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血月幽魂 克黎思妲
永恆榮耀 克黎思妲
SKT T1 克黎思妲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克黎思妲
復仇之矛 克黎思妲 Kalista
闇影島
生命:534 (+89 每級)
生命回復:3.75 (+0.55 每級)
魔力:250 (+45 每級)
魔力回復:6.3 (+0.4 每級)
移動速度:325
物理攻擊:69 (+4 每級)
攻擊距離:525
物理防禦:23 (+3.5 每級)
魔法防禦:30 (+0.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好戰突進 (被動)
當克黎思妲在使用赦罪穿刺或進行普攻的途中獲得移動指令,她往該方向衝刺。
赦罪穿刺 (Q)
克黎思妲拋出飛矢,對第一個擊中的敵人造成 10/70/130/190/250(+1.0 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並疊加一層痛苦撕扯(E)效果。

若此技能擊殺敵人,飛矢會穿越並將原本的「痛苦撕扯」層數全加在下一個目標身上。此技能也可以觸發好戰突進(被動)。
  • 消耗:50/55/60/65/70 魔力
  • 冷卻:8 秒
  • 射程:1450
憎靈守衛 (W)
被動:克黎思妲與血誓同盟在 1.5 秒內攻擊相同目標時,會附加(+5/7.5/10/12.5/15% 目標最大生命)點魔法傷害。若小兵生命在 125 以下,會自動擊殺該小兵。此被動效果在 10 秒內無法對同一目標生效。

此外,克黎思妲在血誓同盟附近時,會增加 5/10/15/20/25 額外物理攻擊。

主動:克黎思妲派出亡魂守衛偵查指定區域,會在路徑上來回徘徊數次。克黎思妲每 90/80/70/60/50 秒會獲得 1 個亡魂守衛,最多儲存 2 個。 亡魂守衛對於背後的攻擊較脆弱,並只能偵查前方的錐形區域。若偵查到敵方英雄,亡魂守衛會發出尖叫,跟著目標並使之現形,維持 4 秒。
  • 消耗:25 魔力
  • 冷卻:30 秒
  • 射程:5500
痛苦撕扯 (E)
被動:克黎思妲的普攻和赦罪穿刺(Q)會穿刺目標,讓矛停留在目標身上,持續 4 秒。

主動:克黎思妲將長矛扯出,對周圍穿刺目標造成 20/30/40/50/60(+0.6 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並降低 25/30/35/40/45% 跑速,持續 2 秒。每支穿刺的長矛再增加 10/14/19/25/32(+0.2/0.225/0.25/0.275/0.3 物理攻擊)點傷害。

若此技能擊殺敵人,則刷新冷卻時間並回復 10/15/20/25/30 點魔力。
  • 消耗:30 魔力
  • 冷卻:14/12.5/11/9.5/8 秒
命運呼喚 (R)
克黎思妲將血誓同盟傳送到自己身邊,並使血誓同盟無法被指定為目標,但也無法施放技能,持續 4 秒。

血誓同盟可以點擊滑鼠右鍵朝目標位置衝刺,擊飛周遭敵人,持續 1.5 秒。若血誓同盟沒有及時決定位置,則會自動朝克黎思妲面朝的方向衝刺。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50/120/90 秒
  • 射程:1200
故事

「罪惡存在,吾等必伸張正義;苦痛襲來,吾等必全力反擊。若有背叛,復仇之矛必將清算!」

 
克黎思妲是由闇影島召喚出的不死幽魂,她滿懷著憤怒的情緒與復仇的意志,是騙子與叛徒們最懼怕的噩夢。遭到背叛的人們會癱倒在血泊中哭喊著復仇,但克黎思妲只接受她認同的請求。一旦契約成立,苦痛就會降臨,克黎思妲將以靈魂黑矛的冷焰終結目標的生命。

克黎思妲生前是一位自豪的上將,同時也是帝國君王的姪女。她一生都遵從榮耀,以至高的忠誠服侍著國王與皇后,並期望所有人都能達到與她相同的標準。她的君主樹立了許多敵人,某次當其他領土的統治者派來刺客暗殺時,克黎思妲的劍以最快的速度阻止了對方的意圖。為了保護國王,克黎思妲卻忽略了皇后的安危;刺客塗有劇毒的刀鋒一轉,劃破了皇后的手臂。國王立刻召集了全國上下最高明的祭司、醫師與巫師,但所有人都束手無策;皇后體內的毒物找不到任何辦法解除,就連國王的魔法都僅只能減緩毒性蔓延。哀痛的國王派了任務給克黎思妲,令她動身找尋解藥。出發前,克黎思妲將保護國王的職責轉交給了鋼鐵秩序騎士團的赫克林。赫克林想和克黎思妲一起出任務的要求被拒絕了,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留守。
 
