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造型
闇之女武神 黛安娜
望月女神 黛安娜
地獄火 黛安娜
血月天牙 黛安娜
幽黯死海 黛安娜
切換造型
目前位置: 首頁 » 遊戲內容 » 英雄 » 黛安娜
輕藐之月 黛安娜 Diana
巨石峰
生命:594 (+95 每級)
生命回復:7.5 (+0.85 每級)
魔力:420 (+25 每級)
魔力回復:8 (+0.8 每級)
移動速度:345
物理攻擊:57.04 (+3 每級)
攻擊距離:150
物理防禦:31 (+3.6 每級)
魔法防禦:32.1 (+1.25 每級)
防禦
物理攻擊
技能強度
操作難度
技能
銀月之刃 (被動)
施放技能後,黛安娜接下來的 3 次普攻增加 20% 攻速。

此外,每第 3 次普攻會額外對周遭敵人造成 20~250(+0.8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並回復相當於 15% 魔法攻擊的魔力。
月牙衝擊 (Q)
黛安娜揮舞手中的劍並釋放其中的月之力,弧形的衝擊波對路徑上的敵人造成 65/95/130/165/200(+0.7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被此技能擊中的敵人將附帶月光精華並且現行,持續 3 秒。
  • 消耗:55 魔力
  • 冷卻:8/7.5/7/6/6.5/6 秒
  • 射程:400~830
蒼白月瀑 (W)
黛安娜召喚三個月亮般的星體,持續 5 秒,每個星體觸及敵人後會造成 22/34/46/58/70(+0.2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召喚星體的同時黛安娜會獲得一個護盾,最多可吸收 40/55/70/85/100(+0.45 魔法攻擊)點傷害,持續 5 秒。

所有星體都爆炸後會獲得第二個護盾,刷新持續時間並與第一個護盾疊加。
  • 消耗:40/55/70/85/100 魔力
  • 冷卻:10 秒
朔月幻步 (E)
被動:銀月之刃(被動)所增加的攻速提升至 50/60/70/80/90%。

主動:黛安娜吸引身旁所有敵人,並降低他們 35/40/45/50/55% 跑速,持續 2 秒。
  • 消耗:70 魔力
  • 冷卻:26/24/22/20/18 秒
月隕 (R)
黛安娜化身成復仇的新月,傳送至一名敵人的身旁,造成 100/160/220 (+0.6 魔法攻擊)點魔法傷害。

若被鎖定為傳送目標的敵人身上有月光精華效果,此技能會刷新冷卻時間。
  • 消耗:50/65/80 魔力
  • 冷卻:25/20/15 秒
  • 射程:825
故事

「我是在月魂下漫遊之光。」


手持新月刃,黛安娜為月環而戰;月環是隱藏在巨石峰周圍的神祕力量。她包裹在銀白冬雪色的盔甲之下,宛如銀月的化身。吸收了巨石峰頂所蘊含的精華,黛安娜已不再是一個凡人,而必須在她的力量和世界中掙扎。

黛安娜是她的雙親在巨石峰為了躲雨在環境惡劣的陡坡上所生下來的孩子;他們從很遙遠的國都跋涉而來,帶著對巨石峰的憧憬與期待,渴望從這座神秘的山峰上獲得神諭指引。

精疲力竭又被暴風雪困住動彈不得的兩人被困在山峰東側的陡坡上,冷酷而無情的月光照落,黛安娜來到世界上的那一刻,她的母親卻沒了氣息。

隔天,暴風雪遠去之後,太陽掛上了高空。從日輪聖殿附近來了幾個獵人,在雪地裡找到了小黛安娜;她被抱在死去父親的懷抱中,全身裹著熊皮。獵人們帶著她前往聖殿,聖殿將這名棄嬰奉獻給日輪,並且取名為黛安娜。日輪是主宰整個巨石峰與其周遭之地的信仰組織,該組織將這名深黑色頭髮的女孩當作成員扶養著。黛安娜初來乍到,接受著對於太陽極度崇敬的教育;她每天都學習著有關太陽的傳說,並且跟著日輪聖殿專屬的戰士 ─ 拉克爾傭兵隊訓練。

