古怪。見到長者之後,黛安娜開始談論月環 ─ 這個崇敬月亮的信仰在日輪是禁止談論的,還提及關於日輪對於真實的理解是不完整的;她述說在峰頂的那個國都,在那片淨土之上,日與月並非敵對,全新的真理能夠帶領人們以全新的角度審視世界。雷歐娜感覺自己的怒氣隨著黛安娜說的字字句句不斷上漲,當日輪長者駁斥黛安娜所說的一切並稱她為瀆神者時,雷歐娜知道自己將會親手用劍刃結束這個異教徒的性命。

雷歐娜發現黛安娜對於日輪長者否定了她所帶來的消息感到怒不可抑,但是在雷歐娜還來不及反應前,這個白髮的女孩已經往前猛襲;一道炫目的光從黛安娜往前伸出的手中噴出,她身邊出現的銀白色圓球在一眨眼間將長者們燒成了灰燼。銀白烈焰如同颶風一般發出狂暴寒冷的光芒,將雷歐娜颳倒在地;當雷歐娜再次恢復意識時,她發現黛安娜早已離去,而日輪陷入了無領袖的狀態。當剩下的日輪成員艱難的重建被襲擊的聖殿秩序之時,雷歐娜知道自己只剩下一途可行 ─ 那便是追獵異教徒黛安娜,並且親手消滅她,替日輪長者們報仇。

黛安娜的蹤跡十分容易追蹤;異教徒的腳印在雷歐娜眼中如水銀一般閃閃發光,一路通往巨石峰的頂端。雷歐娜毫無猶豫地爬上了險峻而陌生的陡坡,日月不斷輪替經過她的頭頂,就像是在她每次吐息間就轉瞬過了數個晝夜。她並未停下腳步進食或喝水,她的身體早已超越正常人的極限,但雷歐娜任憑怒火支撐著她。

雷歐娜最終抵達了巨石峰頂;氣喘吁吁而且又餓又累的她,一心一意只想著要懲戒黛安娜。那個曾被雷歐娜放走的男孩渾身散發淡淡金光,坐在不遠的石頭上;在他身後,天空發出熾烈的光芒,一道極光以不可思議的顏色出現;雷歐娜看見一座宏偉的古城,以黃金與白銀搭建而成,這座古城的宏偉與日輪聖殿的壯麗互相輝映。雷歐娜目不轉睛,崇敬而狂熱地雙膝跪地。

金色皮膚的男孩以古老的拉克爾語言向她交談。從雷歐娜放走他的那天起,他就在這裡等著雷歐娜返回此地,他希望還沒為時已晚。男孩伸出一隻手,施展奇妙的魔法,讓雷歐娜可以窺看神的旨意。

雷歐娜此生中從未拒絕過任何事物;她牽起男孩的手,男孩微笑著引領她進入光亮之中。天庭中一道柱狀的光束劈砍而下,擊中了雷歐娜,她感覺到一股來自遠古的存在充滿了她的四肢百骸,賜予她令人敬畏的力量以及被世人所遺忘的知識。她的鎧甲與武器瞬間被天火灼成了灰燼,但她身上卻出現了一套重新打造的華美戰甲、用黃金鍛鑄的日輪聖盾以及太陽聖劍。

這名戰士雖然在外表上看來毫無變化,但是雷歐娜的內在已經脫胎換骨;她依然擁有她的記憶與思想,還是主宰著自己的肉體,但是某樣非人類的存在選擇了她做為容器。雷歐娜因此得到了不可思議的力量,非凡的知識不斷縈繞在她腦海中,對她的靈魂來說相當沉重;這些知識她永遠只能跟一個人分享,某個能了解她所說所知的人。

現在,雷歐娜比以往更加清楚,她必須找到黛安娜。
 
 

光明使者


入侵者在破曉前展開攻擊,五十個身著鎖子甲如狼般低伏著身子的壯漢,以不知何種動物的皮毛遮蓋著身軀,隨身攜帶著鐵灰而有鈍口的斧頭。他們的步伐在進入山腳的營區時變得敏捷而快速,這些男子一起並肩作戰數年,個個情同手足,都是一群在刀鋒上討生活、生死懸之一線的人。一名身穿輕巧鎧甲、肩上扛著一把重劍的男子在前方領導著它們,在他的真龍頭盔之下,這名男子的面容佈滿鬍鬚而粗獷,皮膚被因為作戰而曝曬的烈日曬成古銅。

他們在稍早前非常輕鬆地征服了數個營地;對這些男人們來說,幾乎沒有遭到抵抗就得手了。先前這樣掠奪的機會少之又少,但在這片陌生之地上,這名首領找到了他所需要的機會。

這個營地也會跟先前搶過的一樣輕鬆吧。

突如其來的亮光在他們面前閃爍,烈日之光更加熾烈地照耀著。

怎麼可能?離破曉的曙光亮起明明就還有一個小時或是更長才對。

首領伸出他充滿硬繭的手遮住直刺雙眼的陽光,看見一個孤獨的身影在站在營地前方;當首領發現那個身影竟是個女人時,他露齒獰笑 ─ 終於找到一個值得他搶的東西了。光明瞬間照亮了那個女子的身影,首領的獰笑立刻垮了下來;當他走近一看,那名女子身穿華美鎧甲,赭色的長髮飄逸,陽光在她的重盾與長劍上閃閃發亮著。