克黎思妲走遍了世界,造訪了無數見多識廣的學者、隱士以及密醫,但依舊一籌莫展。最後,她得知一處受祝福的傳說島嶼握有永恆不死的關鍵,於是她抱著最後的渺茫希望準備啟航。島民理解了克黎思妲的堅定意圖,因此聽說了她的請求後,便備了一艘小船讓她前往島上。克黎思妲懇求他們治好皇后,島上的賢者表示必須將皇后帶來,才能淨化她的身軀。在克黎思妲準備返鄉時,賢者教導了一段複雜的咒語,能夠穿過保護著島嶼的特殊光罩;但同時,賢者也警告了克黎思妲,不許將相關的知識散播出去。然而,當她抵達家鄉卻為時已晚;皇后早已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龐大的憂傷讓國王陷入了失控的瘋狂,他將自己與妻子逐漸腐爛的屍體一起鎖在高塔中。克黎思妲的叔父得知她歸來的消息,便將她召來,命令她說出有何所見。就像一直以來從未違背過對國王的誓言,克黎思妲清楚記得賢者的警告,即使已經沒有理由再將皇后的屍體給帶回島上,她依舊守口如瓶,拒絕透露一切。國王因此將克黎思妲視為叛徒,並將她監禁起來,直到赫克林說服克黎思妲將事情告訴國王。赫克林認為應該要讓國王接受皇后已故的事實,才能減輕他的痛苦,使他的心靈回歸平靜,也可以將皇后的遺體埋葬在受祝福的島嶼。雖然感覺到赫克林有點不對勁,在些許遲疑的情況下,克黎思妲最後還是同意了。
 
於是,國王帶著速度最快的艦隊,啟航前往受祝福的島嶼。克黎思妲以賢者教導的咒語解除了島嶼的光罩,而當閃閃發亮的海岸映入眼簾時,國王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他領著軍隊朝島嶼中央的城市前進,遇到了島上的守衛。國王指示他們將皇后復活,但他們告訴國王,嘗試死而復生違背了世界運作的秩序與自然法則。震怒的國王當下便命令克黎思妲殺了那名守衛。
 
克黎思妲拒絕執行命令,並告訴國王他曾經是多麼偉大的善人,試圖喚醒他的理智;但國王就像聾了一般,不僅一點都沒將她的懇求給聽進去,還一再地命令克黎思妲殺了守衛。克黎思妲請赫克林站在她那邊,但此時在赫克林眼中,他所見的是長久以來想取代克黎思妲做為國王心腹的野心,正有實現的大好機會。他朝克黎思妲移動,彷彿是要站在她身邊一般,但就在下一瞬間,赫克林眼睛不眨一下地背叛了克黎思妲,以長矛貫穿了她。鋼鐵秩序騎士團也隨之變節,加入了赫克林的行列,紛紛朝克黎思妲倒下的身軀投擲出手中的長矛。殘暴的混戰頓時爆發,效命於克黎思妲的軍隊不顧一切地與赫克林的騎士團打了起來;儘管前者個個驍勇善戰,但人數實在輸給後者太多。克黎思妲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漸漸消逝,看著以寡敵眾的軍隊成員一個接著一個地倒下,她在死前發誓一定要對那些叛徒復仇……
 
克黎思妲再次睜開雙眼時,感受到不存在於自然界的黑暗力量。受祝福的島嶼變成了嚎叫冤魂以及不死惡靈到處飄盪的黑暗之地,充滿朝氣的生命與美好的事物在這裡不復存在,只剩詭異扭曲的荒蕪。她完全摸不著頭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連最後緊攫不放的背叛怨念似乎也緩慢地褪去,但復仇的渴望在她空洞的胸膛中越燒越烈。
 
而這股執著的渴望,正能使那些叛徒以他們的鮮血付出代價。
 
 

祈願

 
劍妻佇立在被燒燬的一片廢墟中 ─ 一個原本是她的家鄉的地方。她最在意的一切 ─ 那些親愛的人們和珍惜的事物 ─ 全都化為烏有,餘留的只有無盡的悲傷……以及憎恨。如今唯一能夠支持她繼續下去的,只剩下憎恨。
 
當他下達命令時在臉上獰出的那抹微笑,又再次浮現在她的眼前。他原本該做為保護者的,卻背棄了當初那些誓言。而她的家庭,也絕非背誓者所粉碎的唯一事物。
 
找上他的慾望越發強烈。她現在一心一意想要的,就是將劍刃刺穿他的胸膛,然後看著生命在他的雙眼中逐漸失去光芒……但她心知肚明,她無法辦到。他的身邊日夜都有眾多衛兵守著,而她只是一名戰士。想要孤身對抗他的軍隊根本是天方夜譚,那樣做只是毫無意義地送死。
 
她顫抖著深吸了一口氣,明白這一切早已無法挽回。
 
在一個被火燒焦的櫥櫃旁,倒著一尊以枝條與麻線塑形的粗糙男人雕像。雕像被幾片從背叛者的斗篷所撕下來的碎步包裹著,這是她亡夫死握著的東西,旁邊還散落著一柄鐵鎚與三根生鏽的釘子。
 