日輪長者們告訴黛安娜萬物生機都源自於太陽,不能提供萬物養分的月光是虛妄的,只會助長那些來自黑暗的怪物;但黛安娜並不這麼認為,她覺得月光非常迷人而美麗,那樣的光芒是從山上直接照下的刺眼陽光所無法比擬的。每個晚上她都會從相同的夢中醒來;夢中,皎潔的月光下,她從日輪成員訓練所中溜了出去,爬上巨石峰,沿路摘下在夜晚盛開的花朵,並看著泉水在流瀉的月光下輝映成銀白。

幾年過去了,黛安娜發現她總是質疑日輪長者與他們所傳授的事物;她對自己被教導的一切產生困惑,並且無法不去想那些課程中藏有什麼並未說出口的另一面;她所知道的所謂知識,是否並非全然完整?隨著黛安娜成長,她的兒時玩伴都因為她尖銳、多疑又不合群的個性而離去,她的疏離感越發強烈。在夜裡,她總是會看著銀白色的月亮上升到空中不可思議的高度,她感覺自己越來越像一個被放逐者。爬上巨石峰的這個念頭就像一個搔不到的癢處一樣,在她心中發酵著;但黛安娜從小到大所受到的教導都告訴她,這座山不僅僅會奪去她的性命,還有其它比失去生命更令人害怕的事情會發生,千萬別貿然攀登巨石峰 ─ 只有最令人崇敬的英雄才夠膽攀爬巨石峰。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黛安娜覺得自己非常孤單,她生命中總感覺有什麼缺憾需要填滿。

有次她與其中一名日輪長者發生爭議時,被懲罰清掃聖殿圖書館。她在那裡發現了解開靈魂缺憾的線索之一,在某個荒廢的書架上有一道閃爍的光吸引了黛安娜的注意;經過她的搜索,她發現了幾頁從古老手稿上被撕下燒毀的書頁,所幸並沒有被燒得太嚴重。當晚,黛安娜在滿月的月光下讀著那些書頁,而她所讀到的事物開啟了她靈魂的大門。

黛安娜在書中發現了一個已經滅絕的組織名為月環,篤信月亮為均衡與生命的起源。從那些被燒毀的片段文字中,月環提到了一個永恆循環 ─ 有關晝與夜,日與月 ─ 這樣的對應為宇宙和諧不可或缺的要素。這個被揭露的真相令這名墨黑頭髮的女孩吃驚不已;接著,她透過被月光照亮的聖殿圍牆往外望去,她看到一名年邁的女人身裹熊皮披風,舉步維艱的往巨石峰頂走去。她的步伐搖晃,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倚在手裡的拐杖上;她發現黛安娜正望著她,於是向黛安娜呼救。年邁的女人說著自己必須要在早晨來臨前抵達山頂,而黛安娜深知這是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願望。

黛安娜渴望著幫助那名老婦登上山頂,挑戰日輪組織所教導她的一切 ─ 這座山並非只有英雄才可以攀爬。老婦見到黛安娜沒有反應,再次開口請求協助,而這次黛安娜毫不猶豫地爬出圍牆,攙扶著老婦人的手臂,引領著她走上山。黛安娜心中暗暗吃驚,像這樣年紀的老婦人竟然還可以自己走得這麼遠。她們兩人爬了好幾個小時,高度越過了雲層,空氣變得冷冽,星月如鑽石般閃耀著光芒;儘管老婦年事已高,她依舊不斷地爬著山,這也激勵著黛安娜在步履蹣跚或是空氣變得稀薄冷冽時繼續前進。

夜晚緩緩過去,星辰輪轉著經過黛安娜的頭頂然後消失;她已失去了時間的概念,但是巨石峰卻還是沒有離她們更近的感覺。老婦與黛安娜一同爬著山,每當黛安娜的腳步蹣跚、感到疲倦時,她感覺只要看著蒼白月環所發出的光輝,她就可以重新獲得一些力量。最終,當黛安娜精疲力竭地跪倒在地時,她抬頭一看,發現她們已經不知不覺中到達了頂峰 ─ 她認為不可能一夜間完成的事情竟然實現了!最頂峰環繞著鬼魅似的的亮光流洩而下,其下有色彩鮮艷的光線盤旋舞動,而在頂峰的上空處有一座外觀宏偉、金銀兩色的古城,也發出幽幽的光芒。

