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日誌 葛雷夫

最痛苦的不是被你瞧不起的人糟蹋,而是被你最信任的夥伴背叛。

撰文:勞斯頓.法師臨 資深召喚師

召喚師: 柳下惠、_罪惡
英雄候選:葛雷夫
時間:聯盟曆21年10月14號


外部觀察

從外表上來看,麥肯.葛雷夫確實擁有如同描述的應變與反應能力。儘管他的身體上佈滿一道道交織如棋盤般令人害怕的疤痕與老繭,也無法遮掩住那與年齡不相符的健壯身軀。他的表情冷酷而堅定,單手拿著一把巨大的散彈槍;它如同外表一般地沈重,但是威力驚人,而且功能非常的強大,這樣的一把槍在葛雷夫手裡顯得異常順手。

然而,葛雷夫內心真實的想法,似乎只能從他滿是滄桑的雙眼中觀察出一點端倪。那雙眼的視線看起來像是頑固地盯著遠方:盯著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目的、一個一直都在近處,可是卻觸摸不到的目標。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使他偏離自己的意志,就像是他一直以來都在追逐著一個綁在棒子上面的胡蘿蔔一樣。儘管他早就已經知道這只是個可笑的技倆,但這也變成了他唯一會做的事情。


內心反射

一群帶著大假髮、模樣古怪而滑稽的人正試圖在台上表演。「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歌舞啊。」葛雷夫稍微瞥了一眼後說道。

很顯然地,葛雷夫並不是一個喜歡戲劇的人。他寧可將自己的社交活動控制在最低限度,甚至是與世隔絕。不過,以前的他可不是這樣,那時的他曾真心地喜歡一個遊戲──在離開一座城市之前,掏空這座城市裡所有的賭場與自己所能想到的全部財富。而那個時候的他有一位與自己理念相同並且志同道合的夥伴:一個……狡詐且貪得無厭的賭徒。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然而,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名為逆命的夥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背叛了他。

葛雷夫並非沒有堤防背叛這種舉動,畢竟這對於他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可是狡猾的逆命卻成功地騙過了他。他用自己大半的生命為代價,來換取這次的教訓。這是一個殘酷的經驗,不過最重要的教訓通常都是如此。葛雷夫發誓絕不能讓那個混蛋如願以償!

現在剩下的只有復仇了。

鋼鐵相互撞擊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這是一個苦澀狀態的終點,遭受背叛的生命所響起的最後一個尾音。他知道這很棒。葛雷夫有些疲倦地轉過身來,看著那一排曾經將他隔離起來的鐵杆。還來不及感受那即將到手的自由,就發覺那道鐵門的後方,阿歷戈.皮里格(一個曾經被自己騙過的有錢傻蛋)正帶著勝利的表情對著他奸笑。一看到他,葛雷夫就知道事情大概不會像自己所想的這般順利了。面對那臃腫油膩的臉,葛雷夫有種想勞動自己的手臂在皮里格的兩眼中間塞進一顆子彈的衝動,可惜他手裡甚至連一粒花生都沒有。

沒有任何意外地,他再次被囚禁在皮里格私人的拘留設施當中。

這真的很讓人鬱悶。

此刻皮里格笑得很誇張,滿是惡臭的唾沫充斥著他的嘴角。在葛雷夫的眼裡,他從以前就是個噁心的男人,而他唯一一個勉強能稱之為優點的,或許是那總有辦法讓其他人對自己所做所為閉嘴的手段。當初葛雷夫巧妙地「邀請」了他身邊兩位嫵媚的情婦出國渡假,並且在一個星期內掏空他所有資金。而皮里格察覺到自己上當時,葛雷夫卻早已跟逆命在蒂瑪西亞著名的度假勝地──征服者之海裡面逍遙自在地觀光。也就是因為這件事,讓皮里格不顧一切地要報復這個敢在自己頭上撒野的騙子。當初的行為,如今也為葛雷夫換取了一個特別的牢房。他觀察到現在這個小小的拘留所,應該是皮里格用來偷偷幹掉那些囂張敵人的地方。

