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血瘟騎士 赫克林
索魂使者 赫克林
斷頭死騎 赫克林
彩虹小馬 赫克林
神木精靈 赫克林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赫克林
戰爭之影 赫克林 Hecarim
闇影島
生命:580 (+90 每級)
生命回復:7 (+0.75 每級)
魔力:277.2 (+40 每級)
魔力回復:6.5 (+0.6 每級)
移動速度:345
物理攻擊:58 (+3.2 每級)
攻擊速度:-0.0672 (+2.5 每級)
攻擊距離:175
物理防禦:26.72 (+4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刃馬合一 (被動)
赫克林獲得相當於 15~30% 額外跑速的額外物理攻擊。
逸騎刃擊 (Q)
赫克林朝周遭敵人劈斬,造成 50/85/120/155/190(+0.6 額外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此技能對小兵只會造成 66% 的傷害。

此技能每擊中一名敵人,就會獲得一層增益效果,每層降低此技能 1 秒基礎冷卻時間,持續一小段時間。此效果最多可疊加 2 層。
  • 消耗:32/34/36/38/40 魔力
  • 冷卻:4 秒
  • 射程:350
靈魂恐懼 (W)
赫克林產生一圈靈氣,持續 4 秒,對靈氣內的敵人每秒造成 20/31.25/42.5/53.75/65(+0.2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此外,赫克林回復 20% 靈氣內敵人所受到任何傷害的生命。從小兵最多回復 90/120/150/180/210 點生命。
  • 消耗:50/60/70/80/90 魔力
  • 冷卻:22/21/20/19/18 秒
毀滅衝刺 (E)
赫克林提升跑速並無視小兵的單位碰撞,持續 4 秒。期間內他的下一次攻擊將擊退目標,並造成 40/75/110/145/180(+0.5 額外物理攻擊)~ 80/150/220/290/360(+1.0 額外物理攻擊)點物理傷害;赫克林於此技能啟動期間內所移動的距離越長,造成的傷害越高。
  • 消耗:60 魔力
  • 冷卻:24/22/20/18/16 秒
暗影的逆襲 (R)
赫克林召喚幽靈座騎並向前衝刺,對任何衝擊到的敵人造成 150/250/350(+1.0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赫克林在衝刺結束時,會使周遭敵人因恐懼而逃離赫克林,持續 1 秒。 赫克林只會移動至目標地點,而幽靈座騎會跑完全程。
  • 消耗:100 魔力
  • 冷卻:140/120/100 秒
  • 射程:1000
故事

「衝破陣形再無情踐踏,荼毒生靈以恐懼為糧。」

 
赫克林是個闇影島出身的重裝巨人,以人頭馬身的姿態追獵生靈。這隻人與獸的驚人混合體沈醉於殺戮、粉碎生靈,被降下得驅走終身的詛咒。
 
赫克林出生在一個現已灰飛煙滅的王國,並被推薦加入傳奇的鋼鐵秩序騎士團 ─ 一個誓死保會國王領土的兄弟會。赫克林忍受了難以想像的艱困訓練,在各種懲罰鍛鍊下成為強大的戰士。
 
隨著赫克林長大成人,他輕易地精通了每一種戰技和戰略;在戰事中,他的表現也迅速地超越同袍。鋼鐵秩序騎士團的指揮官發現了這位有能力的年輕人,認為他是個可能的後繼者。隨著時間過去,赫克林在馬背上立下了更多戰功,但指揮官終於意識到在他的中尉心中,黑暗面正逐漸擴大;赫克林對殺戮的渴望與對名氣的企求正逐漸腐蝕他的榮譽感,而指揮官知道這名年輕的騎士絕對不能成為鐵血秩序的領導者。指揮官在房間裡告訴赫克林,他不會成為指揮官的繼承者,雖然赫克林被激起滿腔怒火,但還是壓抑著怒氣返回崗位。
 
當鐵血秩序再次出擊時,指揮官發現他被敵軍包圍,被孤立於他的同袍之外,只有赫克林能夠前來救駕;但赫克林僅僅露出敵意的眼神便轉身離去,讓指揮官留下等死。當戰役終於結束,存活的騎士們無視赫克林冷血的作為,跪在血流成河的土地上,宣誓效忠追隨。
 
赫克林前往首都,與王國的將軍:克黎思妲會面。克黎思妲與赫克林一見面,便感應到他過人的特質。當時,女王受到刺客襲擊正受毒藥之苦,克黎思妲便安排鐵血秩序鎮守王宮,好讓她有時間去尋找解藥。赫克林表面上接受了這個他認為卑微的任務,但實際上也在心中種下了仇恨的種子。
 
赫克林雖鎮守在國王身邊,但隨著時間過去,他的理智逐漸崩潰。受嚴重幻想所擾的國王,對所有試圖分開他與妻子的人們發怒,並派遣鐵血秩序去鎮壓敢有異議的民眾。赫克林帶領的血腥鎮壓被視為國王意志的延伸,他們焚毀了數個村落,奪走數百條人命,整個國家進入黑暗時期。當女王死去時,赫克林欺騙了國王,表示他發現了女王之死的真正原因,希望能夠獲得許可,帶著鐵血秩序去異國復仇。
 
克黎思妲在傳說中被眷顧的島嶼找到了惡疾的解藥,但當她返回王國時,已經來不及了。她為王國的狀態感到震驚、拒絕說出她的發現,因此受到囚禁。赫克林想獲得更多寵信,所以拜訪了在獄中的克黎思妲,說服她說出情報;克黎思妲在半推半就下答應了,並帶領國王的船隊前往被眷顧的島嶼。
 