她四處找尋一同登山的老婦人,但她卻消失無蹤 ─ 只剩下披在黛安娜身上的熊皮斗篷能證明老婦真的存在。看向頂峰閃爍的光芒,黛安娜覺得她心中的缺憾已經不復存在;她開始相信自己能夠成為她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的英雄 ─ 原來這就是黛安娜之前一直渴望追求的事情。她站起身子,重新感受到四肢又充滿活力;她對著那片不可思議的奇景猶豫地慢慢靠近,但隨著距離拉近,她的決心就越來越強烈。

當光線照射到黛安娜身上並且強度激增時,她放聲大叫。她感受到某種結合了巨大與非人類的古老強烈力量;這樣的感覺同時帶來了快樂與痛苦,瞬間即是永恆,發人深省又虛幻不已。當光線暗去,失落的感覺對黛安娜來說痛不欲生。

黛安娜心神不寧地蹣跚下山,對於她四周的環境完全沒有留意,直到她走到一個山邊的裂隙;那個裂隙開口本來相當隱密,但在月光的照射之下現出了陰影。黛安娜又冷又累,急需找個地方過夜,便躲了進去;沒想到洞口雖然狹隘,但是裡面卻逐漸寬闊了起來,內部看起來像是一個逐漸坍塌的古寺或是寬敞的會客密室。牆上斑駁的壁畫描繪著天空降下了彗星雨,熾熱的光芒照亮了大地;黃金與白銀兩邊的戰士並肩作戰,共同抵抗永無止盡的怪物大軍。

在那個密室的中間插著一把新月之刃,以及一套獨一無二的精緻鎧甲 ─ 純銀扣環交織而成的鎖子甲,加上以令人驚嘆不已的手藝所打造的純鋼鎧甲。從盔甲的反光中,黛安娜看見自己曾經墨黑的秀髮竟一夜轉變成彷彿月光那樣純淨的銀白,而她額前出現了一個符文印記閃耀著白熾的光。黛安娜細細地讀著那些精細地蝕刻在武器與鎧甲上的符號,然後記起她曾經在那些燒毀書頁中讀過這些符號。黛安娜來到了她追求已久的真相大門前,她可以選擇轉身離去,或是毅然決然接受命運的指引。

黛安娜伸出手,指頭輕撫過冰冷鋼鐵所打造的鎧甲。她的思緒立刻被前所未有過的影像與感知給塞滿,古老故事的碎片彷若一場暴風雪般在她腦中肆虐;她看見了許多知識的奧秘與未來的碎片,但在還沒來得及理解前,這些影像就如同紛飛的雪片般散去。

當這些幻象都退去時,黛安娜發現自己被那副銀白色甲冑所包覆,合身得彷彿是為她量身鍛造的一般。她的心神還是為了剛剛所看到的那些影像而激動不已,但是令她沮喪的是大多數影像都還沒能完全理解就已散去,像是一張被陰影覆蓋住一半的圖畫。她仍然是黛安娜,但同時她也成為不朽。黛安娜得到了這些奧秘的新知之後離開了洞穴,準備下山告訴日輪長者她所見所知的一切。

黛安娜在聖殿門前遇見了雷歐娜,她是統治拉克爾傭兵隊的首領;除此之外,她還是日輪裡面最驍勇善戰的戰士。黛安娜被帶到日輪長者面前,他們懷抱著極端的恐懼與厭惡聽著黛安娜訴說有關月輪的知識;當她說完所經歷的一切之後,長者們立刻譴責她為異教徒,邪惡地散佈異端思想,褻瀆了日輪,只有死亡才足以懲罰這樣嚴厲的罪名指控。