她將這些東西收集起來,移動到門檻邊。門在先前強力的衝擊中裂成碎片,已經消失了。透過門望出去,只見一片荒蕪黯淡的空蕩戰場,灑落著清冷銀白的微弱月光。
 
劍妻抬起手來,將雕像牢牢地按壓在橡木門框上。
 
「吾祈求汝,復仇之女,」她喃喃低語,聲音帶著強烈的憤怒。「揭開妳的面紗,傾聽我的懇求,前來伸張正義吧!」
 
她舉起鐵鎚,另一隻手拿著釘子。
 
「我將第一次說出背叛者之名,」說完,她便大聲地唸出他的名字。同時,她將第一根釘子瞄準雕像的胸膛,敲下鐵鎚把雕像釘在門框上。
 
劍妻打了個冷顫。她感覺到房間的溫度突然明顯地下降,難道是她想像出來的錯覺嗎?
 
「我將第二次說出背叛者之名,」她說,並將第二根釘子釘在第一根旁邊。
 
她的目光一瞥,接著身軀驚嚇地一震。在月光的照耀下,她在距離一百碼處看見一個動也不動的黑暗身影,出現在應該空無一物的戰場上。劍妻的呼吸不自覺地加快,她強迫自己將注意力轉回手中尚未完成的儀式。
 
「我將第三次說出背叛者之名,」她再次說出那名殺害她丈夫與孩子的兇手之名,隨即將最後一根釘子敲下。
 
一縷古老的復仇幽魂就這樣在她眼前現身,佔據了門道;劍妻手足無措地退後,無法控制自己上氣不接下氣的慌亂呼吸。
 
來自異世界的鬼魂穿著一套古代盔甲,身上半透明的肌肉線條清晰可見,散發著神秘的幽光。她的身邊纏繞著詭秘黯霧,彷彿是有生命的防護罩一般。
 
伴隨著一聲毛骨悚然的淒厲尖叫,幽魂將從胸甲突出的靈魂黑矛 ─ 同時也是終結她生命的古老武器 ─ 往前硬生生地拉拔出來。
 
她將靈魂黑矛擲入劍妻面前的地上。幽魂不發一語,但劍妻已明瞭她的用意。為了復仇,她將奉獻的殘酷代價,便是自己的靈魂。
 
劍妻拾起那把代表背叛的武器。幽魂面無表情地看著,無情的憤怒冷焰在她的眸中熊熊燃燒。
 
「我將自身奉獻予復仇,」劍妻以顫抖的聲音說出。她將靈魂黑矛的尖頭反過來指向自己,瞄準尚在跳動的心臟。「我以鮮血許諾,以靈魂發誓。」
 
她躊躇了。若她的丈夫知道她要這樣做,一定會盡全力阻止她的。他會懇求她,不要為了他與孩子的靈魂而犧牲自己。猶豫的時刻折磨著劍妻,而不死幽魂仍然靜靜地看著。
 
劍妻的雙眼瞇起,想起了丈夫被刀劍與雙斧斬倒橫死的畫面,還有癱軟在地的孩子。她終於鐵了心,握緊了手中的黑矛。
 
「拯救我吧,」她下了決定,苦苦地哀求。「拜託,幫助我殺了他吧!」
 
她猛然將黑矛刺入,深深地埋進胸膛裡。
 
劍妻雙眼圓睜,跪倒在地。她試著開口說話,卻只有鮮血不斷地從唇邊湧出。
 
幽魂看著劍妻慢慢死去,依舊不為所動。
 
就在劍妻的生命隨著最後一滴血液流乾之時,她的影子緩緩地從她腳邊爬起。她往下驚奇地盯著感覺極不真實的雙手,接著瞥向自己眼神失焦、倒臥在一攤血池中的屍體。劍妻幽影的神情轉為堅定,一把幽靈劍刃倏地出現在她的手中。
 
一束類似微光的飄渺繫鏈浮現,連結著劍妻新的樣貌以及她所召喚出的復仇幽魂。透過新的鏈結,劍妻瞧見幽魂生前的模樣:一名高大驕傲的貴族戰士,身上的鎧甲閃爍著亮光。她的姿態滿懷自信卻不傲慢,彷彿天生就要做為士兵與領導者。若能追隨如此傑出的指揮官,絕對是劍妻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的。
 
接著,劍妻感受到了在幽魂顯露的憤怒背後所含的情感 ─ 她認可了兩人同樣揹負的痛苦與背叛。
 
「妳的目標就是我們的目標,」克黎思妲 ─ 也就是復仇之矛 ─ 以冰冷低沉的聲音說道。「從今以後,我們將一同走上復仇之途。」
 
劍妻點了點頭。
 
接著,復仇幽魂與劍妻幽影邁出步伐,雙雙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