赫克林帶著面色枯槁的國王踏上魔法島嶼。他們在中央碰到了島嶼的守護者並請求幫助,守護者對女王的死感到遺憾,但表示他們幫不上忙。憤怒的國王命令克黎思妲一個接一個地殺死守護者,直到他們改變心意。她拒絕了命令,擋在國王和守護者之間。
 
赫克林知道這是會影響一生的重要決定,但他作出了讓他萬劫不復的選擇。赫克林朝克黎思妲擲出了一把長矛,並且命令鐵血秩序屠殺島民。他們開始血腥鎮壓,直到一個拿著燈籠的形體出現,給予國王一直企求的 ─ 讓妻子死而復生的方法。
 
女王重新站起時,她卻變成了腐肉和白蛆的綜合體,嘴裡不斷喃喃地乞求能夠再一次死去。國王被這副光景給震驚了,對自己的作為只剩下嫌惡,因此開始誦起能夠終結他和愛妻生命的咒語。誦唱成功了,但咒語卻意外地被島上的神器給增強,威力高漲了數百倍。
 
一陣黑霧漩渦圍繞著國王,開始朝島上擴散,並奪走所有它觸及的生命。赫克林放生了國王,帶領鐵血秩序往船上騎去,並殺了所有膽敢阻擋他們的人。然而被黑霧奪走的生命卻被轉化成不死怨靈,騎士們一個個被拖進黑霧,只有赫克林存活下來。失控的秘術竄進他的體內,他和忠心的坐騎被融合為一,變成一具充滿憎惡的恐怖巨獸。
 
轉化的痛苦讓赫克林發出盛怒的狂嚎,他前世的惡行與邪惡魔法相互呼應;一隻憤怒、惡意和無盡憎惡的綜合體,被稱為戰爭之影的恐怖巨獸就此誕生。
 
如今,赫克林被束縛在闇影島,鎮守著噩夢海岸並屠戮眼前的敵人。當詭秘黯霧重返島嶼時,鐵血秩序的亡靈會和赫克林一同上路,紀念著過去的榮光。
 
 

無人生還

 
冷冽的海浪敲打著海岸,水面被赫克林的手下敗將給染紅了。剩餘的人類驚慌地從海岸上撤退,黑色的暴雨無情灑下,他們仍在呼喊著;赫克林雖聽得模糊,但很清楚的是,這些人竟然以為他們能活著回到船上!?沒錯,他們確實是有計畫的,互鎖的木盾、整齊劃一的步伐,但他們忘了一件事:他們只是凡人。
 
他在廢墟間穿梭,消失在揚起的灰白沙塵間,擋住了人類的去路。馬蹄敲擊黑岩爆出陣陣火點,聲響驚如雷動。透過盔甲的孔隙,他看見人類的意志逐漸動搖,直到信念如同風中殘燭一般微弱。他既厭惡又渴望這樣的光景。
 
「你們都得死,」他說。
 
隔著頭盔,他低沈的聲音像一把生鏽的匕首,劃過人類的神經。他飲用人群的恐懼,並對臨陣脫逃的人類咧嘴大笑。
 
他從野草叢生的廢墟衝出,將鐮刀放低,享受著衝鋒的刺激。回憶突然竄出,曾經的銀白騎士,贏取勝利和榮耀。臨陣脫逃的士兵已經很接近船艦,海浪在他腳邊破碎,他轉過頭來。
 
「拜託!不要!」他哀嚎著。
 
驚天動地的一擊!赫克林從他的鎖骨直接劈到了骨盆。
 
他的黯黑鐮刀沾滿了鮮血發出光芒。士兵的靈魂就要離開肉體,而飢餓的黑霧迅速前來,只留下他的黑暗面。
 
赫克林吸引了島嶼的力量,捲動了血腥的浪潮。死去的黑暗騎士們從水面浮出,身著古老的護甲、黑刃閃耀著光芒。他應該認得這些曾忠心追隨他的騎士,但他什麼都不記得。他轉身面向士兵們,驅散了黑霧,而士兵驚恐地目睹了赫克林的真面目。
 
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馬與人的混合體、重裝戰士與盔甲的複合,如同噩夢般的巨大怪物。盔甲上蝕刻著早已意義不明的碑文,冥火在後頭燒著。赫克林令人厭惡地存在著。
 
一陣落雷將天空劃成了兩半,他將鐮刀下擺,領著騎士開始衝鋒,在沙灘上激起陣陣沙塵。殘存的士兵尖叫著,只能舉起盾牌做最後抵抗,但區區盾牌哪能擋住騎士們?赫克林領頭向前,將盾牌撞出了碩大的破口;士兵們被踐踏著,赫克林左右揮舞著鐮刀,每次揮擊就帶走一條生靈。銳利的鉤子、左右突刺的長劍和砍擊的大刀漫天飛舞,黑暗騎士碾壓了眼前的一切生命。人骨碎裂、鮮血噴灑,支離破碎的屍體散佈,士兵的靈魂被殞落王者的魔法給困住了。
 
死去的亡靈圍繞著赫克林,準備從他發落,但他無視了這些哀嚎著的靈魂。他沒有興趣也不打算奴役他們,讓鍊魂獄長接手接下來的工作。
 
赫克林在乎的,只有殺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