黛安娜當下驚呆了,長者們怎麼能對如此顯而易見的真理視而不見呢?他們又怎麼能背棄她從神聖山峰上所揭露的事實呢?黛安娜的怒火因為長者們的固執與無知而高漲,她身邊出現了數個閃耀著熾烈白光的球體,新月之刃伴隨著她憤怒的長嘯聲劃出;揮出的劍刃發出充滿殺意的銀白光芒,隨著新月之刃一次又一次劃出。當黛安娜的怒氣漸漸消退之後,她看見了眼前的大屠殺 ─ 全都是自己親手造成的;長者們全都死了,而雷歐娜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她身上的鎧甲因為激烈的戰鬥而飄散出煙霧。黛安娜再次被震驚了,但這次是對自己親手造成的殺戮感到不可置信。她奪門而出,離開屠殺的現場,一路逃上了荒涼的巨石峰。

黛安娜被拉克爾傭兵隊通緝了,但她一心一意只想要將那時在洞穴中有關月環的記憶碎片拼湊完整。那些記憶碎片以及驚鴻一瞥的古老知識驅使著她,黛安娜渴望找到真相告訴大家 ─ 日輪及月環彼此並非敵人。她背負著更偉大的使命,而非單單只是一名戰士。黛安娜雖然還不清楚怎麼樣才能將真相與自己的命運拼湊完整,但她會不計一切代價找到答案。
 
 

夜之使命


夜晚一直都是黛安娜從小到大最喜歡的時刻。當她長得夠大了之後,她會從日輪聖殿的圍牆偷偷地爬出去,走進樹林中看著蒼穹;她紫羅蘭色的眼眸望向濃密森林的頂端,企圖找到銀白色的月亮,但能看見的只有透過厚厚雲層及濃密枝枒間散發出的一絲微光。

樹林裡的樹木充滿了壓迫感,幽暗而滿布苔蘚;樹木的枝枒像是扭曲的四肢那般往天空攀升,擋住了大部分光線。黛安娜看不清前路,而路上長滿了茂密的雜草與勾人的荊棘。風吹過荊棘,刮過她的鎧甲;她閉上眼睛,感覺有一股油然而生的記憶在她體內翻攪。

是了,記憶;但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某種不知名的形體中給予她的。那形體從破碎中拼湊起了神聖的真理,進入了她的肉體;當黛安娜再次睜開眼睛,眼前變成一片明亮的樹林,重疊在那黑暗而充滿壓迫感的樹林之上。她看著的是同一棵樹,但是卻來自不同時間;那時的森林非常朝氣蓬勃又果實盈盈,而剛剛那條充滿荊棘與雜草的路,也變成一條路邊長滿野花的林間小徑。

黛安娜從小就居住在無情而貧脊的巨石峰地區,她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樹林;她知道她看見的是來自過去的殘影,但是忍冬與茉莉的香味卻真實得彷彿是她身歷其境一樣。

「謝謝祢,」她低語著,隨著光所譜成的古老路徑前進。

光影帶領著黛安娜通過雜草蔓生而毫無生氣的樹林,爬上崎嶇高地,穿越了一片扭曲的松樹與冷杉林。在一條山上溪流的對岸繞上了陡峭的斜坡,光影帶領她到了一片佈滿岩石的高原上俯瞰著一座廣闊的湖面,湖水看起來冷冽而漆黑。

在高原的中心有幾塊高聳的巨石排列成圈,每塊巨石上都刻有螺旋紋路以及一些咒文。黛安娜發現在每塊石頭上都有與她前額所閃耀著的相同符文,霎時她知道自己到達了自己的命定之地。她的皮膚因為一股炙熱的預感而隱隱刺痛著,她感覺她來到了一個與難以駕馭而危險的魔法有關之地。黛安娜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個巨石圈,眼睛掃視著四周有無威脅靠近;雖然沒有發現異狀,但是她知道有某些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在那,某種極度懷抱敵意但又無比熟悉的東西。