更多的戰士從營地的路旁走出,與那名女子並肩而立;每個戰士都身著金黃甲冑、手持長矛。

「這片土地由我保護。」她說。

雷歐娜舉起了她的劍,其他十二名拉克爾傭兵以她為中心,擺出了楔形隊形;她的兩側各站了六名傭兵,高舉盾牌並且整齊劃一地形成一道盾壁。雷歐娜將自己的盾牌置於傭兵盾陣的中心,在盾牌閃耀著的聖光中舞動長劍。

她握了握以皮革包裹而成的劍柄,感受那股在她體內驚人的能力;那是一股隱隱炙燒著她,渴望解放力量的火焰。雷歐娜讓那股烈火掌控她的軀體,灼燒她身體的熱度漸趨減緩。她眼中閃爍著翻騰的餘燼,心臟劇烈跳動著;那股在山頂選中她的力量似乎相當渴望用聖潔之火將眼前的入侵者燒得灰飛煙滅。

只要先殺了那個戴著真龍頭盔的男子,其餘的黨羽將會潰不成軍。

有一部分的雷歐娜想要將自己的力量傾洩而出,想要將這些男人灼燒成白骨;這些掠奪者殺了數十個以巨石峰為家的居民,玷汙這片淨土,推倒踐踏了聖潔的日輪之石,還隨意在山泉中便溺。

首領放聲大笑,從肩膀上舞起他的重劍;其他黨羽從他身邊撤退,畢竟要持續揮動如此巨大的武器需要寬敞的空間。他高聲大喊,發出一些粗啞的戰吼 ─ 聽起來比較像是動物的咆嘯而非人聲,而在旁的戰士以同樣的怒吼回應。

雷歐娜在這些氣喘吁吁、鬍子上噴出唾沫的入侵者踏著沉重的步伐向拉克爾傭兵直直衝來時吐出了一口長氣;她感受到淌流在血液中的古老力量正在將真理與她漸漸融合,與她的感官連成一體,讓她能夠察覺到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感知。

時間為雷歐娜而慢了下來;她看見每個敵人的心臟處發出脈動的光,聽見他們血液流動的聲音如雷霆般奔騰不已;對她來說,他們的身體被渴望戰鬥的汙穢慾念蒙上一層模糊的紅色火焰。敵方首領一躍上前,他的大劍彷彿岩石巨人憤怒的拳頭般重重地砍上雷歐娜的盾牌;這殘暴的一擊讓金屬變形,將雷歐娜往後震退了一碼,傭兵隊隨著雷歐娜往後退了幾步,繼續維持著堅不可摧的盾牆。雷歐娜的盾牌放出光芒,入侵者首領的皮草披風因為盾牌熾熱的溫度而開始燜燒;他的眼睛在他將大劍轉向再次襲往背後時,因為驚訝而圓睜。

「防禦並突刺!」她在其餘的入侵者攻擊防線時高聲喊道。金黃色的矛在猛刺的瞬間立刻將第一線試圖發動攻擊的敵人腹部刺穿,他們步履蹣跚地往後退,而傭兵隊趁勝追擊。

盾壁再度聚集,但是這次傭兵團將盾牌高舉;入侵者們肌肉賁張,用盡全力將斧頭狂暴地砍下。雷歐娜用劍刺進其中一個攻擊者的脖子,他馬上捧著鮮血直流的喉嚨嘶叫著退後;她的盾牌往另一個攻擊者的臉上重擊,他的頭顱立刻變形凹陷。

拉克爾傭兵隊的陣線因為敵軍首領的重劍劈砍而往後退避,這次雷歐娜旁邊的傭兵運氣就沒那麼好了;盾牌被那把碩大無朋的劍給擊碎,他從頭到骨盆處被劈成兩半,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

雷歐娜並沒有讓那把重劍有第三次揮舞的機會。

她舞起太陽之劍朝著他突刺,劍上發出了狂烈的光芒,白熾的火焰籠罩著敵方首領,將他身上的皮草與毛髮點燃;他身上的鎧甲開始熔解,與他的血肉合而為一。他發出駭人的喊叫,雷歐娜感受到她體內的力量因為這個男人的痛苦歡快地陶醉著。他全身的皮肉都已經被雷歐娜的白熾火焰灼燒殆盡,白骨清晰可見,但不知何故這個男人竟然還活著,他搖搖晃晃地往後倒。他的手下見到首領全身著火、面目全非的模樣通通停止攻擊,開始退縮。

「擊潰他們!」雷歐娜高聲一呼,拉克爾傭兵隊一擁而上,長矛殘忍而有效率地進行著單調的動作。突刺、轉動,最後抽出;一遍又一遍,如同無情的殺戮兵器一般。剩下的入侵者對自己首領的死訊驚駭不已,連滾帶爬地逃離沾滿同黨鮮血的拉克爾傭兵;他們腦海中現在唯一的念頭,只有逃走。

至於這些入侵者是如何以及為何來到巨石峰,將永遠是個未知的謎。他們很顯然不是來見識巨石峰的宏偉,也並非企圖前來爬上頂峰;他們不是戰士,也不是信徒,剩下的殘黨再次聚首應該也只會繼續進行殺戮的勾當。

雷歐娜不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她將劍刺進土地中,與自己的內在的偉大力量對談 ─ 她想守護這片土地。烈日從她身後緩緩升起,雷歐娜伸手彷彿想要輕觸陽光。

她單膝跪地,並將一拳轟然擊向地面。

烈日的光芒從天空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