「我敢打賭,你一定以為自己不會再看到我了。」皮里格用嘶啞如乾枯的稻草般嗓音說著,他說話的聲音總是這麼難聽。

「我還真希望是最後一次。」葛雷夫喃喃道。「你看,如果把你那張自以為是的豬臉,像標本一樣掛在牆上,看起來絕對會比放在你的脖子上更加適合呢!」既然不管說些什麼下場都差不多,那葛雷夫不介意使用這種更加“有趣”的嘲弄。

「你不好奇我是怎麼找到你的嗎?」皮里格用如同勝者般的俯視,來彰顯自己多麼滿意現在的成果。

「我從不去想喪家犬為何爬了回來,但我會讓他們後悔自己的愚蠢,因為下一次我會踩得更重!」

「希望你接下來還有精神對我這樣子講話!」皮里格不屑地吐了口痰。對於這個動作,葛雷夫像是沒有看到一樣也不閃躲,畢竟這裡除了有著少數一樣遭遇的牢友與根本不能吃的餿食之外,最多的就是來自皮里格找來管理這個地方的卑賤走狗們,無窮無盡的折磨。而在這個地方待了這麼久的葛雷夫眼裡,現在皮里格所做的,甚至連對自己搔癢的程度都算不上。疼痛?很久以前就已經習慣了。

「我希望你下次被我扁到拉在褲子裡的時候,味道可別太難聞。」葛雷夫淡淡地回道。

「為什麼想要加入英雄聯盟,葛雷夫?」這個問題突兀地從皮里格那嘶啞的口中說出來,讓葛雷夫感到了滑稽與不正常。不過既然對話的主題是這個瓦羅然大陸中最強大的組織,他也稍微感到了點興趣。

「不知道,你問這幹嘛?」葛雷夫隨口說道。「你應該很清楚我的過去。」

「有沒有想我啊?」這句話出自於一個新的聲音,這聲音葛雷夫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臉色漲紅地抓住牢籠,從那發力過度而顯得慘白的指節可以看出他此刻有多麼憤怒;而那個聲音的主人此刻正邁著優雅的步伐,緩緩地從皮里格的身後走出來。

「逆命!你這個人格扭曲的雜種,竟然還有膽出現在我面前!」這次的重逢明顯和葛雷夫多年來的計畫不同。

「為什麼你……」肥胖的男人有些結巴地喊著。

「你為什麼想加入英雄聯盟,葛雷夫?」逆命打斷胖子的話,表情平靜,眼神冰冷得讀取不到任何資訊。

「把我放出這個牢籠,我馬上就讓你知道……!」葛雷夫大吼著。

「你為什麼想要……」逆命冰冷的語調繼續逼迫著葛雷夫回答。

「我要宰了你這騙徒,逆命!你可能認為自己是這世界裡的贏家,但是我要把你虛偽的面具撕下,給大家看看你真實的樣子!我要把你的一切奪走,當我成功的時候,你將一無所有!」葛雷夫憤怒地狂吼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自己都沒發現逆命對自己的影響是這麼地大,暗自在心裡發誓以後絕對不再被逆命操縱自己的情緒。

「正視自己內心世界的感覺如何?」逆命充滿嘲諷地奸笑著,並且用撲克牌頂了頂自己的帽子;這個再普通不過的動作對葛雷夫來說,就像是被硫酸侵蝕一般地難受。他吞了一口口水,強行壓抑住躁動不安的情緒。

「感覺就像穿著後腳跟有針的馬刺鞋做交互蹲跳。」葛雷夫低聲自語。

逆命聳了聳肩,輕輕笑著。「再次見到你的感覺很棒,麥肯.葛雷夫。」

語畢,逆命大步邁出他的視線之外,皮里格則是緊隨在逆命身後。葛雷夫臉色陰沉地坐回自己的牢間之內。一段時間過後,牢間的門突然打開了,葛雷夫謹慎地觀察四周,小心翼翼地走出牢房……

畫面逐漸扭曲,而葛雷夫發現自己此時正站在戰爭學院,武器仍在他手中。

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在表演啊!

葛雷夫咬緊牙關並且將他的槍上膛,他不是一個喜歡表演的人,可是如果英雄聯盟本身就是一場表演……