黛安娜往圓圈中心移動,並且拔出她的新月之刃。刀刃被穿破雲層而出的蒼白月光照射得如鑽石般閃閃生輝,她跪伏著,頭輕觸地面,刀刃平放在身邊。

在她看見牠們之前,她先感受到了一絲不對勁。

空氣中的壓力突然驟變。

黛安娜腳下的地面劇烈震動,巨石碎裂,空氣充滿緊張,野獸的嘶吼聲彷彿三重奏般以驚人的速度朝她襲來;鋼鐵利爪與象牙白的軀體,部分覆蓋著白骨般的甲殼。

極度駭人。

黛安娜往下一躲,閃過了巨嘴一咬,將新月之刃往頭上一揮,讓第一隻野獸身首異處;怪物轟聲倒地,血肉立刻開始融解。她矮身一滾,其他兩隻野獸現在對她的刀刃小心翼翼,在她身邊繞著致命的步伐,而那隻已死的怪物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灘正在冒著泡泡的瀝青。

牠們再次從兩邊對她猛衝,軀體從象牙白轉暗成了醬紫,一邊發出黛安娜所聽過最有敵意的嘶嘶聲。黛安娜輕巧地躍過了左方的野獸,她的新月之刃劃出一道弧,砍向野獸頸子的甲殼;她高聲喊出月環中代表聖潔的符文,緊接著她的刀刃綻發出一道激射的白光。

在新月之刃的力量前,野獸應聲綻裂,血肉模糊。她著地後向旁一傾,躲過了最後一隻野獸的攻擊,但她的動作還不夠快;野獸如刀鋒般的利爪襲上了她的鋼製護肩甲,並拖著她移動。野獸的胸口往兩側分開,露出了黏糊糊的內臟以及鉤狀的牙齒;牠一口咬上黛安娜的肩膀,她縱聲尖叫,並感受到一股麻木的寒冷滲進傷口中。她抽出新月之刃,像揮舞匕首一般猛擊怪獸的身體;怪獸發出可怕的吼叫,也同時解開了對黛安娜的束縛。蒸騰的黑膿從怪物破裂的身體中湧出,黛安娜躲開,咬牙忍下自己肩上的劇痛,一邊舉起新月之刃;就在此時,雲層漸漸散去。

野獸在嚐過她的血之後變得更加狂暴,充滿了掠食者的飢渴。牠的外殼現在已經全部被漆黑與惡毒的紫色覆蓋;牠的前臂完全展開,轉變成有著倒鉤與利爪的致命型態;身上的血肉以不合常理的姿態移動,封住了黛安娜刀刃所撕裂的傷口。

黛安娜體內的真理翻湧著,讓她感受到從遠古傳來不朽的憎惡。她窺見了上古的惡鬥幾乎讓整個世界都陷入火海,那場戰爭幾乎要摧毀掉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現在依舊脆弱不堪,任何邪惡都足以毀滅它。

怪物對著黛安娜衝來,牠的身軀充滿了來自神祕界域的邪惡之力。

此時雲層終於消散,一道熾烈的銀色光輝射向大地;黛安娜的新月之刃感應到了月光的呼喚,刀刃邊緣開始發出互相輝映的光芒。霎時間,黛安娜又充滿了力量,並藉由黑夜之力,將怪物分筋錯骨。

怪獸在光芒中被砍成碎片,牠的身軀被黛安娜一擊碎裂,血肉迅速溶於黑夜,獨留黛安娜在高地上費力地喘息著,回想著從她身體中湧出的力量。

她用力眨了眨眼,將光影所織成的古城影像揮去,只留下空曠的高地;那座古城是那麼真實,彷彿還可以感受到生命的脈動。一陣悲痛襲來,她從未生活在此,但她卻替這座城市哀悼。然後,記憶褪去,黛安娜又變回了原本的自己。

所有怪獸都已死去,所有牠們帶來的邪惡及憎惡都已遠離。巨石圈發出淡銀色的光芒,石圈將治癒的力量滲入地面;黛安娜可以感受到這股治癒之力進入了大地,修復了剛剛戰鬥中損毀的一切。

「夜晚已經回歸寧靜了,」她說,「此地已經不再受到侵擾。」

黛安娜轉向月亮在湖面上映出的倒影。月影彷彿在召喚著她,讓她的靈魂無可抗拒地繼續追尋月環之力。

「但總會有其它威脅入侵的,」黛安娜這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